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遭中共迫害 大庆赵成孝、高秀兰夫妇含冤离世

更新: 2022年04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赵成孝、高秀兰夫妇,因坚持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常年遭中共人员的骚扰、绑架、关押、判刑及经济勒索等迫害,夫妇俩身心遭受到极大摧残,健康状态每况愈下,先后含冤离世,高秀兰于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七日离世,终年七十五岁;赵成孝于二零二二年二月十九日离世,终年七十六岁。


高秀兰

赵成孝、高秀兰夫妇同生于一九四七年,都是大庆油田采油三厂买断工龄的退休职工,他们原住萨尔图区采油三厂,后搬至让胡路区创业城居住,

赵成孝、高秀兰夫妇得法经历

赵成孝是采油三厂运输公司大车司机,因工作关系,胃不好,还挺能吃就是不胖,身体清瘦。随着整个国家社会腐败风气,赵成孝也一度随波逐流,干啥吃啥,不仅占公家的便宜,还沾染了喝酒、赌等不良习气。

高秀兰于一九六八年毕业于黑龙江省绥化地区供销学校,后又晋职会计师,在采油三厂作业大队任财务总管。她年轻时就患上了严重的神经性头痛,睡不着觉,经常双眉紧皱,头痛严重时双手抱着颤抖的头痛苦不堪,不能干家务,也不能正常上班。

当时高秀兰年幼的儿子,看着痛苦的妈妈心想:哪个医生能治好妈妈的病,我可太感谢他了!由此他便立志长大学医,为妈妈治病。

岁月无情,高秀兰随着年龄的增长,旧病久治不愈,越发多病缠身,胃也不好,吃啥吐啥,而且脾气、性格都变得蛮横,就这样在病痛的煎熬中打发日子。

一九九八年四月,高秀兰修炼了法轮功,不久一身病全好了,她变得心情舒畅,紧皱的双眉舒展了,没有了昔日的愁苦,幸福的她脸上露出久违了的喜悦的笑容。

赵成孝看到妻子修炼法轮功后,一身的顽疾不翼而飞,而且不好惹的脾气也改善了,他见证法轮大法的神奇,也走上了修炼大法之路。赵成孝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道德高尚的好人,改变自己,去掉了一身的坏习惯,从此身体也健康了。他们的儿子也如愿从医大毕业,顺利成家,随着孙子的出世,无病一身轻的老两口能帮儿子看孩子,全家人和睦相处,其乐融融。

赵成孝、高秀兰夫妇遭迫害事实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恶首江泽民之流,嫉妒上亿人炼法轮功太多了,利用手中的权力,疯狂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血雨腥风的迫害,长达二十多年至今。赵成孝、高秀兰夫妇也没能幸免。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赵成孝依法去北京上访,为说句法轮大法好,先被天安门武警绑架到前门派出所,又被劫持到大庆驻京办事处,再被采油三厂拥军派出所警察劫回大庆非法关押四个多月。期间被大庆驻京办经济勒索二千元钱,被采油三厂综合办公室勒索二千九百八十二元(包括所谓罚款一千元和去北京截访人员的费用)。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高秀兰去北京上访,在河北承德被劫回大庆看守所关押四个多月,被三厂综合办公室勒索现金一千七百五十九元。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四日,夫妇二人遭齐齐哈尔市铁锋公安局警察非法抄家,被抄走现金一万四千元,至今未还。

二零零九年,高秀兰在外面讲真相遭绑架,被“取保”放回家。

二零一零年四月一日,高秀兰在让胡路区四新镇讲真相,遭人恶告,被让胡路龙岗公安分局警察绑架到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因她身体状况劳教所拒收,遂以所谓“取保”一年回家。

二零一一年,高秀兰在萨区新村发真相光盘时遭绑架,后被放回家。

二零一四年八月五日下午,高秀兰在创业城小区内讲真相,向世人赠送神韵晚会光盘,被让胡路区乘风公安分局警察跟踪、绑架,警察在她包里翻出公交车老年卡,查出姓名、住址和身份证号,又从包里翻出她家钥匙,遂闯到她家非法抄家,并绑架了正在家中打印真相资料的赵成孝,家中法轮功书籍、大法师父法像、真相资料、电脑、打印机、纸张等私人物品被打劫一空。

赵成孝、高秀兰夫妇被分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高秀兰血压高达二百四十,皮肤出现溃疡,头晕头痛难受,有时胸闷气短,生命曾出现过危险,律师为高秀兰申请“保外”被违法拒之。

赵成孝、高秀兰夫妇遭构陷案,被大庆国保警察称涉及国家机密,乘风分局、让胡路检察院、法院互相勾结,恶意串通、捏造证据,以加害赵成孝、高秀兰夫妇。

让胡路法院先后三次开庭,非法庭审赵成孝、高秀兰夫妇,最后对夫妇二人各自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二人依法上诉,被大庆中院枉法维持原判。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九个多月后,赵成孝于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三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呼兰监狱迫害,高秀兰于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

高秀兰到女子监狱的第二天,被检查确诊左侧乳腺癌,监狱逼迫她“转化”、写邪恶的“四书”,她拒绝不写。三个月后,在二零一五年八月,狱警指使邪悟者欺骗高秀兰:不“转化”你了,让你回家,只要抄写一遍“四书”就可以保外就医回家了。然后你回去再补写一个“严正声明”,抄写的“四书”马上就作废。高秀兰受此言欺骗,继而回家。

回家后,高秀兰为在监狱被欺骗抄写了“四书”痛悔不已。经常遭到社区不法人员骚扰,痛苦中使她身体每况愈下,旧病复发,头痛难忍。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份,高秀兰出现昏迷状态,卧床不起,不能吃东西,身体瘦成皮包骨,象植物人似的只有呼吸。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七日,高秀兰含冤离世,终年七十五岁。

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的赵成孝,坚决拒绝所谓“转化”。二零一七年夏,监狱副教导员把赵成孝叫到办公室,六十九岁的赵成孝刚一进门,就被突然扑上来的四个彪形大汉强行按倒在地,头和身体被死死地卡、按住,恶徒拽着他一只手在一张白纸上按手印,赵成孝抵制,四肢和身体被拧、按、压得非常疼痛。直到二零一八年二月五日,赵成孝结束了三年六个月的冤狱回家。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一日上午,赵成孝回老家给老母亲过生日,在大庆火车站安检刷身份证时,出现红框报警,被车站几个警察拦截翻包,查出手机里有法轮功相关内容,警察强行把赵成孝带到站内警务室扣押,从上午八点多直到下午一点多钟。然后,大庆“610”、让胡路乘风公安分局、车站警务室七、八个警察挟持赵成孝上门抄家,找物业人员开门,在屋里翻腾了三个多小时,法轮功书籍、打印机、切刀等被抢劫一空。当天下午四点多钟,又把赵成孝劫持到乘风公安分局,非法审讯到深夜十二点钟才放回家。

二零一九年下半年一天的下午三点多钟,赵成孝在大庆让胡路西站坐高铁,刷身份证时出现红框报警,被西站警察拦截翻包,没翻到法轮功相关物品,才放赵成孝回家。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日,因高秀兰在东湖楼区张贴不干胶真相遭人恶告,不知情的赵成孝赶到此处找高秀兰时被警察绑架,被顶替高秀兰被非法拘留七天(监外执行)。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份,赵成孝看到老伴高秀兰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心急如焚,只因向善做好人,二十二年来被中共迫害致如此悲惨的境遇,心里凄凉悲苦。一天,赵成孝左腿膝盖骨突然剧痛不好使,站立不起来,被诊断膝盖骨神经病,导致腿肌肉萎缩,只能靠拄拐杖支撑。

就这样,不法警察还经常骚扰赵成孝:二零二一年六月,赵成孝在家中被乘风公安分局两个便衣骚扰,非法录像;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初,一天上午有人给赵成孝打电话,晚上片警就上赵成孝家骚扰,看有没有法轮功学员来他家。

二零二二年正月十五,赵成孝的儿子请父亲吃饭,饭后送他回家。正月十七,工作繁忙的儿子给父亲赵成孝打电话没人接,到家中看到身心俱损的赵成孝已经含冤离世,终年七十六岁。

赵成孝、高秀兰夫妇原本的温馨之家,就这样被中共迫害的支离破碎,家破人亡。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