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事故烧伤眼睛 修大法双眼复明

更新: 2022年05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十七日】曾经的我是共产邪党教育出来的无神论者,不相信有神佛存在,不相信人死了还会重生(托生),死了就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人就是一生一世,那时相信的只是共产邪党。

一个偶然的事故,使我转变了观念,改变了一生。

那是一九九四年一月初,一天在单位工作,生产中出现事故。在处理事故的过程中,生产管道又一次爆裂,高温的烧碱液体瞬间喷射出来,喷到我的脸部、眼睛等处。当时感到满脸火烧火燎的,眼睛也看不见东西,也睁不开眼睛,马上被送到医院……

右眼睛烧的已经烂了个大洞,很吓人。经过了三个多月的治疗,要出院了,摘除眼罩检查时,右眼球上有一层厚厚的白膜,盖住眼睛,就像大夫、护士说的好比一个帘子挡住了眼睛,在一米内,看视力表,上方最大的字母看不到上下左右,只有光感,知道开灯关灯,几乎是盲人;左眼视力伤害也很大,看东西模糊,看不清字句。这时的我瞬间精神崩溃,要死要活的。

回家后,我自暴自弃,因生活不能自理,多次有轻生的念头。妻子也经常以泪洗面,这如何工作、生活呀,这简直就是天塌了一样,无法生存。妻子也不能上班了,请事假,回家照顾、护理我。

为了医治眼睛,又到了几所大医院检查、治疗。最后都是告知,如果想让眼睛复明,必须换眼角膜,否则治不好。一个普通家庭,哪有钱换角膜?还不知道哪年哪月能等到眼角膜。从此,我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到了绝望的地步,整天无所事事、昏昏沉沉。不能工作了,生活还不能自理,这如何是好啊。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一九九四年十月的一天,在家休病假。老父亲来看我,对我说:你在家休息,也没事干,就跟我学法轮功吧。法轮功有一本天书,治病有奇效。还说了很多很多。

当时我是似信非信、似懂非懂。碍于对老父亲的情感、面子,就答应父亲先看看书吧,但心里想应付应付再说吧,反正也不花钱。

当我开始看《法轮功》,看字是模模糊糊,这怎么看哪?又犹豫了,但还是想看看,书中到底写些什么?很吃力的一字一字的看。就这样,看着看着,书中的字一点一点变大,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楚。我感动的热泪盈眶,很想哭。相信师父就是大神,一定能把我的眼睛治好。

从此,我天天就愿看书学法,还跟老父亲学炼功。几天时间,眼睛开始清亮了,厚厚的一层眼白膜,开始单薄了,后来消失了。我没有吃药打针,更没有上医院,眼睛就彻底的好了,比以前看的更清楚了。真是太神奇了,太不可思议,用现代的科学是根本无法解释的。

我从相信无神到相信有神,内心的震撼无以言表,心里呐喊:师父太伟大了,法轮功太好了。叩拜师父、谢谢恩师、谢谢恩师,给了我一双明亮的眼睛。

一九九五年初,我请到了一本《转法轮》,我就象得了宝贝一样。从此,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开始正式每天学法、炼功。在炼功点上,学法、炼功、切磋。经常到社会上、公园、单位礼堂、会议室等集体学法、炼功、切磋交流、洪法。天天心情愉快、快快乐乐。我得法修炼的巨大变化,使得不少亲属、朋友开始得法修炼。

我的大男子主义、自我、自以为是的观念也改变了,妻子都说我是一个十八头牛都拉不回来的犟种。在家里,好发火、耍脾气、说一不二、懒惰。学法炼功后,这些也改变了,帮助妻子干家务活,对子女和蔼、和睦相处。在社会上助人为乐,处处事事按照法轮大法的法理办事。周围的邻居都夸我是个热心的好人。我的变化,也教育了妻子对法轮功的认知。她从开始反对,到支持,到最后,也走入修炼行列。我们共同精進修炼,走在救度世人的路上。

今庆幸我喜得大法,大法解开了我的所有不解之谜,改变了我几十年后天形成的观念。通过我的亲身神奇经历,证明了“三尺头上有神灵”,大法无所不能,无所不及,充分证实“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