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怕心 面对面讲真相

更新: 2022年05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七年走入大法修炼的,在磕磕绊绊中走过了二十多年,是师父的慈悲保护我走到今天。现在讲修炼中的一点点体会,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走入修炼

当初是同事介绍我认识大法的,她说大法太好了,叫我也炼,我说我了解一下吧,先看看书。

第二天她帮我请到了一本宝书《转法轮》,我用两天就看完了,觉的确实很好,书中都是教人如何做个好人、更好的人。从中我知道了人生病的根本原因,生命的真正意义,从没有哪一本书讲过这样深奥的做人的道理。我很幸运接触到大法,从此决心走入修炼。

修炼前,我是个多种疾病缠身的人,二十几年的头痛,还有胃溃疡、腰痛、胆囊炎、咽炎、痔疮,更严重是类风湿,心脏也不好,还有妇科病等等。这些症状,在我炼功不长时间后全部都消失了,我真正体会无病一身轻的美妙。感恩师父、感恩大法。

那时和同修一起集体炼功,集体学法,比学比修,每天都沐浴在师父的法光中无比幸福。可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我所在地区失去了集体炼功学法的环境,我基本处于独修状态。

二、遭邪恶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开足所有宣传机器,用最卑鄙的手段制造无数谎言,让师父和大法遭受不白之冤,让无数大法弟子遭受迫害,让无数家庭受谎言欺骗,致使很多学员失去修炼环境。当时我丈夫也叫我不要炼了,说政府都不许炼了,就别炼了。但是政府能说了算吗?大法好不好,只有修炼人才知道。谁也动摇不了我坚修大法的决心。丈夫见我如此坚定的信念,也就不再干涉了。

师父和大法受到如此不公的对待,大法弟子总要说句公道话呀。二零零零年下半年,第一次同修给我一份真相资料,我看后觉的太好了,就拿到印刷店去印刷,准备给有缘人看,让所有人知道迫害是错误的。正打印,恰巧有两个警察也到该店印刷材料,一看印刷的是真相资料,当时就把我带到派出所,随后就是抄家抢劫,把我所有的大法书和师父法像全部抄走。最后把我非法拘留了一个月。不但给我造成极大损失,也给家人身心受到很大的打击和伤害。这是我第一次遭受到的迫害。

回来后,随着不断学习师父的各地讲法、经文,知道了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大法弟子都是有使命的,是和师父签过约的,责任重大。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知道自己的责任,也想自己做资料,好让更多的人能够了解到真相。于是在同修帮助下,我家建立了一个资料点,供给周边几位同修发放。

二零零九年十月底一天晚上,我带上六、七十份真相册子到各个小区发放,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当时有三个警察抓住我的手抢我的包,包里还剩五份小册子。当晚他们把我抓到派出所,随后抄家,我所有的设备:电脑、打印机、U盘全部被抢走。这次我被非法判刑三年,期间还被解除了劳动合同、开除工职。这是我第二次遭受迫害。

这次被迫害,让我痛定思痛,深深反思自己:首先是干事心强,把做事当成了修炼,人心太重,没有正念;再就是各种执著心太重,不知道怎么修炼,还走了弯路。

二零一二年底,我出狱回到家。由于迫害让家人精神受到了打击,也不理解,一心让我放弃修炼,不让我和其他同修接触,还说些不好听的话,让我非常迷茫、痛苦,也很自责、自卑。过程中我也给家人讲过真相,写过真相信,慢慢的得到了他们的一点理解。师父也没有放弃我,让同修给我拿来了《转法轮》和同修的一些交流体会。我看了同修的交流,备受鼓舞,找到了自己与同修的差距。我决心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

三、讲真相

我面对面讲真相是二零一四年开始的,之前我只发资料、贴不干胶,因为不敢讲,不知怎样讲。后来读师父有关讲法,听明慧广播,看同修的交流文章,增添了自己的正念。我想同修都做的那么好,我为什么不能做呢?慢慢突破自己的怕心,现在我也能面对面讲真相了。不管劝退的人多、人少,我想只要对方能明白真相,从内心退出邪党组织党、团、队,并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哪怕一次出去只退一个人我也算没白做。

我讲真相的方法是:见面先打个招呼问候一下,后進入正题:要保重身体呀,你看瘟疫还没有结束,说不定哪一天第二波瘟疫又来了,在瘟疫面前人人都是平等的、渺小的,谁也战胜不了它,你说是不是?现在虽然有疫苗,但对变异病毒也不起多大作用,还有副作用。不过有九个字可以保平安,这是“灵丹妙药”呀,就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只要相信,诚心默念就能躲过瘟疫,你相信吗?多数人都会相信。

接着我讲瘟疫怎样发生的,讲天安门“自焚”;大法真相、大法遭受迫害真相;“藏字石”、“活摘”、大法在全世界洪传盛况;最后讲善恶有报的天理,为什么要“三退”保平安等等,之后顺利劝退。大部份人选择了“三退”保平安。

也有不退的,骂我反党的,大喊大叫的,还有举报的。去年十月的一天中午,我在公园给一个年纪稍大的人讲真相,过程中他一直在听,也不反对,讲完基本真相,我问他要不要办“三退”?他说年纪大了,什么都没入过。我就叫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和他告别了。我没走多远,突然有一男一女的公园管理人员把我截住,我问有事吗?他们说:有人举报你,说你讲法轮功。我才想到是刚才那人把我告了。我说:“你知道法轮功是什么吗?你别参与迫害,对你不好。”他们根本听不進去,随即打电话叫来了一群警察,不由分说把我带到派出所。

当时我没有一点怕意,心想:决不能让他们的迫害得逞,还有很多众生等着听真相得救呢。我想到“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1],我求师父加持,解体所有参与迫害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解体派出所另外空间、周围环境一切参与迫害的邪恶因素,清除所有人头脑中背后共产邪灵的一切因素。唤出他们的善念,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愿他们都有个美好的未来。

后来来了一个姓毛的国保人员,把我带到审讯室,叫我坐在有锁的铁椅子上,我说:我不坐,那是给犯人坐的,我没犯法。我坐到边上的木凳子上。他们开始审问,我就是发正念,不回答所有问题。因他们从我包里搜出十五张真相币,四个真相U盘,问我哪来的?我没正面回答,我说:都是救人的,你们看看吧,对你们有好处。他们每问完一两个问题,就到隔壁房间呆很长时间,我就只管发正念,背《论语》。我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就求师父:我必须十点以前回到家。他们吃晚饭时给我拿来一盒饭叫我吃,我说:我不吃你们的饭,我回家吃。毛姓国保说:这里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我心里说:你说的不算,我师父说了算!过后他们也没有再问我什么,我个人的信息他们从包里搜出的公交卡上知道了。

大概九点左右,進来一警察说:“走。”我说:“去哪?”他说:让你回家。我还以为听错了。他说:你丈夫在外面等你。就这样我就按时回家了。感谢师父帮助弟子解体这次迫害,谢谢!

结语

走过二十多年,我还有很多做的不够的地方,还有很多执著放不下的人心。特别是向内找修心性方面做的不够,离师父的要求差的太远。我痛心自己修的不好,可这么多年师父没少给帮助,在矛盾中、在心性魔炼中、在过病业关中,师父时时都在我身边,保护着、帮助着我提高、帮助我过关。我无以报答师恩,只有在最后的时间,赶快提高,放下执著,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兑现誓约,以报师恩。

我是第一次写交流稿,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