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正法 光耀寰宇

——见证“四•二五”和“七•二零”

更新: 2022年05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六日】

一、见证“四 ·二五”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法轮大法自长春传出后受到民众的喜爱和热烈欢迎。大法的美好和迅速传播令共产邪灵胆寒,其首恶江泽民更是因妒而生恨。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办的《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的文章,引用不实事例污蔑法轮功。天津学员陆陆续续到教育学院反映情况。四月二十三、二十四日,天津市公安局动用三百多名防暴警察殴打驱散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抓捕四十五人。随后学员去市政府反映警察抓人的事,被告知天津管不了,你们到北京去上访吧。这就导致了四月二十五日的北京万人大上访。

四月二十五日凌晨,我来到王府井右安街,那里已经聚集了许多学员。学员们都安静的站在中南海对面的街沿上,密密层层,有的学法,有的炼功。人群中还有一个怀孕七、八个月的学员。警察们五步一岗,三步一哨的警戒着。学员们还在陆续的前来,过了一会儿,便望不着首尾了。

九点左右,总理朱镕基从中南海徒步走出来,询问学员们发生了什么事,然后叫大家派七个代表到中南海座谈。派谁呢?都是自发而来,大家互不认识。我附近一个小伙子站出来了,他说:“我是学法律的,我去!”去了一会,他又回来了,说:“我的老师进去了。”中南海传出话来,叫再派七个代表进去。

学员们秩序井然,静候着事情能解决。没有标语,没有口号,更没有任何喧哗。高度自觉的纪律性令世人佩服:盲道始终空着,商店门口一律没站人,街道上公交车畅通无阻,卫生间有学员买了塑料盆整齐的摆了一排,瓜皮果壳有学员主动拿着塑料袋收集………一个小伙子推着自行车,来到我们面前,说:“你们真了不起,我骑车转了一圈,东到北海,西到西四,南到电报大楼,北到后库,都是你们的人,这么多人,纪律这么好!”他赞叹不已。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学员们一直静候问题的解决,年岁大的老学员,学员们就挤一挤,让出一小块空地让其坐下。

得知天津被非法抓捕的学员已经放出后,学员们自动散去,也是那么静静的,地上没有一片纸屑,连警察扔的烟头都给捡干净了。

二、见证“七·二零”

然而,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绝不会善罢甘休,一个蓄谋已久的阴谋即将付诸实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又一个不平静的日子!

凌晨,在炼功点上听说邪党中央要取缔法轮功,文件即将下达省一级,大家只有一个念头:立即上访,向政府部门反映法轮功的祛病健身的卓著疗效和使人道德回升的真实情况,功法利国利民,不能让取缔发生。

我们三三俩俩相约一道前往,我和另外两位同修结伴前往信访办,听说国务院信访办已经由府右街迁到了游泳池,我们就向游泳池走去,才走到西四,就听说信访办大门早已上锁,拒绝上访。学员们还在不断的前来,西四大街两边的沿街站满了上访的学员,密密层层,望不到首尾,警察们依然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森严。

过了一会儿,街对面的一个青年小伙子推着自行车,试图穿过街面过来,这时,一群警察扑过去抓住小伙子一阵拳打脚踢。眼见警察的暴行,群众激愤了:“不许打人!”“维护宪法!”“不许打人!”喊声激昂,起此彼伏。目睹此情此景,我禁不住热泪奔涌流淌,紧接着,一辆辆敞篷车开来,一群群士兵从车上跳下,配合着警察,一场对学员的大抓捕开始了。

学员们一个个奋力抗拒着,挣扎着,不让带走,一个小伙子被打倒在地,一群警察连拉带拽,要强行把他拉走,一个警察狠命的一把抓住小伙子的头发往车上拖,小伙子皱紧了眉头。我身旁的与我一道来的一位老年同修也被两个警察拖倒在地,她痛心的说:“孩子们啊,你们不能这样啊!”

这时又一群警察冲了过来,把我与另一同修也拉上车。车上满是被非法抓捕的学员,挤得密不透风。这些满载学员的公交车。一辆接着一辆,在北京街头行驶。

“《论语》”,一个学员带头背诵起了师父的经文,全车的学员立即呼应,齐声背诵起来。接着《真修》、《悟》和《洪吟》中的诗篇,一篇又一篇,一首又一首,声音激昂高亢,似一曲威武雄壮的交响乐,在北京街头奏响,传向四面八方。

满载学员的车辆一车一车驶向丰台体育场。这仅仅是车辆的一部分,其余的不知驶向了哪些地方。体育场四周台下,跑道上全是站着坐着的学员们,一个个临危不惧神情自若。有的学法,有的打坐有的抱轮,警察和士兵严肃站立,严加防范,几个警察拿着本子,逐个登记学员姓名住址或者单位。

中午时分,太阳不知什么时候隐去了,天空中聚齐乌云,黑云越聚越多,越聚越厚,不一会,又厚又黑的黑云覆盖了整个天空,翻滚着压向大地,似乎要把大地吞噬,天色似乎变成黑夜。

大约中午一点过,忽然一副神奇的景象出现了,学员们迅速跑向足球场,抬头仰望天空,我也随着跑去,只见一个似太阳大的法轮从乌黑的云中旋出,在黑云的衬托下显得分外圣洁绚丽,柔美,法轮旋转着,徜徉着,一会旋进云层,一会从云层旋出,悠闲、自在、藐视着肆虐的乌云,每一次旋转都变换了不同的颜色,金色的万字符始终镶嵌在法轮上。

仰望法轮,心中感到无比的温暖和喜悦,这是师父在赞许和鼓励我们啊!师父时刻都在保护着我们,激励我们不向强暴低头,不向恶势力屈服,坚持正义,勇往直前。

忽然,“哗”大雨倾盆而下,学员们一个个被雨水浸透了全身,但是依然从容沉稳,一位老奶奶走到一个警察面前,为他撑起了雨伞……

夜幕降临的时候,大批士兵和警察冲进了体育馆,要把学员绑架到其他地方。学员们立即手臂挽着手臂,肩并着肩,迅速组成人墙,年轻的在外,老人、妇女、小孩在内,警察和士兵猛力拖着拉着,学员们齐心合力抗拒着,一个学员被拉走,其他学员又迅速挽紧,警察士兵一个个累的汗流浃背。

午夜时分,最后一辆载着学员的警车离开了体育馆,消失在夜色中……

几个月后,几位歌唱家在听完我的关于“七•二零”的叙述,无不感慨的说:“当历史翻过这一页的时候,人们会永远记住你们。”

二十多年过去了,当初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