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孙佳宇的修炼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一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二月喜得大法,走入修炼的。在师尊的慈悲看护和同修的帮助下,我和老伴同修走过了二十四年的岁月。我的家人得益于大法的恩泽,都非常敬重大法和支持我与老伴修炼。今天,我就把自己和外孙佳宇的故事写出来。

二零零三年,我女儿怀孕,六个月后,女儿身体开始发高烧,温度达三十九至四十度。我们将她送往市妇幼保健医院诊治,输液观察,但两天后,体温仍然居高不下。医生也感到束手无策,只好叫我们转院。

我们又将女儿转入市中医院输液退烧,输了一天液,才降低了一度。一停输液,体温又上升至四十度。医生无奈的说:“那只有物理退烧,只顾大人,顾不了胎儿。”我说:“大小人都要(救)。”医生说:“你要想留下小孩,母子只有一起死。”我心里想,不是你们说了算 ,是我师父说了算!我们的家人都有师父在管,我没有为此动心。

第三天,女儿通过医检,查出肾上有问题,医生立即对症下药,才退烧了。烧退下了,医生把量胎动的仪器推在女儿病床边,打开仪器,在女儿肚子上检测,可指针一动也不动,象没通电似的。当时医生根据临床经验猜测说:“胎儿可能死了。你们做好准备,过两天,就做人工引产。”我说:还有别的办法吗?医生说:“你不放心,推到二楼去,照个彩超嘛!”

我不放心,将女儿送去做了彩超。结果表明,胎心、胎动都有,说明胎儿还活着。医生诙谐的说:“他妈妈退烧了,他在肚里休息。预产后,但我们不能保证婴孩是否健全,也许是残疾人。”我立即回答:听天由命!心想都有师父管着呢。

女儿听了,心里不太稳,说:“妈,我还是不要这孩子,把他引掉。”我坚定的说:“他在你肚子里活着,你能把他杀死,你能狠下这个心吗?”她说:“是残疾人怎么办?我是不会带养的。”(女婿不表态)这时亲家母也说:是残疾人我们两边老人都要受累了。我自信的对亲家母说,不会的,绝对不是残疾儿。

出院后,邻居、亲戚、朋友,都对这个小生命不抱乐观态度,但是我心里明白,一点也没牵动我的心,我相信师父会给女儿一个好的安排。

农历六月初五,女儿顺利生下个六斤重、健康正常的男孩,漂亮可爱,大家都感到无比高兴!取名叫佳宇。

孩子生下来,就是我带,我就经常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读法给他听。外孙子很乖巧,从不耽误我学法、炼功和做事,好像知道我做的是好事。

佳宇九个月走路、一岁就能说话,两岁能打双盘,每天晚上还催我学法,他听的很认真。四岁时,还能帮我做些简单的事,我做资料,叫他站在机器边,教他拿个图出来,放成十字形,他照做,从不错。

佳宇也很尊敬、相信师父,不管买了什么水果,首先就拿上楼给师父供上。他在河边和不安全的地带玩,我怕他有危险,就叫他过来,他却说:有师父保护!

他还说:吃饭不吃干净,师父不喜欢我。我有时考他,你说什么是法?他就回答真善忍是法!有一次,他看到有个老年同修发正念倒掌、弯腰,他就像个小大人似的,对他说:爷爷,你象这样发正念,师父不喜欢你。

只要他一出门,就主动给人讲真相。有次上公厕,他跟我一起進了女厕。我忙对他说:你是男生,快出去。他很听话,出去后,就去给收费的老人讲,爷爷你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灾难来了可以保命。那个大爷满口答应,还乐呵呵的夸他:“好!你好乖哟!”

我和老伴流离失所不久,他爸就把他带到重庆去了,那时他才五岁(他父母离异了)。两年后,我又和佳宇见面了。我问他,你还记的起法吗?他说:真善忍扎到我心头,永远不会忘记。我听了顿时眼泪就出来了。

我接着问:你后妈妈对你好吗?只听他很懂事的说:奶奶,你不要问这个,你多给我讲点修炼的事。我听了真不好意思,这孩子的悟性真好。

从二零一一年以后,每次寒、暑假,佳宇都在我们这里度过,我觉的机会难得,更不能耽误了他的修炼。我们就带着佳宇一起学法、炼功、做事。小外孙子对自己的要求很严,小小年纪就不怕吃苦。开始炼静功,双盘一个小时,腿痛的哭,都不拿下来,他还稚声稚气的说:消业不拿下来……

佳宇也难,他爸那一家人都不知道他在我们这修炼大法。他今年十九岁了,已经长成了一个高大帅气的小伙子,到重庆读书去了。他已成为一名青年大法弟子了。有师父管他,保护他!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