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海封城看当年“四·二五”的启示

更新: 2022年04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五日】今年三月以来上海奥密克戎疫情爆发,“清零”措施之下的严格封城,引发了种种次生灾害,弄得市民苦不堪言。在中国最发达的城市居然出现了断粮甚至要饿死人的危机。可是呢,政府想到的仍然是禁言封号,管控各种负面消息。

在生存危机面前,人们终于不再沉默,各种各样有关封控生活的小视频、段子、文章、求助信开始在网上流传。有一个让人心酸的故事,一个五岁孩子的爸爸,去医院就诊,要等核酸报告出来以后才能收治,在等待的过程中去世了。临终前的最后一句话是,“妈妈,你去问问医生,我的核酸报告出来了吗?”那一张张小床上挤着好几个婴幼儿、无人照管的视频,最能体现隔离政策的无情,嗷嗷待乳的孩子被迫与父母分离;一对小夫妻与上门要把他们带去方舱的执法人员的唇枪舌战的录音,把执法的荒唐和个人的无奈体现无遗。小夫妻说自己都是阴性,一定是上面把结果弄错了,但执法人员说他不管你是阴是阳,先到方舱隔离之后你再去申诉,他只是执行任务,不走就要强制执行。

方舱里面的条件有多么恶劣,不看那些传出来的视频还真不知道,有个人受不了爬到方舱房顶要跳楼;各种各样的求助信更是让人感受到情况有多么紧迫。上海同济大学住在同济北苑小区的200多位教授发出求助信,说吃的快没了,老人们必需的药品也没了,度日已十分艰难,形势刻不容缓。人饿了,得让人发出声音,没有机会发声,不就得饿死了吗?许多人第一次感到了自由不再是抽象的概念,言论自由与吃饭居然有着密切的关系。

上海市没有出来一个撰写“封城日记”的名人,但是广大的民众把自己身边的遭遇用各种创意记录下来,发到群里网上,表达他们对政策的不满,对政府的不信任。真相遍地开花,这恰恰是中共的封锁过滤最难对付的。正因为如此,这一次外界才能够更真实及时地了解上海的情况。连外媒都注意到了,称上海民众用创意传播异议的努力让中共的网络审查员疲于应付。

言论自由不是让每个人都去当振臂高呼的英雄,言论自由就是人人都可以为了自己的诉求而有说话的机会。如果大家都敢于为自己发声,愿意为自己发声,那就是追求自由的推动力量。表面上看到的是上海民众作为个体在为自己的利益发声,在中共庞大的宣传机器和铁拳面前显得势单力薄,但是这一片片零碎的故事汇流起来,就是力量,就是曝光中共漠视生命的最有力的真相,就足以戳破中共想要不惜一切代价来证明其制度优势的邪恶目的。这“不惜一切代价”中的代价是谁呢?就是我们老百姓。如何保障自己不成为代价,言论自由就成为大众手中最必要的武器。

疫情终会过去,中共一如既往会在“大国抗疫”的煽情中让人们去忘记封城带来的灾害,忘记那些小视频,忘记自己也曾为自由动过心,忘记自己也为争取言论的自由努过力。中共一次又一次就是要让人好了伤疤忘了痛。这一点上,法轮功学员的维权之路就有着现实的启示。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万名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信访办上访,提出三点诉求:1)释放两天前在天津被抓的法轮功学员;2)给法轮功一个公正合法的修炼环境;3)允许法轮功的书籍通过正常渠道公开出版。时任总理出面责成信访办负责人接待了法轮功学员,对于上访诉求给以了正面回复,随后学员散去,事件和平落幕。这就是震惊中外的“四·二五万人大上访”。

信仰自由是最基本的,连与世无争的信仰自由都不容忍的话,那针砭时弊的言论自由就更没有生存空间了。法轮功学员是为了他们自己,也是为了大家。“四·二五”没有英雄,都是平凡的老百姓为了自己的利益,自己的权利去发声。但是这群人的平凡中了不起的地方,就是坚持,法轮功学员没有放弃,就算在严酷打压下,二十三年来,依然在争取他们的自由权利。我们无意让大家都去当英雄,至少你能做到的,就是下一次当你接到法轮功学员递过来的一张传单,请给他们一个微笑,记住他们争取的自由,也是你的自由。这正是人们要从中得到的启示。

有没有自由,是共产党说了算。但是,愿不愿去争取自由,那是自己说了算。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