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旬老人:再婚家庭和睦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十一日】我今年九十三岁,一九九六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修炼前几十年,夫妻之间为了经济问题矛盾激烈。修炼法轮大法后,我懂得了按真、善、忍标准修炼自己,提高心性,要忍耐,要舍。在师父的慈悲关怀下,经过二十六年的修炼,这个家成了幸福和睦的家,展现了大法的美好。

一、枪毙了一个旧我

上个世纪末,小儿子大学毕业后,在市区工作,没地方居住。我们就把郊区的房子卖掉,在市区买了房子。老伴坚持房产证上只能写小儿子一个人的名字。当时我有点想法,同修知道后说:这样处理好。我想是师父在借同修的口点化我要舍,要放弃,要舍尽人间的一切,去掉利益之心。

师父说:“可是修炼就是为了提高,你已经能舍此执著了,那么为什么不把怕执著本身也舍掉呢?舍它个无漏其不是更高的舍吗?”[1]

是呀,我怕小辈无良心,将来我无处居住,这个执著心也得去掉,我听师父的。就这样,我失去了房产。二零零零年底,我们从郊区迁移到市区居住。

在我四十五岁那年,前妻突然去世,留下了三个未成年的孩子,经济极其困难。后来,我又结婚重组了家庭,生下了这个小儿子。夫妻间在经济上矛盾长期尖锐,合不到一起,各管各的。前妻生的孩子大了之后,后老伴不允许他们同我往来。所以搬家后,我没告诉孩子市区居住处的地址及电话,孩子们至今没来过。

就是这样,老伴常常怀疑打進来的电话是我的孩子或是我的妹妹(同修),经常追问我。有一次,老伴怀疑女儿打电话给我,连问都不问,拿起电话骂了几句,就挂了。我一再解释,她就是不相信,骂个不停,挥舞着双手,把我从厨房逼到卧室,叫我走,说这里不是你的家。

那天晚上,我流泪了,我后悔不该失去房产。可是这个念头一出,我马上意识到不对:我修炼为什么?为了钱财吗?为了儿女情吗?为了得到照顾吗?不是啊!我要求自己符合真、善、忍的标准,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思想归正了,向内找自己的原因,找出了一大堆问题:家长式的作风、大男子主义、主观性强;对钱看的太重等等,这些都得去掉。思想在法上了,心平静了,老伴气也消了。

之后的一天晚上,我半夜突然嗅到很浓烈的焦糊味,十分的腥臭。我起身查找煤气、电器,未发现问题;打开窗户,也没异常情况,就继续睡觉。然后,做了一个梦:有一群人在议论今天枪毙的人的名单,其中有我,他们很蔑视我。这时脑子里打進一句话:枪毙了一个旧我。醒后我悟到,因为我符合了法,提高了,死了一个不符合法的旧我。这是师父在鼓励我。

我几乎天天都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有一次出去讲的比较顺,三退效果好,回来兴奋的跟老伴讲,今天碰到了许多人,都很热情,就是擦肩而过,来不及讲话的,我也把善良留给了大家。老伴一听就说:“你善良吗?你对我善良吗?你对我好吗?造反派(文革时,我曾是造反派)没出息!”又把我赶到卧室,一直到晚上气也没消。晚上卷起被子,睡到另一个房间去了,一直到现在。

本来感情已很淡薄,于是发正念时,我就加了一念,彻底去除色欲之心。没到半年,突然之间,知道师父把色欲这个物质给拿掉了,在拿下去的当时,全身心的细胞欢腾起来,那种愉快、兴奋、轻松的奇异感觉无法表达,几分钟后才消失。从此以后,色欲感觉很弱,甚至没有了,这是意外的收获。谢谢师父!

二、师父鼓励我不断精進,继续修好忍

老伴为什么不允许我同前妻生的孩子往来呢?她是怕孩子来分财产。不往来,说明他们没关心过、没尽孝道,再加上房产证是小儿子的,就没理由分财产了。所以,她特别忌讳我与孩子往来。

二零一八年初,老伴发现家里多订了一份“报刊文摘”,马上怀疑是大儿媳帮我订的。我说大儿媳没订过,老伴就是不信,长期吵闹。我准备到邮局去查个水落石出,还没出门,听到一个男声说“别查了”,我就没去。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我在自己的房间里学法,老伴冲了進来,把橱柜里我的衣服、相册、相片,几十年保存的喜欢的物品,还有现钞、笔匣、书籍等,狠命的向我的头上砸,弄的满床满地都是,我的头起了肿块,脸上也被擦出红印,我慢慢的清理打扫,这场冲突就这样过去了。

直到二零一八年底,她单位打电话,让她订二零一九年报刊订阅清单时,她才想起来二零一八年的那份“报刊文摘”是她到单位开会时,她自己亲自订的。

我重视按修炼人的标准实修,每次矛盾过后,都能感觉到自己有所提高。

三、再放利益 随师父走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身体老化的情况老伴有所察觉,她怕别的孩子会来争家产,要我尽快处理好家产。

二零二一年一月十六日,从早上到晚上,她粘着我,不肯离开。我说是不是要我写个条子给你作为凭证?她马上高兴了,逼我写遗书。

大法弟子不能写遗书,但我可以变通的写个纸条呀。我写:这里的房子是小儿子的,房产证是小儿子的,和其他人没有关系。我们是住在小儿子的家里,生活上都是他关心的。同时我写:我是修炼人,我今后会很久很久时间居住在这里,直到我修炼圆满,我听师父的,随师父走。

第二天一早,我把写好的东西交给了老伴,她很高兴。双休日,小儿子来家时也看了,然后他们把纸条与房产证夹在一起,矛盾就这样解决了。老伴甚至表示,以后大儿媳可以来,她自己避开。

二零二二年一月三十一日是大年夜,家家户户都在准备年夜饭,我们则要等到年初三才过年,小儿子一家那天才来。这天,我出门采购年初三的食材,一大早出去排了三个长队,买到了所需的东西,同时我又买了一斤包好的饺子。我很缓慢,很艰难的回到家,一看已经十一点多了,过了平时的吃饭时间,饭菜也凉了。

老伴指责我,我解释说,今天是大年夜,家里只剩半碗山药芋艿、一些咸鱼,这饺子比较好吃,我们当年夜饭吃。她才平静下来。大年夜做梦与同事在一起,同事在整理很多的资料,然后高兴的交给我说:可以把它写成小说。

我悟到师父慈悲的点化我,可以把家庭生活中的修炼情况,写成交流文章,这是我写出这篇体会文章的动因。

四、我与老伴的三世因缘

我从小就认为自己命苦,一直祈求神灵保佑。得大法以后,懂得了因缘关系,懂得了人活着就是业力轮报的法理,随着学法的深入、层次的提高,渐渐的知道了自己生生世世的一些情况,确信自己这次修炼大法是历史上早就安排好的,修炼中发生的一切魔难、矛盾都是让我修炼的,让我修去一切人心与执著的。

我明白了,我们夫妻矛盾是自己造成的;也明白了,这一波一波的激烈冲突是师父利用来让我修炼过关的。

我和老伴生生世世的因缘关系,我慢慢的知道了一些:上一世,我修炼的时候,有一次下山遇到了一个弱智状态的女子,真的好象没发生什么,也没做什么,但按佛教讲,我犯戒了,不能修了。我立即转生投胎到一户贫穷的农民家里,出生非常瘦小,一身的病,父母认为这个孩子是养不活的,月子里把我抱到庙里,过房给菩萨,请菩萨保佑。从此每月的初一、十五,母亲提着香篮,抱着我到庙里烧香拜佛。长到少年时,我当菩萨的卫士,乡里开庙会,我总是走在前面挥棒开路,直到一九四九年,邪共把庙砸了,不能烧香了。

这一世再婚的老伴,就是前世碰到的那个弱智状态的女子。我与老伴的因缘还不止这些。在上一世的前世,我也是修炼人,在垃圾堆边发现了一个奄奄一息的女婴,我把她送到“育婴堂”,那个弱智状态的女子就是那个女婴转生的。我与老伴是有因缘关系的。我想的更多的是:老伴就是来帮助我修炼的,而且一定要帮我修炼成功,只有在激烈的矛盾中,才能敲醒迷在常人中的我。

我明白了,几十年的夫妻矛盾是生生世世安排的,就是要我不失去千万年等待的机缘。我要修炼,一定要精進,跟师父走到底。

我虽然说了一些老伴不好的话。其实她在我修炼大法上,从来没有阻止过,早已做了“三退”。从邪恶迫害大法开始,我被国安非法关押了十二天;单位开了三次批斗大会,历时两个半月。最早时,警察天天半夜上门骚扰;搬到市区后,讲真相被人举报,“610”人员、警察、居委长期骚扰,影响我的家庭生活。老伴精神压力可想而知,跟着担惊受怕。她经常叮嘱我小心一点,早点回来。她支持我修炼就是好,就足矣了。

她帮助我修炼,使我淡化了夫妻、儿女情,思想得到升华,层次得到提高,是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一举四得的好事,我真得好好的谢谢她。我真的不能怪老伴,反过来应该谢谢老伴。与老伴相处过程中,使我逐渐淡薄、慢慢去除了对儿女情的执著。我的几个孩子都得法修炼十多年了,都是由师父在管,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经过师父慈悲的教化,在矛盾与冲突中修炼过来,现在的夫妻关系已经平和了,达到了正常状态。双方不躲避、不冷落了,她还主动的帮我洗衣服,她单位发的食品券,叫我一个人去享用,主动的问暖问寒。而我呢,本来对常人中的琐事不感兴趣,不议论,不讲情话,没有昵语,不唠家常。基本是目不对视,手不相挽,祥和平静。老伴也是八十岁的人了,衰老疾病难免,我会给她买些对她健康有利的食品,劝她保重身体。通过修炼大法,我们确实成了一对和睦的老夫妻了。

万分感谢师父的谆谆教诲、慈悲救度!

层次有限,欢迎批评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无漏〉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