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近的一次过关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修炼的大法弟子,今年四十多岁。二零二一年腊月初三左右,我被旧势力严重的干扰,我把它写出来,希望同修引以为戒。

腊月初三左右,我感觉全身骨头疼,我没有当回事。我是负责做几个村的真相资料的,我就该干什么干什么。过了一天,我开始发烧,烧的很厉害。头两天炼功,我抱轮一个小时也不感觉累,心里依然想:“小干扰,难不倒我。”

连续三、四天后,我感觉体力不支,全身一点儿力气也没有,炼功、发正念手都发抖,全身出虚汗,头发全浸湿了,我赶紧起来发正念,解体旧势力的一切干扰。

这时,A同修到我家来(每天晚上八点,我们到我母亲家里去学法),看我的样子很难受,也帮我发正念。我们大约发了半个小时正念,我感觉好了很多,我说:“没事了,咱们去学法吧。”

学法回来后,大约晚上十点半左右,我又感觉全身开始发烧,我就坐下发正念,清除那个让我难受的坏东西。直到发完十二点正念,我睡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睡梦中,我清楚的感觉到有好多邪恶的生命迫害我的身体。其中一个气急败坏的大声嘶吼:“别让她好受了!”这个邪恶生命指使其它邪恶迫害我身体的每个重要部位,我从来没有如此难受过。

早晨,我起来就去做资料了,因为今天是同修拿资料的日子。我从上午一直忙到下午两点,把资料都分下去了。回家后,我靠在沙发上想歇一会儿,就觉的邪恶在我的大脑里塞满了不好的东西。我马上睁开眼睛,意识到邪恶想干扰我的大脑,我马上坐起来发正念。一立掌,这些塞進我脑袋里的不好东西都跑了。

我知道,是师父救了我的命。昨天晚上邪恶就想取走我的命,是师父救了我,我才躲过这一劫。我心里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激。

师父说:“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1]。

我想,为什么旧势力能干扰到我,是我修炼有漏,我深挖自己的人心。这些年来,我的色欲心一直不去,虽然表面没有不好的行为,但思想中色欲的念头很多。我学师父的讲法,也知道这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可就是一直不改,导致最后旧势力迫害我。我对师父说:“师父,弟子真的知错了。”

还有,一年多来我时不时的看几眼手机,看一些明星的八卦新闻,听几首歌曲。渐渐的,看的时间越来越长,有时候不知不觉的一个小时过去了。这些不好的东西装進了我的大脑,干扰我学法不能入心,发正念不能入静。自己还有强烈的怨恨心、懒惰、不注意修口等等。

我对旧势力说:“你们迫害大法弟子,就是干扰救度众生。我修的再不好,我会从法中归正,你旧势力不配考验我。”

晚上我去我母亲那学法,回到家后,我开始感觉我的心跳不正常。我知道旧势力想干坏事,我马上发正念清除它,在心里坚定一念:你旧势力说了不算。

接下来的两天,旧势力制造的假相不断加重。我放下一切事情,每天专心学法,发正念,炼功。女儿从卧室出来走向厨房,我望了一眼女儿的背影,旧势力就往我的大脑反应:“你看你女儿才十四岁,这么小;儿子才二十岁,也没有成家立业。他们已经没有了父亲(我丈夫在二零一九年去世),再没有了母亲,他们将成为孤儿,以后谁来照顾他们呀?你现在这个样子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我马上警觉起来,告诉自己:“不要顺着旧势力的思维想,旧势力想利用亲情干扰我。”我对旧势力说:“你休想用亲情动我的心。”

晚上我们照常学法。大约晚上十一点我回到家,感觉很困,想靠在被子上睡一会儿,然后发十二点正念。可我再睁开眼睛,已经快一点了,错过了发十二点正念。而且我感觉呼吸更困难了,不行,我不能再睡了。

我来到客厅,打开师父的讲法录音,我认真听师父的每一句讲法。我要时刻保持正念,旧势力才没有可乘之机。

第二天下午,A同修和B同修来找我学法。临走时,B同修说昨天下午和另一个同修出去讲真相,劝退了十二人。我告诉两位同修,你们不用陪我学法了,我自己学法,发正念,炼功都没问题。现在快到新年了,疫情也严重了,你们赶快出去多救人。

同修看我的样子有些担心,我告诉她们:“你们别担心,现在什么也别问,给我发正念就行了。”A同修也告诉我,同修们都在帮我发正念。我点点头,我心里告诉自己:“我有师父看护着,我什么都不怕。”

B同修问我,这期的真相资料能出来吗?再过一天,后天又到同修拿资料的日子了。我摇摇头说:“我现在做不了,啥时候行,我也不知道。”

下午六点我发完正念,回到卧室想休息一会儿,然后去学法。睡梦中,我化作三个小亮球,直线向上飞,飞的很高。停下来后,我又变回了自己。我边走边喊师父:“师父!师父!弟子现在是要放下自我吗?”我的意念知道师父说是。然后我看见师父示意我回去。

我瞬间醒了,我正好睡了一个小时。我坐起来,告诉自己:“放下自我。”我悟到,师父是告诉我旧势力不能把我如何,就怕我自己的心放不下,人为的抑制了自己,我现在要突破的是自己。

晚上学法回来后,我感觉旧势力迫害我更严重了,我的身体承受到了极限。但我的大脑非常清晰,我晚上依然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到了半夜,我太困了,靠在沙发上打了个盹儿,我看见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

不一会儿,我醒了,我警告自己不要迷糊,要时刻保持正念。这时我感觉到心脏部位有什么东西在转,飞快的旋转,我悟到是法轮在转。

我端坐在沙发上,继续听师父讲法。我清清楚楚的感受到师父在我的身后,一只手按住我的左肩,另一只手从后背伸進我的心脏部位,抓着我的心脏向左拧了半圈。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调整我的心脏,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我对师父说:“师父,是弟子不争气,让师父操劳了。弟子以后一定好好修。”

我知道,师父几次让我看到和感受到的一切,既是对我的慈悲点悟,也是对我的鼓励,是师父一步步带我走出了魔难。

我觉的自己的身体慢慢的好了起来。第二天早上,我刚热了碗粥,A同修来了,她说:“你吃完饭,咱们学法吧。”我“嗯”了一声。我边吃饭边想:“这不对呀,今天是同修拿资料的日子,我如果不做,这个星期就是空白,众生就看不到真相资料。再说,只在家不动弹,光学法,怎么能说否定旧势力。”

我对A同修说:“今天是同修拿资料的日子,我能做多少算多少。少出册子,多出《明慧周报》,不能让这一期是空白。”A同修也点头说:“对,那我先干别的事去。”

我求师父加持我,到下午两、三点钟,我如数做出真相资料。我找到B同修,让她把资料分下去了。

就这样没用几天,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的身体迅速恢复了正常。

我要赶快放下常人心,真心修炼,只要正法一天不结束,就还有机会做好。师父珍惜我们每一个生命,期盼着大法弟子都能做好。我要在这最后的关键时刻,赶快修好自己,救度众生,兑现誓约。

本人层次有限,请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