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来势汹汹的“清零”

更新: 2022年05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日】修炼二十多年了,在这二十多年里有过得法的喜悦,洪法的快乐,过关的苦恼,更有过被共产邪党迫害的痛苦。回想这二十多年的修炼历程,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把我从地狱捞起,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牵着我的手前行,摔倒了扶起来,被浪打下去拖起来,迷茫中法轮旋起了耀眼的光芒,照亮了我前行的方向。

前年六月底,派出所的一行三人来我家,要進我供仰师父法像、做资料的房间,因他们站在窗台上看到法像了。我决不能让他们進去,就说这是我个人隐私,决不能侵犯我的隐私权。他们要撬锁,我站那挡着不让他们靠近,求师父,发正念,突然想起师父的诗词《怕啥》,我立刻振作起来,庄严的说,我告诉你们,我以前有严重的遗传性高血压,心脏病,随时都会发生生命危险。是我修炼了法轮功,二十多年没吃一片药,病全好了,是我师父给我的第二次生命。只要我有一口气,你们就别想开门,决不能让我师父法像受到任何损害。他们一看不行,就说,那你就跟我们去派出所。我为了引他们走,让家人把东西收拾好,就说,去就去。

跟他们走了一段,刚出大门,我说不行,我得去换衣服,趁换衣服时告诉好了家人。走时,我儿媳对警察说:“告诉你们,我们老人要是被你们吓的犯了高血压心脏病,你们可得负责!”到了派出所下车,有两个人没進办公室就去吃饭了,一个人带我進去了。办公室里有个值班的,就说:看你们又抓个这样的,抓她干啥?!那个带我的人说,上边让去。值班的说,让去转个圈得了呗。那人说有东西。这人说有东西让她收起来得了呗。又回头对我说,不好受、快炼炼功,也别说江泽民啥样了,我们都知道,炼功吧。

我坐地上就发正念,他说,别坐地上,凉,坐凳子上。我说,没事,地上稳当。一会儿那个带我進屋的人就出去了,办公室的那个人就告诉我说:下车去吃饭的那个人是所长,一会儿他回来你就跟他说点好话就行了,快回家吧。我心想那就好好的给他讲真相

话音刚落,那个所长就進屋了,这人就去吃饭了。我就给所长讲,实际他是副所长,我为啥要炼法轮功,讲了几句,他就说你先别说了,快吃点东西,喝点水。他给我拿来火烧,一瓶水。我说吃不下,他说那你是给家打电话来接你,还是我们送你回家。我想家人肯定正忙着呢,而他们(派出所的)吃饭还没回来,大中午的,天气这么热,又不能休息了,他们也是被利用的,多可怜啊。我说:谁也不麻烦了,我自己回去吧。他说,天气这么热你自己能走吗?要不你等着下午四点我们还去你们村办事,再把你捎回去。我说,不用了,我出去在道边等着我们村的人路过这里,把我捎回去算了。他说,那你就慢走吧。

看似来势汹汹,要抄家的架势,在师父的慈悲保护,大法的感召下,无声无息的化解了。

九月下旬我乡又调来个新所长,一行三人来到我家,進门看的出来那个新来的气势汹汹,我就求师父,发正念,就他在院子瞎转悠,掀了几个地方,碰了一鼻子灰,立马蔫儿了。一会儿转到我供师父法像的房间,就问我,你还供着法像呢?我说,供着呢。他说,把门打开让我们看看。我说,这是我的隐私权,信仰自由是合法权利,能随便看吗?那人把态度放缓和了说,我们啥也不给你动,看看就得。我说,那我也要讲三个条件,第一不能损坏了我师父的法像,第二不能拿走,第三不能把我带走,这三个哪个不答应我都不给开。他们满脸带笑的说,一定的,一定的。把门打开之后,师父借他们的嘴给我调整了一下摆放师父法像的方法。他们说,你这法像不能用钉子挂,得在桌子上摆着才行。这么高我们先给你摘下来,你再自己摆吧。我说行,等我安排好再摆上。就这样他面带笑容的走了。

二零二一年六月下旬,又来了两个年轻的办事员,進门就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不炼功是我自己的事,有人你想让他炼,他还炼不了呢。他说你在家随便炼,别出去给我们找麻烦。我说,我炼功把病都炼没了,不用花钱看病,也不用找你们补贴,这不是好事吗?他们又進屋看看师父的法像,乐呵呵的走了。

可是他们为啥老是来我家呢,肯定是我有漏有执着,静下心来反思自己找出好多执着心:显示心,欢喜心,争斗心,怨恨心,最严重的是后怕的心。特别是第一次,我从派出所回来,我后怕的不得了,心里总想,这么多东西,万一真把门打开可咋办呢,好几周没做资料,这不就是趴下了吗?师父说摔倒了别趴着,我也没摔倒,在师父的保护下已经没事了,咋还趴下了呢?突然发现原来是后怕的心,这个心也是旧势力安排的。再往下找,恍然大悟,这不是没有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吗,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再就是我发现这个“万一”也是旧势力用来迷惑大法弟子的,在你意识不太清楚的时候就走了它安排的路了。师父为啥一再强调大法弟子要多学法,多学法。没有大法加持,我们什么也做不成。当我认识到这时,身上压着的一块大石头落地了、全身轻松,开起三轮车把机器全拉回来了,这朵小花儿又正常运行了。

还有好多执着心,我一定要多学法,修去它们,紧跟师父把家还。个人体会,不妥之处,敬请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