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门口被拒收

更新: 2022年05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十五日】我今年七十多岁了,我是一九九六年十月开始修炼大法的。之前我得了忧郁症,浑身无力,不敢见人,总觉得别人在说我,因此我整天呆在家里,自我封闭,一会儿笑,一会儿哭。家人拿我没办法。

我的邻居,曾经有很多病,我们俩都去练过其它流行的气功,可是没有什么效果。她炼法轮功后,身体很快就康复了。她来找我说:“不管你有无精神,到我家听了师父讲法再说。”

我到她家,听了四天,把法轮功师父的九讲讲法听完。开始我坐不起来,我眼睛闭着,像睡着了,可是我的耳朵听得清清楚楚的。

听完一遍师父讲法后,我感到自己的身体一下子就好了,一身轻松。我回去对老伴说:“我从今天起,什么都不做,看完这本《转法轮》后,再做。”老伴说:“可以。”我说:“你看我以前什么样,现在什么样,一下子就有了精神了,这个不是气功,师父是最大最大的佛,把我的病一下就拿掉了。”就这样,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邪恶疯狂的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开始几年,我和同修都很精進,我们到处发真相救人,我们几个老太太常常结伴到乡下去发传单资料,一个乡、一个村的去发。发完一遍,有新的资料来了,又发第二遍。一次,我突然出现高血压的症状,脸色潮红,头昏,不能走路,儿女不放心,非要我去医院测血压。一个主任医生给我测血压,吓了一跳,说:“血压230,要是我,血管早爆了。”我说没有事,我坚决不吃药,另外两个同修扶着我下乡去,坚持发资料。当天下午回来,我就没有事了。

后来女儿在北京生小孩,我和老伴去了北京帮着带孩子,一去就是两年。可是我离开修炼环境后,在北京不敢讲真相,只能悄悄的学法、炼功,发正念。很多时间都陷在家务中,慢慢的,我的身体开始不舒服,越来越不好,最后我连走路都不行了,帮不了女儿,自己的生活都不能自理了,我坚决回到家乡。我对师父说,我要好好修炼,我要好好救人。

可是,我还是恢复不到原来的状态了。三年前,我得了脑梗和脑萎缩,脚不听使唤,不能正常走路,出不了门,说话也说不清了,右手没有劲,筷子也拿不起来,整天头昏沉沉的,看着同修出门讲真相,我心里急呀,可是对自己的身体又无能为力。我经常求师父帮帮我,对自己也很灰心。可是,二零二零年发生的一件神奇的事,让我从新有了信心。

二零二零年六月,我在凉山州一医院住院,在重症监护室里,睡着睡着,突然腰痛,把我痛醒了。我开始抽风,嘴也歪了,口吐白沫,只有出气,没有進气,人昏迷过去。

保姆看见后,吓坏了,又赶快叫医生过来,医生CT检查后,说我脑出血,可能不行了,叫赶快通知家属。我儿子来了,医生说,我这种情况,就是抢救过来,也是一个植物人了。儿子说,我妈一辈子吃了很多苦,是个善良人,不管怎样,应该尽力抢救。医生开始对我急救。

我这边,人看起来处于昏迷状态。这时,我突然觉得自己象做梦一样,是很清醒的,我感到自己就像一个五、六岁的小孩,一蹦一跳的,很轻快的沿着一条又宽又长的大道走。看见前面一个人在道口坐着,前面的路是黑黑的,看不清。这人披着一件察尔瓦(彝族的披风),是黑色的。这人对我说:“这里不收你。”我说:“你不收我,我还不想来呢。”说着,我就蹦蹦跳跳的沿着这条大道往回走了。这时,我听见医生说:“她醒了。”我被抢救过来了。

我这一回来,人不但没有变成植物人,还变得精神抖擞,身体也轻松了不少,嘴也不歪了。我很激动,我明白,我先前不是做梦,是自己的元神到了地狱门口走了一趟,地狱不收我,因为师父说过:“从你自己发心要修炼的那一天起,你就在地狱中除名了。”[1]也就是地狱不会收我。师父讲的真是千真万确呀!我和我的保姆、家人亲自看见我的变化,听我讲到地狱门口的事,感叹真是神奇!

我老伴是一九九九年之前看到我的变化后开始修炼的,可是一九九九年开始迫害大法后,老伴承受不了压力,放弃了修炼。但是他一直坚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还帮我做好事。师父一直在保护着他。

在北京的一天早上,老伴送外孙女去幼儿园后,回到家里,刚吃了两口馒头,左边脑袋突然阵痛,右边身体顿时失去知觉,心中想到念九字真言,刚念出“法轮”两个字,就昏厥了。下意识中,他像站着,看见地上趟着一个“他”在吐、在拉、在排。好像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医院,医生检查说脑干出血,只差0.3毫升就压在生命中枢上,救不了了。到第三军医院住院,病房里连他三个重病人,另外两个先后去世,他幸运的活下来,其实是师父救了他。医生说是奇迹。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