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领导尊敬和同事尊重的班主任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三日】我是中国的一名小学教师,修炼法轮大法已经二十多年了。自从修炼法轮大法以来,我不但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还拥有了一个健康的心态,平和乐观,与人为善。因而,我总能感受到修炼法轮大法之前从未感受到的宁静与快乐。

由于社会人心的下滑,教师这个职业也充满了挑战:学生的自我、家长的挑剔、社会的舆论、教学的压力,教师们普遍怨气冲天,很多教师与家长相处也是互相戒备。作为一名法轮大法的修炼者,我在工作中要求自己用真、善、忍指导自己的言行,做事为他人着想。

修炼前,我脾气很不好,遇到着急上火的事就爱发脾气。当了小学班主任之后,脾气更躁。通过学习师尊的讲法,我一改修炼前动不动就大发雷霆的教育方式,耐心细致,象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关心学生。我常常给他们讲传统文化以及相关的故事,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是非观、价值观。

现在的孩子都备受家长的保护,因而普遍很自我。有的学生甚至在家长的引导下,象个小刺猬一样,遇到矛盾立即反击,决不吃亏。由于传统文化的缺失,许多孩子也没有孝敬长辈的概念,常常对着家长大呼小叫。

我就经常抽出时间,给学生们讲古人以德报怨的故事,讲伯俞泣杖等古人孝敬长辈的故事,学生们都非常爱听,幼小的心灵受到了震撼。下课了,还意犹未尽,围着我,说这说那,积极的与我互动。久而久之,学生们的精神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班级里帮助他人、互相谦让。

师尊教导我们:“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1]

我在教育学生的时候有一个原则,就是不管怎么严格,从来不说伤害学生的话。小学生自控能力差,尤其是调皮的学生,时不时会添乱子。有时,我忍不住要发火,但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想到师尊的教导,我就会冷静下来,站在学生的角度去思考,找出问题的症结所在。当我能够理解他们后,说话的态度和处事的方式就不会伤害他们,而是很理性的循循善诱,学生们也就心服口服,从内心接受我的教育。

尽管我对学生有严格的要求,但学生们都能感受到我对他们的关心,对我既喜爱又敬畏,我的教学工作开展起来也就十分顺利,学校领导和同事们都给予好评。很多同事总是感叹:“你总是对学生轻言细语的,可是学生们怎么就那么听话呢?”

小学班主任的工作很繁琐,我的很多同事对于学生的幼稚、调皮、频发的问题感到厌烦,常常抱怨。但我总觉的小学生很单纯,他们身上有着成人没有的童真,很多时候,只要耐心的引导,就能激发他们善的一面,这对于学生的成长非常重要。

一次,我班有一个学生的五元钱不见了。经过了解,是在很短的时间内被班级的学生偷走的。对此,我没有大张旗鼓的在班级里调查,而是利用这个契机来教育学生。

首先,我让学生自由讨论,换位思考:如果自己的钱被偷,会是什么心情?然后,我用自己在大法中懂得的道理教育他们:不失者不得。让他们明白,不义之财不能得,如果偷拿了别人的东西,会失去更珍贵的东西,并且举了一些事例。最后,我说:“我相信干了此事的同学只是一时糊涂,如果他明白过来的话,他一定会归还这五元钱的。”我还建议他偷偷将钱还到丢钱的同学的抽屉里。

第二天,丢钱的学生告诉我,他丢失的钱已经回来了。我心里一阵欣喜,为这位知错就改的学生高兴。同时也想到,如果人人都从内心懂得做人的道理,那么社会的环境自然也就变好了。

对待学生家长,我也真诚相待,换位思考,理解他们的难处。在争取他们配合教育学生的时候,他们能感受到我是真心为他们的孩子好,自然也就愿意配合。很多家长为了让老师更关注自己的孩子,想办法送礼或送红包给老师。我每次接一个新班,开始都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当我谢绝家长的礼物时,家长难免会有些误解,因为现在的老师接受送礼是很普遍的现象。

我清楚的记的,在谢绝一个家长的红包时,我认真的告诉他:“你放心,我会对你的孩子尽职尽责的,只有这样,才对的起我拿的工资。”他嘴巴微张,我能看出他的吃惊:这年头,还有这样的老师?虽然他当时有点难以置信,但他在以后看到我对班级所有学生的付出和尽职尽责,他发自内心的佩服和感激我。他的孩子毕业后,他还经常问候我。

我教的每一届学生家长在与我接触一段时间后,都知道我是一位与众不同的老师,工作努力,关心学生,但不求个人回报。所以,他们主动关注班级事务,帮忙做班级大扫除,为班级捐物,过元旦时布置教室,全都不用我操心。这让年级的其他老师都羡慕的不得了。

有一次,我无意中知道,连其它年级的学生家长都在打听我们学校有一个从不收家长送的礼、却尽职尽责的好老师是谁。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所以产生了这么大的影响。

我们年级组里有一位教师,口才很好。在当今社会你争我斗的氛围下,争斗心很强,无论是对待学生,还是对待家长,开口闭口都是一定要把对方整的服服帖帖。她对待学生总是用十分尖刻的言辞,甚至动手打学生。与她搭班的一名年轻老师在她的影响下,也被带动的充满戾气,认为强硬才是搞定一切的硬道理。

看到她们的种种言行给学生造成的伤害,我想,教师在学生的成长中起着不可低估的作用。我是一个法轮大法修炼者,应该用自己善的言行去影响她们,尤其是那位刚刚踏上工作岗位的年轻教师。这样,对她们、对学生都有益处。

一次,我与这名年轻老师交谈,含蓄的启发她尽量激发学生积极、善良的一面,调动学生的自主学习意识很重要。可她却认为,她们班的学生就是怕狠,光说道理没有用。所以,她们对于我总是轻言细语的对学生讲道理不以为然。

可是,一个学期下来,她们都发现:我班的学生越来越好,乖巧又有礼貌,而且都很阳光、快乐,学习成绩也是年级第一。而她们班的学生,问题层出不穷,学生在老师跟前,一个个都是低眉顺眼的;一离开老师的视线,就张牙舞爪,完全无视老师的要求。那位争斗心极强的老师非常不解:“我这么厉害,他们怎么还敢不听要求呢?”于是抱怨学生素质太差等等。

经过长时间的观察,那位年轻老师也开始质疑强硬打压的效果,她也在留意观察我教育学生的方法。她常常羡慕的看着我班的学生对我说:“你们班的学生多可爱呀!”我想,善与恶这两种态度所产生的教育效果形成这么强烈的对比,这些现象一定能引发她的思考。

现在很多年轻老师都是非编制的,流动性很大,所以与我共年级组的年轻老师也比较多。我在与她们共事的过程中,总是努力要求自己用大法修炼者的标准要求自己。我对工作兢兢业业,不怕付出,为这些年轻人做示范,也常常用自己从大法中懂得的道理去引导她们。

在业务上,我主动帮助她们,用自己的时间、精力,为她们上示范课。其他的在编教师,尤其是资格老一些的教师,有时候会指使她们做这、做那,我却从不摆资格,自己分内的事自己做,不让年轻教师吃亏,相反还主动关心她们。年轻教师们都能感受到我的善良,也都对我很尊敬。

我修炼法轮大法以来,在各方面都努力要求自己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做的不好的时候,就反思自己做的不好的原因,再从新做好。偶尔忍不住发了脾气,我会非常后悔,马上调整心态,归正自己。

我是一名教师,能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就能使许许多多的学生受益。修炼二十多年来,由于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我也受到了一些不公的对待,但这丝毫没有影响我的工作态度。

我二十多年如一日,默默的付出,得到了学校领导的尊敬和学校同事的尊重。我所接触的学生和家长,都庆幸能遇到我这样的老师是他们的福气。我们班的家长们常常感慨而自豪的说:“在您的领导下,我们班的孩子不光学习好,为人也好,他们是那么的快乐、阳光,我们班的孩子太幸福了!”

其实,并不是我好,如果我没有修炼法轮大法,我很可能会随波逐流,也成为一个牢骚满腹、争争斗斗的人。如今,不只是我在法轮大法中身心受益,我所接触的学生、家长也都受益。

“法轮大法好”已愈来愈被众人所接受。我真心的希望每一个人都能驱散中共谎言的迷雾,了解法轮大法的真相,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