一粒花生和十斤大米

更新: 2022年05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三日】那是二零零二年三月的一个深夜,我被一阵阵打骂声和惨叫声吵醒了。当时我因到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上访,被非法劳教,关押在某某劳教所一大队。

这时全监室劳教人员也都被吵醒了,外面打骂声越来越高,惨叫声也越来越令人发怵。监室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是不是有人偷了我们昨晚剥的花生种子了?听声音好像是A大队长又在打人过手瘾了。

说到偷吃花生,这个劳教农场,以种植花生为主,每个大队种植面积很大,劳教人员劳动强度极大,加上食堂伙食极差,油水少,干一会儿活,体力就跟不上了,于是,从剥花生种子开始,就有人偷拿花生种子吃,放在酱瓶子里浸泡做下饭菜;待到花生仁开始灌浆时,烈日炎炎当空照,锄草的劳教人员又饥又渴,就偷偷躲在花生苗中拔花生吃,解饥解渴;到了花生收获季节,拔花生时,背着“干部”又吃又篼,想方设法带回监室里去;花生入仓,满禾场的花生晒的又干又脆,抓一把,双手一搓,吹、拣掉花生衣和壳,一大把花生仁塞到嘴里,饥饿难当!但是,只要被“干部”逮着,就惨了!尽管这样,偷花生还是屡禁不止。

又说到这个大队长,别看他个子矮,人也瘦,可打起人来,下手极狠,号称劳教所八大打手之一。劳教大队的劳教人员没有不害怕他的。

第二天,出工的路上,一个劳教人员走过来对我说:昨天大队长还表扬了你咧。我说我又没“转化”,他表扬我什么?!他说,昨天夜里被打的是他的老乡,他被打惨了。他夜里抓了几把我们剥的花生种子,准备去泡辣子酱,结果被大队长看见了,被吊到铁架子床上,长拳、短拳、勾拳打了个半死。他训他说:你们这些渣子,不是偷就是摸,从剥花生种子开始,直到花生入仓,一路上你们偷吃了多少花生。你看人家法轮功(学员)某某某,一下队我就盯着他,干部盯着他,还有其他人也帮盯着,人家一、二年没有偷吃一粒花生!从建农场到现在,我手里经过了多少人,不偷吃花生的,没有其他任何一个,唯独这个法轮功(学员),没偷吃一粒花生!

我说我是修大法的,我们师父教我们做到真、善、忍,做一个比好人还好的人。我们无论在什么环境,什么地方,无论大事小事,都这样要求自己,你说好不好?他连连说,好!好!你们法轮功太了不起了!

从劳教所回来,为了糊口,我找了一个小门店经营大米零售,几年来,左邻右舍都乐意到我店里买米。一天早上,一个老太太路过米店,说说笑笑的称了十斤米回家。可过了不一会,老太太又来到我店子门前,怒气冲冲,大声嚷道,“我还以为你是个厚道人,可你骗了我好几年。”我一头雾水,说:婆婆怎么了?她说:怎么了,你心里不清楚?我买了十斤米,你就缺了我半斤!我说,这不可能吧。她说:怎么不可能?我家有称,我复了称的!我停了一下说,是不是大清早就搞错了,我们去看看。老婆婆在前面走,嘴里嘟囔的说,搞错了搞错了,你为何没给我多称半斤?

爬上了六楼,到了她家,她把米给我,又递了我一个杆称说,你称!我一称,果然只有九斤半,我问是不是这称不对,她说:怎么不对?这根称我用了好多年了。我说我们再到店里称一称,她跟我到店里,我把米放在电子称上复称,一称5000克一克不少,还多了几十克,她看了看称,不服气的说:你这称有问题。我说这是电子称啊。她说电子称就不能搞鬼吗?我拿了一个1000克的砣,说这是标准砣,不会有错,我把砣放在称上,电子称上显示出1000克字样,字一闪不闪,她不作声了!又气恼又羞愧。我平和的说,太婆,我是修大法的,我不会去做缺斤短两的事,今天一大早,也给您搞累了,六楼上上下下也不容易,我今天给您多加一斤米,补偿补偿您,这十一斤米我给您提到楼上去!我帮她把米提到她家,她非常感激,开门让我進去。我说:太婆,这称不太好使了,您用这称去卖东西,十斤您只卖出来九斤半,您亏了,因为您老这么大年纪,做点事也不容易。您用这称去买东西,十斤您只付人家九斤半钱,您知道了心里也过不去,是吧!太婆连连说:谢谢你了,你们法轮功太好了!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