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家人在大法中修炼受益

更新: 2022年04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四月五日】一九九七年,一天婆婆给了我一本气功书让我拿回去给丈夫看。丈夫问我什么书,我说气功书,他说不看,他是医生,不相信气功。当时,我就很随意的拿起来看,就是《转法轮》这本宝书,越看越愿意看,书中的法理解开了我太多的心结和我对人生的很多不解,深深的被大法的法理所吸引,这就是我心里想要的净土。就这样我走入大法修炼中。

我参加本地区举办的师父讲法录像班,在看师父讲法录像时,师父就给我在小腹部位下了法轮(当时小腹部位有感觉,后来才知道是师父给下的法轮),早晚参加集体炼功,白天上班,后来有幸还参加了集体学法小组。我有师父了,心里很踏实,天天心情愉悦,生活很充实,就觉的法好,没有想别的。

我以前有偏头痛病,很折磨人,家里不愉快的事从不让我知道,要不然头疼起来很痛苦,晚上睡不着觉,等丈夫陪着我睡着了,他却睡醒了,休息不好,人变的烦躁、易怒,丈夫和孩子都谦让我。肩周炎也很厉害,开始丈夫给按肩的时候还觉的能缓和一下,以后再按肩就不管用了,就觉的他没使上劲似的,很难受。结肠炎小时候就有,有时犯病,半夜我妈背着我到医院,小时候身体就弱,不是闹肚子、就是便秘,正常的时候少,有时在小腹左侧下方就聚一个包,痛的我蹲下身子,摁住包,过一会缓过来,不痛了才能直起腰来正常走路,长大了也是这样,我丈夫是医生,对我身体的状况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在饮食上注意一些,谦让我,避免让我生气,可身体一直没有多大的好转。

修炼后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在一个空旷的空间,比较暗,但很清晰,有一男一女两个声音在说话,声音还很大,说的是什么听不清,但他们说的话使我受不了,觉的脑袋快承受不住了,人快不行了,我喊师父救我,这梦就醒了,当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有点害怕,问同修,同修也没说出什么,这事就过去了。

有一天突然我发现偏头痛的病好了,后来修炼中才知道那个梦就是师父把我偏头疼这个业力给拿掉了,也是师父为弟子承受的,在这里弟子叩谢师恩。

我还发现肩周炎也好了,结肠炎也好了,大法真的是太神奇了!

其实刚开始学法我也没有想要祛病健身,只觉的大法好,没想到身体变化会这么大,大法真的是太超常了。家里人看到了我身体的变化(因为我身体弱家里人都知道,家里重活基本上都是我大妹干的),而且还能早起去晨炼,他们就觉的这个功挺厉害的,后来我妈妈和大妹还有女儿、外孙也走入大法修炼,真的是无病一身轻。我人也变的温柔贤惠了。家人沐浴在大法的佛光普照中。

在我修炼前,我母亲和父亲就离婚了,这对我母亲来讲打击很大,她把一切都给了这个家,我母亲是一个传统的女人,把丈夫视为天,离婚后母亲看到熟人就要和人家倾诉,来减缓心里的痛苦,人变的很憔悴,身体很瘦,脑神经衰弱,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谁劝我妈也不好使。

我修炼后身体的变化,我妈也看到了,我就让妈妈也来学大法,我妈也走入大法修炼中。修炼后,她身体和精神都变化很大,生活有目标了,无病一身轻,人也胖了,也变的精神好看了。我奶奶有一次有病要住院,想我妈妈,想让我妈妈去,我妈妈和我奶奶感情一直很好,我妈是大儿媳,我妈又能干、干净还孝顺,当时我爸和我姑家里人心里都没有底,不知道我妈能不能去,但还是告诉我妈这件事,我妈说去,为了洪法。我妈去了之后,能平和的对我爸和我爸的老伴,就像他们之间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我爸很受感动,背后跟我丈夫说真没想到你妈妈会来,没想到你妈变化这么大。我丈夫说:你还是感谢法轮功吧!

就这样我姑姑也走入大法中修炼,我奶奶也认同大法,听师父讲法录音,我妈还领着我姑和我爸老伴(阿姨在这之前我已向她洪法,也走入修炼)在我姑家附近炼功点炼功呢。几年前,我还上班,有一天周六上午,我接我妈到我家,由于快到中午了,我就和我妈到我家马路对面的饭店吃饭,吃完饭往家走,在路边等候过马路时,我无意中看了我妈一眼,发现她嘴歪了,嘴流口水,低着头。当时我就说:妈快点走。我心里想:快点到家和我妈学法。在这个过程中,脑子没想别的,脑子只想快点走到家学法(当时也不懂发正念等),到家我就和我妈学一讲法,这过程中注意力全集中在学法上,没想别的。学完法后,我妈已恢复正常了。我俩都看到了大法的威力和超常,师父就在弟子身边,加持弟子,也没害怕,也没想到医院。现在想想就是信师信法。

现在正法时期,救人很急,我要在实修中修好自己,让师父少操点心,精進实修,多救人,兑现自己的誓约,像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样子,做好三件事,别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

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