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隐藏的执著 腰部剧痛消失

更新: 2022年06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日】我修炼法轮大法有五年半了。我清楚地记得二零二二年一月五日那天,我和八岁的儿子正在阁楼上收拾圣诞装饰品,一阵刺痛突然贯穿我的腰部,仅仅几秒钟,疼痛就变的很严重,我只能尽力下几级台阶回到客厅,然后就什么都做不了了。这是椎间盘滑脱的症状。

我痛苦的靠在客厅里的一个边柜上,上身的每一个轻微的动作都能引起剧烈的疼痛。我忍不住了,疼的叫了起来。我的家人无奈地观察着我的状况。我双手支在柜子上面,哭着,叫着,以致我丈夫冲过去关上了窗户。

半个小时后,我咬紧牙关,决定去卧室,其实卧室只有几步之遥,可我花了大约二十分钟,才终于挨到床边,我痛苦的呻吟着倒下了。

在剧痛中向内找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无法相信,我的身体本来很健康,为什么突然变成了这种状况?我向师父求救。随着疼痛的加剧,我尽可能地向内找:我很久都没有炼第五套功法了,因为我无法忍受打坐时腿部的疼痛。这不就是我在过去几年的修炼中一直想避免的痛苦吗?

我也想起了我求安逸的心。前几个星期,我都没能在早晨学法前炼功。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每天凌晨三点起床,炼两个小时的功。然后从五点开始,和学法小组的同修一起学一讲法。但我无法长时间保持这种状态。当闹钟在三点钟响起时,我会把它调到五点钟,然后我又睡着了。于是我放弃了在早上炼功的想法。但是,即使在白天,我也很少能炼功,因为被工作或其它事情分散了注意力。我虽然也意识到这是一种干扰,我应该炼功,不能求安逸。然而我却远远没有做到这一点。

最近我甚至想到:如果能在床上躺一天,睡个好觉该有多好。

当这一切在我脑海中闪现的时候,我正如我所愿的躺在床上了,可是我却疼的无法翻身。真是“好坏出自人的一念”[1]。

旧势力显然已经注意到了我的求安逸心和不想吃苦的心,想阻止我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或者,这个经历是师父为了让我更勤奋而做的安排?

我不知道该如何辨别,由于剧烈的疼痛,我也无法集中精力发正念或向内找。我请同修们正念支持我。同时,我听师父的讲法,不断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来我疲惫地睡着了。

凌晨的某个时候,我醒了。当我想象往常一样侧身起来去厕所时,感觉就像有一把匕首插在我的脊柱上。在剧烈的疼痛中,我试图在床架上慢慢拉起自己的身体,但一到某个位置,我就又疼的倒下了。

我丈夫过来帮我,他拉着我的手,试图小心地把我拉起来。但这也没有用。我痛苦地叫着,他只能让我倒在床上。我应该叫救护车吗?我真的受够了!但我很快就放下了找医生的想法。

我一共花了三个小时,才终于把上厕所的想法付诸实践。经过无数次尝试,我下了床,四肢着地,爬进了与卧室相邻的浴室。

一到那里,我不由得想起一位同修说过的话:由于器官感染,她在排尿时疼的很厉害。她认识到这是一种消业的表现,并坦然承受着痛苦。我比她差的很远,更糟糕的是,我在与疼痛作斗争,这样就使痛苦更加强烈。

认识并去掉妒嫉心

回到卧室,我坐在床上发正念,这让痛苦变得轻一些了。在发正念时,我突然可以从上面观察自己。我从上面看着,我从卧室爬到浴室再爬回来的这一幕。好像是旧势力在说:“你们看看,这样就想成为大法弟子?她甚至连这么小的痛苦都不能忍受!”在我的脑海中,我看到了李洪志大师,他正皱着眉头。

这就像当头一棒! 我感到非常羞愧。很明显,我没有在修炼的路上精進,而是停留在一个层次上。我向内找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

师父说:“今天我跟炼功人讲,你可不要这样执迷不悟,你想要达到的目的是往更高层次上修炼,妒嫉心必须要去掉。”[1]

起初,我不明白为什么师父的这段法会出现在我的脑海中。随着我不断地向内找,我发现了各种形式的妒嫉心,比如我丈夫晚上睡着了,打着鼾,而我还在电脑上工作。这时候我就会妒嫉。我也会妒嫉那些一起去旅行的家庭,而我的生活则是根据大法项目的需要來安排的。

师父说:“我们炼功人却不是这样,正好相反,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而我们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炼。”[1]

是时候消除我对常人事情的羡慕了。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并请师父帮助:“师父,我已经认识到自己身上的妒嫉心。这种心并不来自于真实的自我。这些都是人的观念。请您帮助我去掉妒嫉心。”

瞬间,我背部的疼痛减轻了。我感谢师父的点化和保护。显然,我做对了。

师父在我身边

我坐在或躺在床上呆了一整天,听或读师父的法。下午我和一位同修通话时,她告诉我,她年轻时经常出现椎间盘滑脱的症状,通过学法轮大法才摆脱了痛苦。

我把这看作是师父在鼓励我炼功。在痛苦中,我挣扎着下床,小心翼翼地直起身子,靠在衣柜上,以便能够站立起来。然后我开始炼功。到第四套功法时,我已经可以独立站立了。虽然我刚开始得忍住痛苦不叫出声来,弯着身子时,手只能到膝盖处,但炼到第三次时,我的手几乎伸到了脚踝处!

当我炼完功再向内找时,我回忆起童年的一幕:那时我四、五岁,患了一种不知名的疾病。我的父母曾带我到一家儿童医院,医生表示要在某一天抽取我的脊髓液。手术的前一天晚上,我听到一个声音告诉我离开医院,我是健康的。于是我收拾好东西,想抱着我的泰迪熊离开病房,但所有的门都锁着。我开始大声喊叫。第二天,我的父母接我回家了。

回想起来,我明白了是师父那时就在我身边了,在那个手术前把我解救了出来。那时我甚至还不知道大法的存在。大约四十年后,我才把《转法轮》拿在手里,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我意识到,通过我这次的痛苦,终于可以消除在我童年时表现为疾病的业力了。同时,师父利用这个痛苦让我认识到我的妒嫉心和求安逸心,并消解了我对痛苦的恐惧。这个痛苦的认识过程总共持续了三天。

我希望所有象我一样想避免痛苦或有求安逸心的同修都能够克服困难,并去掉隐藏的执著。

这是我在目前层次上的理解。不足之处请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