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叫怕心挡住回家的路

更新: 2022年05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十四日】我是在一九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炼的,磕磕绊绊的走到今天,也二十多年了。先后经历了两次被非法关押,每次两年,但使终没能动摇了我坚修大法、跟随师父回家的愿望和决心。

一、剜心透骨去怕心

在二零一九年,有一次讲真相发资料中,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使我与另一同修被绑架。一年半后,我回家。虽然立即投入到了集体学法中,但怕心非常重,如影随形。过去是面对面的讲真相救人,可这次就不敢讲了,总感觉张不开嘴,也不会讲了。其实是怕心在作怪,即使发真相资料,也得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生怕被人认出来,光帽子就准备了好几顶。每天都是提心吊胆的带着怕心做事。

一次,看到明慧网登的一篇文章,明真相的警察保护大法弟子免受迫害。于是,我就萌发了给我的办案人寄真相信的想法,让他明真相,不再参与迫害,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当时的心态很纯净,完全是为他着想。当天学完法,就把真相信寄走了。寄完信后,马上怕心就返出来了,负面思维也上来了,浮想联篇:这个办案人肯定会想到是我寄的信,他还知道我家;监控跟踪我怎么办?我每天都是固定时间去小组学法,这不是给大家带来不安全因素了吗?越想越后怕,好象感到危险很快就会来临。我把家的东西都清理了,大法书也藏起来了,晚上也睡不着觉了,干脆起来发正念吧。

这才想起正念来,解体这个怕心,它不是我,我不承认它,解体它。我给警察寄真相信是为了救他,所以,我与他的关系是救度与被救度的关系,不是迫害与被迫害的关系。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徒,我只归师父管,只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旧势力不配以任何借口干扰和考验我,它根本够不着我。除了四个整点发正念之外,又增加了两次发正念时间。随着不断的发正念,空间场干净多了。

还有一次在医院里讲真相,给自称是母女俩的人讲。快到中午时间了,母亲躺在女儿腿上看手机,我坐在她女儿身边讲。我看女儿听的很认真,就多讲点儿,讲“天安门自焚”伪案,讲中共历次运动都是迫害好人,讲迫害法轮功。最后,我给她退出了团队组织。

这时,我看到她母亲手机里出现我的画面。因为当时比较专注在讲真相,也没太在意,回家才想起来,好象被拍照了。怕心又起来了,马上到师父法像前,求师父帮助化解魔难,同时又想到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赐予的神通,发正念,用搬运功把拍的照也好、录的像也好全部清除掉。

当时还觉的正念挺足,现在回想起来,也是变相承认了迫害后再反迫害。如果站在法上看问题,根本就不承认,她动不了我,也不配以任何方式干扰我救人,也不允许众生对大法犯罪。我是把旧势力摆高了,把自己摆低了,我是大法弟子,她怎么能干扰得了我呢?

向内找,还是自己空间场不干净,一直存在着怕的因素、怕的物质。这是旧势力阻碍我救人,不承认它,把怕的根子拔掉,彻底消灭它。就把它当作是自己提高的一个台阶吧,向正面走、正面认识,同时求得神的帮助,或者是心里坚定自己的正信,那就是修炼。

随着不断的学法、发正念、去怕心,正念越来越强了。现在,又开始能面对面的讲真相了,发真相资料也不那么害怕了。除了自己做资料发之外,还供给其他同修资料,共同走在神的路上,做好三件事。

二、正念的威力

有一天,突然我的大牙疼起来,开始没太注意,后来连着半个脑袋、耳朵都疼。不能吃饭,也不能睡觉。我得解体它、不能让它干扰我。

我开始不停的发正念,一会儿用发正念口诀,一会儿用师父讲的善解的法。发了几次正念,牙就不疼了。

我炼功用的小播放器,有两个键不好使了,我就用正念与它们沟通:你是为法来的生命,每天陪伴我炼功,非常辛苦,也是你的幸运,希望你一直跟随我走到圆满,回到天国世界。现在你的身体出现不正常状态,快用大法来归正吧。我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我们一起用大法来归正。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二天,小播放器就恢复正常状态了。

还有每天提醒发正念和炼功用的小手机,掉在地上,摔的不响了,只能使用振动。有时半夜听不到,影响发正念,很不方便。我和它沟通了几次:都是我不好,不小心摔坏你了,向你道歉。希望你尽快恢复起来,我舍不得放弃你,快用大法归正吧。现在,小手机又能正常使用了。家里的智能电饭锅的几个按键也不好使了,家人说,你不是能和它沟通吗?于是我又同它沟通好了,现在一直在用。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