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一年 好事连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四月三日】我是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七日才得法的。修炼仅仅一年的时间,我就倍感到了师父的无量慈悲。

前年秋天,我孙子要上小学了,我们老俩口带孙子从农村老家来到儿子工作的市里,我老伴打工,我每天送接孙子上下学。

我们小区有一位老大姐,我和她年龄差不多,她的孙子和我孙子在一个班。接送孩子时,我们经常见面。我有脉管炎腿疼,还有甲状腺肿(大粗脖)、肺气肿,气喘的很,走几步就得停下来歇歇。可我看这位大姐走路轻飘飘的,我根本就撵不上她。有时, 路上买东西,她看见就帮我拎着。

接触时间长了,我就问她身体咋那么好哪?她告诉我,说她炼法轮功,以前也是个病秧子,炼法轮功后啥病都没了。还给我讲了好多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及炼法轮功病好的例子。还给了我一个木制的小葫芦挂件,上面刻着“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说是“护身符”,保平安的。我把家门钥匙系在小葫芦挂件上,感到心里特别踏实。

去年冬天寒假的一天上午,大雪刚过,地上的雪稍微有点融化,孙子非要出去玩雪,我就和孙子出去了。刚走不远,脚下一滑,“嘭”一声,我就仰面朝天躺在水泥块儿铺的路上。孙子吓得哇哇大哭,我当时想起大姐的告诫:“遇事就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可保平安。”我就赶紧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我爬起来,扑扑身上的雪,我一个快七十岁的人了,啥事没有。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佛法的无量慈悲。

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七日,我请到了大法书 《转法轮》、《大圆满法》。这天早上,送孩子上学回家,我顺便在小区超市买了一兜西红柿,我很费力的拎着往家走,正赶上大姐送完孙子,正推着自行车回家。她就叫我把西红柿放在她的车筐里,并给我送到家里。

我真羡慕大姐的身体,我们两个简直是天壤之别。说话间,又谈到了法轮功。大姐给我示范了法轮功的五套炼功动作,我一看,简单易学,没有象太极拳那么复杂的动作。

“我也学法轮功行吗?”
“行啊,我教你。”
“你有书吗?”
“有啊,你下午送完孩子,到我家来吧。”

下午,我准时到了大姐家。她给我拿出来两本书《转法轮》、《大圆满法》,还给我看了师父的教功录像。我给大姐钱,她说什么也不要,她说只要我学就好,她就高兴。

我每天都看《转法轮》。大姐送我两个播放器:一个装有师父的讲法; 一个装有五套功法的炼功音乐和《普度》、《济世》。大姐手把手教我五套功法的动作,我参照《大圆满法》师父的教功动作图学功。过后,大姐又给我拿来一个DVD, 播放师父的教功录像,我的炼功动作越来越标准了。

我每天坚持炼五套功法,有时甚至炼两遍。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我开始抱轮只抱半个小时。动作熟练了,我想要快点儿赶上来,这点苦还吃不了吗?现在也能抱一小时了。第五套静功,我一开始根本就盘不上腿,我就一点点的盘,从散盘,到单盘,又到双盘。不到一个月,我就双盘45分钟了。

不到两个月,我所有的病都好了,连最明显的大粗脖都没了。

二零二一年五月,我农村老家翻盖房子,是承包给一个建筑队的。来电话说,明天要上房盖了,我老伴儿得回去。突然,天气预报说有六、七级大风。那咋上盖啊?师父管我吗?我才学法炼功不到两个月。我想起了大姐的话,“有事求师父。”于是,我就把《转法轮》放在桌子上,恭恭敬敬的合十:“师父,我是新弟子,我求师父了:我老家房子明天上盖,天气预报说有六、七级大风。那咋上盖啊,弟子求师父别让大风刮起来。谢谢师父啦。”

老伴儿回家给房子上盖,完事回来了,一進门就高兴的告诉我:“可顺利了,一点风都没有,连没想到的外甥都来了(外甥在外打工,碰巧回家)。”接着小声说:“你求师父真管用啊。”

老伴儿一开始就支持我炼法轮功,他说:“共产党反对的都是好的,你炼吧。”并嘱咐我:“你可别把人家(指大姐)说出去。” 老伴的父亲就是因为家庭地主成份,被冤枉,蹲了九年恶党的大牢,申诉无门。他深知中共恶党的邪恶。我们相信大姐的话,都发了“三退”声明。

大姐又给了一个播放器,里面的东西可多了:《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神传文化、善恶一念间、修炼故事等等,我老伴儿可爱听了,原来下班看手机,现在不看了,手里拎着播放器,从这屋到那屋,走来走去,一边听一边说:“讲的真好啊。”晚上睡觉都放在枕头边儿听。

说说近几天发生在我家的神奇事。

我在大姐家拿师父的《各地讲法》学,我很想自己也有一套《各地讲法》。但是,我自己不挣钱,跟家人要钱,也很犯难。但是一想,这万古不遇的机缘,我赶上了,师父特许我進了大法的门,这是多么幸运、珍贵啊。别的东西我不买,也要请大法书。大姐给我联系了同修,可以给我请一套。三月七日(周一)我给了大姐三百元钱,想请一套师父的《各地讲法》。大姐说用不了三百元,我说那剩下的就做真相资料救人吧。

巧吧?三月十一日(周五),老家亲戚来电话,说有人要承包我家的耕地。我家有五十多亩耕地,土地很贫瘠。有个亲戚给种着,也给不了几个钱,有时就给点杂粮,还不愿意种,说不挣钱,要外出打工。今年春天,临近我家耕地的一个同乡,在他地里打了一口深水井,可以灌溉很大面积的耕地,我家的耕地就在这个范围之内。同乡的亲戚要承包我家的耕地,一测量,我家水浇地能有46亩之多,每年每亩500元;7亩地浇不上水,每年每亩400元,要承包五年。三月十二日(周六)联系好了,老伴儿就和儿子回老家量地,签了合同。承包人先付了一年的承包钱。老伴儿和儿子回来,把钱都给我了,说是给我的养老金,由我自己支配。我一辈子在垄沟里找豆包,从没见过这么多钱,这真是天上掉下来一个大馅饼啊。我舍了三百元,师父就给了我两万多元啊。太谢谢师父了!

今天是三月十七日,我得法刚好一年。下午,我送完孙子上学,正好碰上大姐,告诉她我家近几天发生的事,我们都非常高兴。我一定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