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选登】是谁夺走了人们心中的良知和善念

更新: 2022年04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四月七日】中共建政以来,中华大地历经多次浩劫,“文革”将中华传统文化连根拔起,残酷斗争使得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荡然无存;一九八九年六四,中共不惜残杀学生来保其政权的稳固,令一代知识分子心灰意冷;一九九九年,中共又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疯狂迫害,打压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人,使人们心中仅存的一点良知丧失殆尽。

六四让中国知识分子失去信仰

六四发生的一九八九年,正是中国经济生机渐现,但也是中共体制对经济的阻碍愈发明显的时刻。

学生们只是希望在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已初见成效的基础上,政治体制改革能早一点在中国推进并实现,针对当时的社会现状,学生们提出了“反官倒、反腐败”的口号。

当年的学生,自认为负有社会和民族的使命感。虚幻的理想主义教育使他们根本看不清中共的本质,不知自己已经成了中共眼中跟中共要民主、要自由的异议分子。对话、协商只存在于民主体制中,学生们忘记了中共是一个独裁政权,跟中共要民主就是要中共的命。

中共自身就是背地里搞运动起家的,中共当年曾秘密组织了多次学生、工人和农民运动去推翻国民政府。执政后一直存在合法性危机的中共,对学生们自发的行动害怕了,因此,中共一面把学生污蔑为“暴徒”,一面派出军队和坦克去对付手无寸铁的学生。

六四过后,很多中国知识分子对中共的做法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为什么可以通过对话解决的事情,却演变成了一场屠杀。他们心灰意冷,理想破灭,因此也抛弃了一直以来的共产主义信仰,不再将社会责任视为与自己相关的事情,很多知识分子纷纷出国、移民、下海、捞钱。

中共发现之前对学生的洗脑宣传,导致学生们关注国家的命运前途,造成了六四这样的事件,这就如同中共放的一把火,稍一不慎就会烧到中共自己。因此中共从教育的方向上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开始引导学生们不要关心政治和国事,从让学生把“解放全人类”作为自己的伟大理想,变成了让他们只去考虑自己毕业后能找个好工作。

随着后续大学毕业生国家不包分配和社会上商品房的出现,立刻将学生们投入到没毕业就要开始为找工作而奔波,工作后又要为买房而奋斗的境地。由此产生了只关注自己利益的一代人,社会由此崇尚金钱,每个人都只关心自己,而不问世事,从当年的敏感日时需要老师蹲坑盯防学生,到学生主动放弃对社会现象的关注,只是埋头学习、考研、出国、找好工作。

一九九九年中共对真善忍的迫害毁灭了人们仅存的良知

一九八九年,“柏林墙”倒了。这一事件标志着铁幕倒塌。不久后,冷战正式宣告结束,东欧的其他共产主义政权也都解体了。只有中国及其所剩不多的几个“共产主义小兄弟”除外。

八九年之后,在中共的有意带动下,全民转而信奉金钱,追求感官刺激享受,放纵人的欲望,造成黄赌毒泛滥,导致社会道德下滑。

一九九二年五月,法轮大法开始传出。这种能够提升道德,可以祛病健身的功法,使很多人受益。人们口口相传,纷纷介绍给自己的亲朋好友,一时间,中国大地到处都有法轮功修炼者的身影。公安部调查数据显示,至一九九九年七月,七年间有七千万至一亿的大陆人在修炼法轮功。

一九九八年,以乔石为首的部分全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经过详细调研,向中央政治局常委提交了一份调查报告,报告的结论是“法轮功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

国家体育总局于一九九八年五月组织的调查结果也显示,法轮功祛病健身总有效率为98%。国家体总派到长春和哈尔滨的调研组组长发表讲话说:“我们认为法轮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错,对于社会的稳定,对于精神文明建设,效果是很显著的,这个要充份肯定。”

但江泽民出于其自身的妒嫉,无视法轮功给社会带来的各种益处,仍一意孤行,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他动用所有媒体、公安、武警,对法轮功进行造谣污蔑,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监控、抓捕和关押。他在部署迫害法轮功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狂妄地宣称:“我就不相信共产党战胜不了法轮功!”

江泽民把个人对法轮功的妒恨搞成了一场政治迫害运动。然而,运动伊始,由于法轮功深入人心,大家对此运动的积极性不高。因此,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除夕,江泽民、罗干一伙策划了震惊世界的天安门自焚伪案,用捏造、谎言、假冒、仇恨、煽情等各种手段,让几乎所有中国人都对法轮功产生了误解和恐惧。

江泽民为了迫害法轮功,动用官职、金钱,还有“腐败”来收买党徒以达到目的,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谁能积极参与,谁就能得到奖励和晋升。罗干、周永康等对法轮功最凶残的迫害者,直接被江泽民提拔到“政治局常委”的高位,中共由此进入了一个“无理念、无底线”的黑社会时代。国家的公权力,成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私犬。

为了迫害能够进行下去,江泽民绑架了所有的人,政府的考核、企业的效益、个人的收入,甚至学生的成绩,都同迫害法轮功挂钩,目的是让每个人都仇恨法轮功。

江泽民纵容“腐败”的恶果,导致官员们良知泯灭,利用手中的职权大捞特捞,包二奶、多个情人等现象成为中共官员的标配。全社会上行下效,每个人都为自己而捞,都在近水楼台先得月,人人为己,人人为敌,坑蒙拐骗、假冒伪劣层出不穷,造假、说谎、欺骗已经成了人们生活的一部分。随之而来的是社会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人们仅存的一点良知被湮灭。

曾几何时,教师、医生、法官是人们心目中最神圣的职业。关乎社会的教化、生命的尊崇和社会的公平正义,但在中共的道德逆向操作中,这些受人尊敬的职业也发生了变异。

当教育成为一种产业之后,偏离了古已有之的“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的职业操守,知识成为挣钱的手段,课堂上再也学不到善恶是非的道理。

以治病救人体现对生命最本质关怀的医生,将病人视为摇钱树,过度检查、过度开药,消费病人。在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和良心犯进行“活摘器官”的罪恶中,暴利让被称为“医者仁心”的医生成了帮凶和刽子手,良知、道义都被抛掷脑后。

本应公平公正、用法律来惩恶扬善的法官们充当了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先锋,将私权高悬于法律之上,毫无法律依据地枉判以“真善忍”为做人标准的好人。

这种“弃善扬恶”的渎职行为也给社会带来了更多的恶果,背弃善良带来的是整个社会道德的极速下滑,也使人人都成为受害者。

二零零六年的南京彭宇案,法官的话“不是你撞的,你干吗要垫付医药费”,从根本上否定了人的善念和良知。法律应该是惩恶扬善的,这个案例却起到了从法律层面上打击道德的作用。从此中华大地上,跌倒的老人无人敢扶,见义勇为更成为稀缺之物。

二零一一年广东小悦悦事件发生,司机蓄意第二次碾轧后逃逸,后续有18名路人经过,却视若无睹,无一人关心孩子的死活。路人的表现反映的是中国人的道德冷漠,折射的是社会整体的道德沦丧。

有调查显示,导致社会冷漠的原因是“社会安全感不够”。然而,为何社会安全感不够呢?

这正是司法不公所带来的反噬作用,本应该给社会带来正义的司法部门成为私权的奴仆;而国人在面对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时,选择了沉默和顺从。中共利用对公检法的操控,和对中国民众的欺骗,得以对法轮功修炼者为所欲为。而这种零成本的作恶逻辑一旦运转成熟,人人都将成为受害者,普通百姓更无法得到任何安全保障。

中共将“维稳”作为第一要务,维稳针对任何可能给中共带来“不稳定因素”的人,维权律师、上访人士、退伍军人、毒疫苗受害者、P2P暴雷受害者、房地产暴雷受害者、公民记者、甚至武汉封城和西安封城时得不到就医和食物短缺的网民……

中共对中国人的监控无处不在,摄像头、面部识别、手机、上网等大数据监控已经让每个人都成了中共眼里的透明人,中共早已将所有的中国人都视为潜在的“维稳”对象。这样的大环境之下,谁敢说自己还能生活在“岁月静好”之中呢?

结语

如果说一九八九年中共镇压学生以后,中国知识分子失去了信仰,不得不放弃社会责任,转而甘愿下海捞钱,是精神追求破灭,转而追逐物质和利益的开始,那么一九九九年中共发动的这场对真、善、忍及其修炼者的迫害带给中国人的后果,就是毁灭人的良知善念。

中共迫害法轮功,不允许人们心中有正义和善良,堵死了靠道德提升而使社会长治久安的通道,开启了道德沦丧的高速下行路,也使中共进入了其政权倒计时的快车道,中共泯灭道德、迫害善良的恶行,也将反作用于中共自身,加速中共的灭亡。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