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从权威就没有风险了吗?

更新: 2022年05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四月三十日】服从权威就没有风险了吗?从历史的发展和以往事件发生的经验来看,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一个实验引出的问题

美国科学家米尔格拉姆曾作过一个心理实验。实验由三人组成,博士导师(实验监督者或权威者);参与实验者“老师”(实际上才是真正的被实验者)和被实验者“学生”(实际上是假的,他是配合博士导师的)。

实验中,“老师”将列出一些准备好的单词,并将单词配对组合考核“学生”的记忆力,“学生”每答错一题电压会增加15伏,这时“老师”会摁下电击控制(45伏起步,450伏到顶)摁钮,“学生”将会遭到电击。不过“老师”可以向导师提出质疑,导师答复“请继续”,“老师”则会摁下摁钮继续实验。

大部分人都有提出过质疑,最多也只有四次,这些人占比高达80%以上,令人遗憾的是没人提出过五次质疑,因为五次质疑实验会直接终止。而在实验前的问卷调查中(与实际实验内容相符),大部分人在问卷面前都选择了极具正义感的答案,会对行为的实施提出强烈质疑甚至否定权威。

实验证明当受试者服从权威的命令时,他的良心就会停止工作,并且会放弃责任。实验也同时证明人的压力是普遍存在的,如果压力值超标,超出了心理承受能力,且压力还在不断的叠加的时候,人的心里就有可能做出有违初衷、有悖于良心道德,屈从或驱从权威的事情。实验前的问卷调查和实验后的调查结果大相径庭。原因就在于有无压力的产生。

服从权威的风险事例

如果你履行的职责是一种罪恶,那么职责之上的良心,就是你应该思考的问题,否则你将为你的盲从付出超高的代价。一旦服从权威者失去了被利用的价值,那么他们将会被当权者果断扔弃,沦为牺牲品。我们来看一看以下的几个例子,会不会给你带来点思考和启发。

例一:文革中造成了大量的冤假错案,民愤民怨极高。文革结束后,中共为了自保将793名警察、17名军官干部拉到云南某地秘密枪决。这些效忠于文革〝红色造反路线〞的积极份子至死也没弄明白,他们会成为中共平息民愤的“殉葬品”,一张〝因公殉职通知单〞就把家属打发了,什么叫“命如纸薄”也不过如此吧。而时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刘传新自知罪孽深重,畏罪自杀。

例二:因射杀翻越柏林墙的东德青年而被起诉的士兵亨里奇,在法庭上一再申辩自己是在执行命令。然而,法官告诉他:不执行上级命令是有罪的,而打不准是无罪的,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权利,而这也是你应主动承担的良心义务。在这个世界上,法律之外还有良知,当法律和良知发生冲突,良知才是最高的行为准则,因为“尊重生命”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原则。最终亨里奇认罪入狱。

例三:迫害法轮功大失民心,恶首江泽民骑虎难下。二零零四年秘密派人到海外找法轮功谈判,扬言只要不追究其迫害法轮功的法律责任,江就愿意停止迫害并给法轮功平反。同时开出了卑劣的“一换一”条件,即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死多少人,中共将枪毙多少犯罪的610人员、警察和国安。对此,法轮功方面予以严词拒绝并表示:停止一切迫害,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惩办元凶。江想再现文革杀警平愤的丑陋一幕、达到自保的阴谋化为了泡影。

不知道您看到这儿,会有什么想法?那些执行命令的公检法人员,你一直还参与着对这个群体的迫害之中,发号施令的人又想借你们的命来平息事端,而法轮功却又拒绝了这个无耻请求,这里面的事和关系不知道你理顺没有,谁在施善?谁在帮你?

压力面前有没有办法?

有。

让我们回到实验中来,那么那些服从权威的实验参与者真的就是些道德薄弱分子吗?答案显然不是。在博士不容置疑的目光和坚强有力的说“请继续”的时候,他在压力面前选择了服从,在良心面前选择了权威,这是压力下的人们心理层面的变化。然而实验并非没有积极的因素,有一类人在实验中当场提出质疑,甚至有的人直接退出了实验,选择与权威决裂,这一类人是极具正义感的,占比在百分之十以上。

意外吗?不意外。这部分人都是坚定的宗教信仰者,有道德底线,会遵从良知行事。你也可能不是一个有信仰的人,将来也不一定会成为有信仰的人,但有无信仰都不影响你去做个好人。有人说人字两撇是相互支撑,才能叫人,用什么来支撑?就是良心,就是道德,那才是“人”这个字在造字时赋予它的真实意义。

就象对“法轮功”的迫害一样,一开始很多警察不再去考虑你是不是好人,不再关心你做的事是不是正确的;而社区干部也不明就里的随大流,身边的人不再去理解你,更不去质疑那些迫害家人的生命,而首先想到的就是你要分担他的压力。这种层层层层、自上而下的嫁祸于人,让下一级去承担压力的奸邪做法,最终将如山般的所有压力都转嫁给了修炼者。

如此这般的循环下去,会不会就是个死结呢?即使这个群体遭受了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被“活摘”器官贩卖。

没有。修炼者作为最低一级压力的负重者即使在重压之下,仍以包容的心态和博大的胸怀迎纳了这一切。因为大法弟子没有敌人,他们有救度大众之愿、以坚忍不屈之志、大慈大悲之心化解了这世间最大的恶,同时把这压力化为了给警察、群众及家人讲真相的动力,给在压力面前如何选择的人们做出了最好的示范。这一无怨无恨,他们坚持了二十多年;这一和平理性,他们坚持了二十多年,可这二十多年来的默默承受有多少人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结语

其实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都有那个实验中“老师”的影子,被实验者设计进了游戏中,尽力扮演着那个去实验别人的角色,却不知游戏的终极导演是——“良知”。如果他真的明白了自己才是那个被实验者的时候,他还会给自己一次选择的机会,对权威者说“不”吗?

中共是一切社会压力产生的总源头和社会矛盾的总制造者。一方面,一切社会的矛盾、压力和麻烦都来自于中共的专制、暴政和贪腐。另一方面当社会矛盾积聚如山时,它又会施出它的看家本领——暴力手段,去压制一切它认为给它制造了“麻烦”和“压力”的人民,这就是这个畸形社会的死循环中的无解结,而这个还在激增的压力容器已膨胀到了临界点,随时都会爆裂。

晒一晒中共二零二一年打虎拍蝇的成绩单:全国共处分省部级干部36人,厅局级干部3024人,县处级干部2.5万人,乡科级干部8.8万人,一般干部9.7万人,农村、企业等其他人员41.4万人。一年竟有近63万人落马,其中任中共政法委书记一职的就有68人遭了恶报,实在是触目惊心,令人汗颜。

你可以不相信报应,但报应不一定不找你。二零二二年很可能是个报应大爆发的年份,尽管还没走完三分之一,但天象已发生巨变,谁愿意在二零二二年的落马榜单中榜上有名呢?上天有好生之德,或许有出路可循,路在哪儿?路在脚下,也在你心中。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