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人的观念真正向内找

更新: 2022年05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去年六月二十三日晚,我突然发现小腹处有个大碗大的硬包,很快大脑反映出较熟悉的一位同修:身体消瘦,肚子和腹部胀的很大,最后以癌症的形式被拖走肉身。近一段时间,同事都说我瘦了很多,都觉得是工作压力大,吃不好、睡不好造成的。接着一些想法也出现了:都说癌症一旦发现就是晚期,我可能很快就要死了,我死了我妈妈怎么办?单位同事怎么看?同事以及局里都知道我学大法,这不给大法抹黑吗?我不但没能救度他们,反而因为我的死让他们对大法产生负面影响,这不是毁了他们吗?不行,我不能死啊!我就起来发正念。

我也知道,师父说修炼人没有病,这都是假相。那假相为什么会出现?我开始向内找:自己的求名心很强,非常自我,同学科的人谁都不如我,每次考试平均分、单科最高分都得是我的学生,否则心里不舒服,成绩没达到我的预期,偶尔也会和学生发火,这里还暴露出妒嫉心、争斗心,觉得在单位这些年证实自我的心就没怎么修,很惭愧!

以为找到了根本执著,一天后隐隐觉得好像还不是根。突然想起,当我认为自己要死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我的妈妈怎么办?一提到我的妈妈,真是一言难尽。从我记事起,由于家里的生活环境,使我对妈妈产生了一种“只要有我,绝不让妈妈吃苦受累”的想法。二零一八年,妈妈亲眼看到我被邪恶入室绑架,在精神上对妈妈的伤害很大,她不得不离开我,选择和姐姐生活。曾经几度一提起妈妈,我的眼泪就放线似的流啊,直至呼吸困难,总觉得自己亏欠妈妈,晚年没能给她个安稳的生活环境。这次又是先想到妈妈,我知道我对妈妈的情太深了,以前也修过几次对妈妈的情,但没想到还这么重,这次一定放下。

向内找归找,心里还是有点沉沉的,就和个别同修交流了自己的状况,还是希望能得到同修的帮助(不好意思求师父)。但当同修的表现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时,意识到还得向内找:为什么和同修提自己的情况?为何又有些失望?前者是对自己不太自信、有依赖、外求的心,后者认为同修没有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有点自私。可这也恰恰暴露出自己的私心——同修处于魔难中时,我往往很冷漠,觉得是他自己的问题,别人起不了决定作用。(后来有个同修说,三年前当我们给一个同修发正念后,我说:来多少人都不起作用,关键是靠同修自己。三年了,同修还记着这句话,因为当时她听到这句话后心里很难受,觉得我自私。三年后的今天,当我出现假相,同修终于指出了,而且还加了一句:你太自私了。在此,真心的谢谢同修指出我的不足!)

找到自己的一个不足,心里轻松一点,但心里还是没有完全放下。我知道向内找是修炼,是在归正自己,不是为了解决腹部硬包的问题,但难免还会偶尔关注硬包的变化。

终于熬到放假了,我先在妈妈那住几天,家里人都说我太瘦了,但都没发现我身体的异常,我也没说,只是说话时有意无意象交待后事一样。然后见了一位引我入门修炼的同修,我说了很多,过程中同修说:感觉到你的真我和法被阻隔着,有些话听起来是在法上,但很飘,没有法的力量。我被同修的话惊讶到了:什么将真我和法阻隔了?同修说眼前呈现的是一个大铁蛋,我被铁蛋包裹着(同修不是开着修的)。怎么能让真我释放出来?同修引用师父的法:“有熔化钢铁的慈悲就能做好。”[1]而我缺的恰恰就是慈悲!慈悲是修出来的!修去了情,取而代之的是慈悲!而我的亲情、名利,都很重,怎么会有慈悲呢!

同修还指出我存在怨恨心,我在讲述父亲生前的片段时是“咬牙切齿”。这是我这些年根本就没意识到的,我对妈妈的情重,也是源自父亲;我的自私——我自以为对家人的付出,是为他的,其实是想换取家人对我的重视、对我的认可,一旦没得到,心里会出现不平衡,并不是因为按照大法的指导,一切付出都是不求回报,就是为他的;我有利用大法的心——看到身边的同事你这个毛病、他那个毛病,心里有一种窃喜:我学大法了,就没这些事;学了大法就象上了保险一样;同修希望我通过这个假相的出现,冷静下来,好好剖析一下自己修炼的过程,理顺理顺。我非常感激同修无私的指出这些我没有意识到的问题。

在同修那里,心里也出现过波动,对是否去医院的问题,心里有两个人在对话:“你为什么不去医院?坚持的是什么?”“修炼人没有病,都是假相,是自己修炼出了问题,那就在法中归正自己。”“你的归正速度没有硬包变化的快怎么办?”“大法不是用来治病的。我归正的速度没有包变化的快,那我就交给师父了,去留由师父说了算,我知道大法是修炼,不是用来治病的。”当我坚定了不去医院,做出“是我的关就过,强加给我的坚决不要”这个选择后,心里轻松了很多。

回到自己家后,看了两遍师父广州讲法录像,知道自己有一个很强的观念需要破除——眼见为实,因为这个硬包实实在在就在这,而且“还长了”。明白法理后,真的觉得这个包和我没啥关系呀,为什么还是在意呢?谁在意?这一问,知道了是后天的观念支配我的大脑,不是真我,那就灭掉。

二十多天的调整,自己也不那么瘦了。开学的第一天又出现了波动。骨子里不想开学,希望在家上网课,怕同事发现我身体的异样。这又暴露出自己还有怕自己没面子、要维护自己形像的心。任何一颗心都会像一堵墙,阻挡修炼的路,意识到了就解体掉。

九月六日,我在心里求师父:请师父帮帮愚钝的弟子吧!几天来,上班时没什么感觉,下班后身体会出现痛点,有时是点痛,有时是局部痛,在身体的不同部位,但都是可以承受不会影响表情的痛,我心里是很开心的,因为师父在管我并没有放弃我,这回心真的踏实了。

回头看看,修炼二十三年了,法每天也在学,功也在炼,正念也在发,力所能及的也在做着救人的事,一切看起来都是在按部就班的修炼,其实自己一直在修炼的门外徘徊,真的很悲哀!二十三年的修炼,本该早就修掉的执著没去,积攒形成了今天的“大包”,这对自己真的是“棒喝”!

在此非常感谢同修们在法理上的交流和指出我的不足!更感谢师父为我的承受和付出!我会在法中坚定的走好剩下的路!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