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师父真好

更新: 2022年05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十三日】一九九八年元旦这天,我第一次捧起了宝书《转法轮》,内心一下子平静祥和了许多,看着看着突然感觉到这可不是一般的书,赶快坐端正了看吧。丈夫回来了对我说了什么我也没听进去,他吃饭,看电视直到关灯睡觉我似乎都不在其中。灯关了,宝书的页面发出柔和的淡淡黄光,字和标点符号都那么的清晰,我端坐在床边聚精会神的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大亮了,真的是忘了饿,忘了渴,忘了困,忘了所有人间的苦辣酸甜!喜怒哀乐!一气看完《转法轮》!我把宝书紧紧的抱在胸前,在房间里来回的走着,泪如雨下!喃喃的叫着自己的名字说:“你可有救了!师父的根都扎在宇宙上!告诉我遇事向内找,这回谁也动不了我了!”

书是母亲给我请的,我手捧《转法轮》连蹦带跳的跑到母亲家,那时候母亲家是学法小组,几位大姨正在炼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我也跟着炼了完整的一套,一位姨说:“第一次抱轮就抱下来了,根基好,你修炼法轮功吧!”我坚定的说:“修!一修到底!”好象表达的还不够劲,又加了一句:“刀摁脖子上都修!”在后来修炼的路上旧势力真的不止一次利用没修去的人心执着,把刀摁在了我的脖子上,没有师父的保护,别说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自己不知死了几次了!

学会五套功法后,我把母亲为我请的另外几本师父的讲法捧回家,心想一天一宿没睡觉,先睡一会再起来看书。倒在床上似睡非睡的时候,床边来了一位高大魁梧的人看着我说:“弥勒伸腰”[1]!是师父的声音!师父要我炼功,我马上把两手举过头顶做“弥勒伸腰”的动作,手打在床头上,我一下睁开眼睛,就看见师父伸过手把我两侧腋下的肿块一揪一揪,感觉肉被扭扯着有点疼,又一挥手我感到小腹有东西在转动!哎呀!师父给我下法轮了!我坐了起来,同时看到自己的大脑里出现了一个像过去寺庙里那样的圆轮迅速的飞入很遥远很遥远空旷的空间去了(当时不明白怎么回事),然后师父(法身)隐去了。

我感到从没有过的轻松喜悦,师父把我身体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了,师父把我推过去了,我现在在很高层次上炼功了!我内心的感恩之情无以言表,发自心底的对师父说:弟子一定听您的话,跟您走,一定要修炼到功成圆满回报师父救度大恩。

在常人中修炼大事小事都面对如何选择的问题,记得第一次去离家较近的炼功点炼功,早晨天不亮起床一开房门楼道里黑黑的,风刮的不知什么东西噼里啪啦的乱响,一股寒气扑面袭来,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退回家里!不想去了,还是白天到母亲家炼吧,又一想,不行,白天根本没时间去母亲家。这早晨炼功得参加啊!我是一个胆子比较大的人,今天怎么怕起楼道黑了哪?怕冷吗?怕阴森森?我要去炼功还怕这点吗?打开房门从三楼冲到了楼下,好像好多面孔在注视我,有支持的,有阻挠的,我都不在意就听我师父的话炼功去。一出楼口外面路灯亮堂堂的,哪有什么风啊!辅导员看我是新来的,热情的打招呼,帮助纠正炼功动作,心里暖暖的。渐渐我入静了,意境中自己慢慢的越长越大,看到下边有一个象黄豆粒大的彩球,随着自己的变大变大彩球越来越小,小到看不见了,有个意念打入:那是地球。啊,真奇妙!

学法炼功后我发生了大的变化,身体各种疾病好了,有的是明明白白瞬间师父给拿掉的,有的是不知不觉中没了。争强好胜、虚荣自私、体弱多病的我在师父的佛恩浩荡沐浴中,心胸开阔了,容量变的越来越大,随心性的提高身体健康了,情绪平和了,做起工作更得心应手,搞技术设计智慧源源不断。

没修炼前心里对婆婆的想法是,我多挣钱可以给你,养活你,可不能让你到我身边亲自照顾你。修炼了回归五千年传统文明,把婆婆接在身边,孝敬尤佳,婆婆总是笑眯眯的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次丈夫的哥哥需要点钱,丈夫和我商量,我一口答应把靠工资储存的那点存款取出来借他哥哥,丈夫非要我说个数,我听了比较受用,他多听我的!于是高兴的说了个整数,丈夫取款回来沉着脸说了好些对我不满意的话,告诉我钱都拿出来了,都给他哥。说不就多了个小零头,我这个气啊!不在钱多少,丈夫这么处事我接受不了!气就上来了,刚要发作!“真、善、忍”三个字从远处飘到眼前,那个忍字突然变大,透明的!一下子想起来师父和大法,自觉羞愧难当,有什么了不起的,还要不平衡发脾气?忘了我是师父的弟子,丈夫听自己的就高兴?这是什么心?不要它!到此火马上就消了,再看丈夫他这么做还挺幽默。

看似家庭矛盾小事处理的好,实质是修炼的人有师父看管,师父提醒遇到矛盾向内找,在法理上心性提高了,师父帮我把那个不平衡暴躁的物质拿掉了,我这边的人才变得平和幽默了!修炼中任何大小事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那时单位很不景气,生产合同越来越少,一次河北一家单位要上一条生产线,全国各地生产厂家一下去了七家竞争,我也代表单位去了。我是第一次去这家私人公司,看着各地的销售人员你来他往的忙着和老板谈,我想我是师父的弟子,做事就得为别人着想,这家要上生产线,就应该看看他们的厂房,了解他们场地,水,电,原材料等情况,以便为他们提出最适合他们的技术参数,即使合同不与我单位签,作为大法修炼人也应该把好的建议留给他们。

经同意我走进了他们的高温车间,七月初河北的天气较热,加上设备生产需要一百五、六十度的工作温度,热的我好像要窒息了似的,走出车间我的衣服让汗水湿透了,他们老板把我请到办公室,我把了解到的情况和他们要上的生产线结合起来,提出了比较切合实际的合理化建议。他对我刮目相看,他说来的人只想把合同抢到手,只有你为我们着想,吃了那么多苦,他考虑与我签合同。接着我帮助他们重新调整了设计技术参数,双方同时按成本各自报价,再谈最后的价格。

在审阅他们的成本价时我发现一笔把铸铁按铸钢价格错报了,结果高出两万多元。我如实与他们核对把他们增高的价格减了下来,他们非常感动,说我们是诚信度最高的单位,看到我的言行,合同和我签放心,并且给我的价格还偏高,老板还开玩笑说:高价给我单位合同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我在写合同时,老板的儿子用绳系上两万元,提着两万元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说是给我个人的回扣,我想我的利益心一定非常重,要不然人家怎么这样羞辱我呢?我可是修法轮大法的!我这样一想,他马上变口说是奖励我个人的等等。是回扣还是奖励我个人都不能要。我推开他的手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我个人不要这钱,我是代表我们单位来与你们合作,真要奖励我,就把这两万写在合同总价里吧!你说我真诚,善良,为你们着想要感谢我,我们大家就一起感谢我师父吧,是我师父教我这么做的!”一位年长的老人,坐在旁边说:“你们还没听到吗?人家是有师父管的。”小老板自问自答:“你师父是谁?法轮功,李洪志,教育出你这样的好弟子,佩服!佩服!”我笑着说:“喊我师父大名要尊称老师,大师或师父。”他急忙说:“对!对!那是啊!这两万写合同里吧。”

后来那个地区的同行业的合同大部分都找我签,他们认同的是:那个炼法轮功的人,讲真善忍,让人放心!就这样即使市场萧条我们单位的生产合同几乎没断。我被非法劳教三年期间他们还在找我,从教养院出来马上有用户打电话请我到他们那边去,说大批合同等着我呢!有的干脆说:“别理他们(邪党),给你造成的损失和不公帮你补回来。”

我不认识的一位女士,她的弟弟是当地公安系统领导,对迫害大法弟子很为难,她自己也有钱有势,对邪党的行为就是不明白,她以市场考察调研为由来到东北找我了解法轮功,她说:“我听说过你的为人和技术水平,你说的我相信,在你这儿谈论法轮功这事安全!”明白真相后她真是又惊又喜的回去了,她告诉我说一定告诉弟弟,千万不能参与迫害法轮功。

无论什么人来我公司,购买设备的,推销产品的,我都一视同仁热情接待,讲述大法美好,生命得救的真相。一位南方来的小伙子满脸是汗却打着冷颤告诉我,他太震惊了!脖子后在冒凉气。听完我的话,他自己好像换个人似的!有的接赠给的护身符时,起身先洗洗手毕恭毕敬的双手接过。这是众生在师父的安排下,以这种形式明白真相,危难之时会得到“大法”的保护啊。

回顾二十多年的修炼历程,有艰辛、有苦难、有收获、有荣耀,一路磕磕绊绊,是师父一路保护,使我在魔难中理性升华,坚定、平稳的走到了今天。深刻的体悟到师父的慈悲伟大,我好幸福,有师父真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