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我们这一大家子(1)

更新: 2022年05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三日】今年五月十三日是第二十三届世界法轮大法日,也是法轮大法洪传三十周年。法轮大法福泽亿万众生,不分阶层、种族、肤色。所有真心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暂时没修炼但真心相信并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人,无不发自内心的感念李洪志师父和法轮大法的威德,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

修炼法轮大法,能使浪子回头,使家庭和睦,使贪腐者清廉自律,使绝症患者身体康复,使遇难者化险为夷……

人们常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我自从修炼了法轮大法,就象一个流浪多年的孩子找到了家。我从桀骜不驯,变成了一个能为别人着想的人,能用平和的心态,面对生活中、修炼中的关关难难。因为我深深的知道:今生,我只为修炼而来!

一、修炼前的人生坎坷

我出生于一九六九年。作为家中的长女,父母只希望我做一个听话懂事的孩子。但是他们没想到我非常难以管教,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是不听父母的话。小时候的我,想做的事一定要做,完全不考虑大人们的心情。所以成了大人们眼中的“杨排风”、“假小子”。

上小学后,我开始打架。我梳着短发,又瘦又小,但打架从不怯场,从不手软,从来没输过。什么砖头、石头、木棒,能用上的都是我的“武器”,对人拳打脚踢是常态,骂人张口就来。那时无论父母怎么打骂,我从来不哭不躲、不求饶,更不认错,直到他们打累了住手为止。我从来不恨他们,因为我知道自己错了,他们的打骂只是希望我听话,希望我能成才。

上了初中,我打架打得更凶了,经常是一个人打一群。大人们经常带着被我打哭的孩子来我家告状,他们走后,我必然遭到一顿打。

上中学时我虽然也打架,但是没耽误看书。《西游记》、《红楼梦》、《三国演义》、《封神演义》,什么书我都爱看。因为从小我就一直有许多疑问:人为什么要死呢?人死了去哪里了?人死了会不会再生呢?怎样才能不死而永生呢?人要是永远不死该多好啊……

没有人回答我。大人们说我尽想一些没用的,一个小孩子吃饱不饿就行了,胡思乱想干啥!小时候看到的童话故事、成仙得道的故事,我都确信不疑。那时候谁家有人去世了,我都会跟着送葬的人一起哭,为人生命的短暂而伤心。

农村女孩一般二十岁就嫁人了。考学名落孙山的我在家呆着,已经二十五岁了。因为多次相亲不成,我经常挨母亲的骂,她说我挑剔。后来我赌气地告诉母亲:“别骂了,再有人提亲我就答应。不管是瘸子瞎子,是个男的就行。”

一九九三年,别人给我介绍了L。他一米八左右的个头,当过兵。因为没啥文化,复原后也没有固定的工作,家里又穷,所以我母亲坚决反对这门亲事。L的母亲因为不喜欢我心直口快的性格,也不同意。尽管双方母亲都不同意,三个月后我们还是结婚了。

结婚时,我没要彩礼。婚后才知道原来L没有工作,每天就是赌博混日子,有时还打仗。L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都已成家,家里还有公公、婆婆和未婚的小姑子。婆婆家只有两间平房。结婚后,我们就住到了L的大哥家。L天天都出去赌钱。结婚时我母亲给了我四百元钱,婚后第二天就被L骗去输掉了。他赢钱了,就买一些吃的;输了,就空手而归。

L回家也不与我多说话,我问他啥他都不吱声。我话说不到三句他就烦了,说我磨叽。L有时在外面过夜,回来不允许我问。家里啥事他都不管,每天回家都要喝白酒。我在家里过得咋样,他不闻不问。

在外人眼里,婆婆是个口碑很好的人:满脸微笑,谁家有事都帮忙,能说会道。但是一见到我,脸就凝固了。公公对我一直很好。我去婆婆家时,要是家中有外人,婆婆会笑呵呵地与我说两句话,还会跟别人夸一下我:孝顺啊!听话啊!可跟L总是说我这不好、那不好,不听她的话,说我啥活也不干,也不上班。导致L有时跟我吵架。我因为心里怨恨婆婆,所以再也不去婆婆家了。

婚后不久我怀孕了,我想吃点水果都很难。L不喜欢吃水果,他就不买水果。我也破罐子破摔,啥也不干。本来两人就彼此不了解,没有感情基础,现在更象仇人一样了,见面不说话,说话就吵架。我俩商量后决定:好聚好散,孩子出生后就离婚,生男孩留给他,生女孩我带走。

婆家与娘家相距六十公里,我母亲偶尔会来看我,但是我心中的苦不能告诉她。一方面这婚姻是我自己选择的,自己得强撑着;另一方面怕父母担心。从小我就不听话,我不想自己都嫁人了还让父母操心。在婆婆家这边人生地不熟,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我整个人被压抑的快疯了,只等着孩子出生后离开这里。

一九九五年女儿一岁时,我与L决定第二天去办离婚。第二天早上,邻居因为胸闷后背疼,喘气费劲,让L带他去结核病院拍片查查。L的舅舅当时在结核病院上班,拍片不用花钱。他俩到了结核病院都做了检查,邻居没病,L却被查出得结核病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从医院回来,L就耷拉脑袋了。得了结核病不能喝酒、抽烟,不能生气,不能干重活,还得吃好的。这种情况下我决定让L先治病,病好以后再离婚。

结核病人每天要吃药,药刺激肝和肾,每天必须吃好的来减轻药物对体内器官的刺激,我决定去上班。我让婆婆帮忙带孩子,这样下班回家我就能看到孩子,婆婆坚决不干。没办法,只好把孩子送到六十公里之外的娘家。我每年只有过年、放假的时候才能去看孩子,孩子一直呆到七岁才回来。那时我心中特别记恨婆婆:天天打麻将,就是不肯帮我一点忙。

在邻居的帮助下,我去一个批发商场卖鞋。上世纪九十年代,人们的工资普遍很低,我每个月六百元工资,中午还得自己买饭吃。工作时间从早上六点半到晚上五点半,很辛苦。为了省钱,我不坐公交车。L弄来一辆旧的自行车,我每天骑着它去上班。我骑车的速度很快,到商场十多里地的路程半小时我就到了。

那几年,夏天的雨水特别大,下雨时披着雨披身上都是湿透的,又冷又饿;冬天地面上结冰,骑车容易摔倒,我身上摔的青一块紫一块是常事。中午吃饭只是凑合,买五毛钱的咸菜,一元钱的花卷。那时我经常吃花卷,因为花卷里有油,吃起来比馒头能经得住饿。每个月我留一百元吃饭,给L五百元,让他买自己喜欢吃的。这让L很感动。三年后,L的病彻底好了。

上班时间长了,接触的人多了,我的心情一天天好起来。但是在卖货的过程中,骂人是常事,根本憋不住,有时还会跟顾客打起来。

二、修炼后以苦为乐

一九九七年的一天早上,我擦完鞋柜上的鞋,看到对面服务员Z正在看书。因为我从小就喜欢看书,就向她借书看。她说:“这书你看不了。”我问:“为啥?”她说:“你整天又发脾气又骂人的,这是修佛的书,你能看進去吗?”我说:“我家三代人都信佛,借我看看。”她说啥也不借给我,我没吱声。

第二天早上我擦完鞋,洗完手,就跳到Z的柜台里,去抢她那本书。我告诉她:“今天书给我看,也就罢了;不给我看,谁也别想看!”她赶紧说:“给你看,给你看,你好好看看,看完了你要不信,千万别骂呀,对你不好。”我说:“拿来吧,我不骂。”

我一看,书名是《法轮功》,书的页数不多,再加上早上没客人来,一上午我就看完了。我把书还给Z,告诉她:“这书太好了,我也想炼法轮功。”她说:“你天天骂人怎么炼?”我说:“改呀,我一定改。”

那天晚上下班后,连续九天我都去了Z家,看了师父的讲法录像,学会了五套功法,还幸运的请到了《法轮功》这本大法书。

修炼后,我从法中明白了:德是个好东西,修炼长功全靠它。在服务行业工作时,打架、骂人都会给人家德,就连瞪人一眼都失德,所以就得改掉这些坏毛病。法中还要求:修炼人不能杀生。所以自那以后,我就不吃活鱼,只吃冻鱼。

师父还讲了作为一个女人要温柔,女人应该多关心和理解自己的丈夫。我想,作为修炼人对谁都得好,不能看不上别人,谁对我不好都是业力轮报,是我以前对人家有过伤害。想想自己以前对待丈夫的种种做法真是不好。

师父还讲了各个阶层中如何修炼的法。我悟到,要在家中吃苦耐劳;在工作中兢兢业业;在生活中不争不抢;做生意要公平交易,把心摆正,不坑不骗;当官的不为自己,只为了让百姓生活的更好。而且修炼大法不用進山,不用進庙,不用花钱。特别是修炼大法不分种族,不分贫富,年龄不限,只要真修,今生圆满!

学法后我明白了,作为一个修炼人,修炼中要去掉的就是所有的执著心。病是业力所致,大业得大病,小业得小病,一切病都是自己造业的结果。小时候对生命的那些疑问,一切都释然了。我只管在法中好好修,师父什么都能管。

那时我常常想:这法轮大法太神奇了。父母打了我那么多年,都没让我改变;修炼大法后,我说变就变了,坚决不骂人、不打架了,整个人焕然一新,真有一种又活过来的感觉。那个绝望的我,又恢复到以前爱说爱笑的我了。我对L和婆婆的态度越来越好,对他们的怨恨一下子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过新年回娘家时,我就给亲友、邻居们放师父的讲法录像。父亲和二妹修炼了,亲友们也开始修炼了。我真心的希望所有与我认识的人都能得法修炼。那时候乡亲们看到了我的变化,我就告诉他们:“是法轮功改变了我,法轮功是让人做好人的。”

一开始修炼,考验就来了。有一天早上,我刚擦完鞋,一个男顾客站在柜台前,我急忙热情招呼,因为服务行业对早上开张是很在意的。如果一早上第一双鞋卖的快,卖的顺利,一天都会顺利。这个顾客试了一双又一双,把我家男鞋的十多个款式都试了一遍。我一会找鞋,一会递鞋,还帮他看样式,还问他穿着是否舒适。忙活了半天他也没买,一声不吭就走了。他走后,别的服务员还在旁边添油加醋的对我说:“一瞅这个人就不象真心买鞋的,连一句话都没有。他就是来折腾你的。”

望着柜台里扔了一地的鞋和鞋盒子,我居然没有生气,赶快收拾整理这乱糟糟的一摊。心中不免感叹大法的神奇,我说不生气就不生气了,更别说骂人了,别的服务员还等着看我怎么大骂那个顾客呢。结果,“好戏”没上演。修炼前遇到这样的顾客,骂他都是便宜的了,弄不好我还会动手。

修炼后,我每天都开开心心的,走路没人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的向上蹿高。我的心态变了,周围的一切也变了,家庭也和睦了。那时,我早上到炼功点炼完功后直接上班;晚上去炼功点学完法、打坐完毕再回家。

L的病彻底好了,他当上了村里的电工,也开始顾家了,时不时的买个碗买个盆。婆婆虽然对我依旧,但我不计较、也不生气,还会给她买水果,偶尔做点好吃的送过去,公公每次都谢我。慢慢的,婆婆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了。小姑子与我话也多了,有时会给我一些日用品、衣服什么的。

L经常对他的战友说:“让你们的老婆都跟我家‘大仙儿’(指我)学法轮功吧,省的天天跟你们打仗,也不用担心她们有外遇。”也常常听到邻居们对我说:“你婆婆说你炼法轮功以后,脾气好了,人孝顺了,还能挣钱了。”我告诉他们:“法轮功是让人做好人的。”

有时候在路上遇到婆婆,她也主动与我打招呼了。我还常常听到婆婆对别人说:“这世上的人都炼法轮功就好了,没有坏人了,还要那些警察干嘛?就都没用了。”

那时候,修心性我没觉的难,谁骂我两句、打我几下、占我点便宜呀,我都一笑了之。而盘腿对我来说实在太难了,我的两条腿硬邦邦的,根本就盘不上。炼静功要求双盘,而我单盘都盘不上,两条腿象木棒子一样硬。放在上面的那条腿,象个“高射炮”似的。在家的时候,我自己坚持压腿;集体学法的时候,就让小同修坐在我腿上帮我压。那是真疼啊!每次都是疼的一身汗。

这样坚持了一年后,我能双盘了。可第一次双盘仅仅一分钟,还疼的我哇哇叫。那时候有集体环境,能量场强,大家在一起比学比修。我双盘的时间一点点延长,感觉业力从大腿处一点点往下走,最后从脚尖排出去时,一阵凉风,顿时浑身轻松,可是自己的脚却是紫黑色的,得很长时间脚才能恢复本色。

看着其他同修稳稳的坐着,我也天天咬牙坚持,十分钟、三十分钟、四十五分钟,最后终于可以打坐一个小时了。

我明白了师父讲的不失不得的法,按着师父在《转法轮》中要求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去做人,严格要求自己,不与顾客吵架,再也不骂人了。好象骂人的话突然间都忘掉了,也不会骂了,每天抿着嘴笑。别的服务员问我是不是捡到什么宝贝了,天天这么高兴。我就告诉她们:“我炼法轮功了。这功可好了,让人身体好,心情好,事事顺心。”

我有空就学法,心中有法约束,真是变化很大。我的心态彻底变了,对L能关心理解了。他也变了,在家开始干活了,每天把房间收拾的干干净净。他自己洗衣服、擦地、买菜、做饭等,啥活都干。L特别支持我修炼,可把我美坏了。

也有不美的时候。有一次,我与L正在吃饭呢,不知怎么回事,他突然抬手就打了我两个嘴巴子。我莫名其妙,哭着跑了出去。想着自己从小到大,从来都是我打别人,这修炼了,有人敢打我了……心里难受。可是我知道,修炼人要忍,心里想这修炼也太难了,无缘无故的挨了两个嘴巴子,还得忍着。怎么办呢,回去也打他两下出出气?不行啊!炼功人不能打人,自己还想一修到底呢,那就忍了吧。我咬咬牙,对自己说:“忍住,一定得修到底。”我擦擦眼泪,又回屋去收拾桌子。

事后L对我说,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打我,打我的时候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下的手。我明白了,是师父考验我,让L帮我提高心性呢。

跟婆婆归伙后,我就天天做好早饭后上班。姨婆(婆婆的妹妹)见我孝顺,便拿出钱为我们盖了三间大房子,让婆婆晚年与我们同住。L问我是否愿意赡养老人,与老人同住?我高兴地说:“可以,只要她们愿意,我没说道。”三间大房子盖好后,公婆住东屋,大侄住中间,小姑子住西屋,我们就住在公婆以前住的两间房,在大房子后院。但前院后院都在一起吃饭。

有一天婆婆对我说,早晨不用我早起做饭了。她早上醒得早,睡不着,早饭她就做了。我还挺高兴,直感谢婆婆。第二天早上,我真没起来做饭。可是当我早上睡醒后,听到婆婆在隔壁屋里正跟L告我的状呢:“你这媳妇太懒了,早上不做饭,我这做好饭还不起来吃。”我听到了,没过去揭穿婆婆,也没生气,以后坚持自己做早饭,婆婆再也不告状了。我自己做好了,一切都好了。无论婆婆说我啥,L都不再跟我吵闹了。

给我提高心性最多的人是L的二哥。我们与婆婆归伙后,家里的一切花销都是我们出的。公公一个月六、七百元钱,婆婆每个月只有一百多元钱。所以大部份的生活费用都是我们出钱。

二哥几乎每天早上都来吃饭。他开车拉脚,每天也有一定的收入,但他来吃饭从不买任何东西,不花一分钱。每次吃饭的时候还要训我:今天菜不好吃,咸了、淡了;酱油多了,菜的颜色差劲;饭太软了,汤太淡了;这菜切的不好看,吃起来不入味……婆婆问他为啥不在自己家吃饭,他说来这里吃饭是给我们面子,家里的鱼呀、鸡呀都没人吃,剩下的全扔了。婆婆向他要养老费,一个月三十元,他不给。

从我嫁到这个家的一开始,二哥每次见面都会旁敲侧击、拐弯抹角地说损伤我的话,说我傻,连三岁的孩子都比我尖。我修炼后又说我炼功炼傻了,这种话足足说了二十年。可见一定是前世我对他伤害不浅。

婆婆有两亩菜地,我们结婚后,原打算给我们盖个小房,种点菜过日子。姨婆为我们盖完房子,二哥便把他住的房子卖掉,天天找婆婆要这块地,软磨硬泡,软硬兼施。婆婆在和我们商量后,把这块地给了他。二哥想在地里多盖一些房子,等到拆迁占地时能得到很多补偿。因为二哥手里没钱,便公开与别人说:谁到他地里盖房,等到占地以后,占地的钱一家一半,没有人搭理他。L看二哥太没面子,就拿出家里所有的钱,在那块地里盖了个大棚、车库还有房子。二哥二嫂当时都说,占地后所得的钱,我们两家一家一半。

我们原本打算得挺好,以为占地后我们就能用地里盖的房子换个楼房,再给孩子买个车,把剩下的钱一存,月月花银行利息就够生活费了。吃喝不愁,还不用打工了,多好!可是后来占地时,二哥二嫂一字不提当初的承诺,占地的手续都是背着我们签的字。钱拿到手,二哥就搬家走了。

当时,很多家因占地分钱不均打得不可开交,乱成一团。当时我与L都气得不行,真是既失望又痛苦。我知道自己是修炼人,得放下这个心。可钱财动人心啊,几十万、上百万真是不容易放下啊!那些天翻江倒海,剜心透骨,同时我还得劝L:“不是咱们的财,咱们不要了。只要咱一家人平安健康就行了。”说是放下这个利益心,不容易啊。一年后,我才放下。如果不修炼,拼了命我也得拿到那一半钱。

没有相欠,何来恩怨,欠谁的债都得还啊!

给我提高心性最频繁的是小姑子。她人心眼不坏、正义,什么事都无所畏惧,就是脾气极其暴躁,翻脸比翻书还要快。所有的亲友、邻居们一提她的脾气都发怵。

我若不修炼大法,这个家一天都呆不下去。在家里,所有人都不敢说小姑子一句。她不但脾气暴躁,发起脾气来下手极狠,剪刀、菜刀啥都扔。稍稍不顺心,就会找人发泄,什么时候骂够了,什么时候罢休。她心情不好的时候,不惹她都会挨骂。家里人个个都是她的出气筒,尤其是我。

有一天我放假,在家与婆婆唠嗑,小姑子听错了,就说我背后造她的谣了。跟在我身后骂,边骂边问我说没说她坏话?我说没有。她不信,接着骂,爹长妈短的骂,十年谷子八年糠什么事都扯出来。婆婆给我作证,说我没说她。她说婆婆向着我,咋说都不行。

小姑子说:“你炼法轮功不是讲真善忍吗?你得忍,不忍你就是假的,你就白修。”晚上L回来后,她还找L告状,说让L修理我。L笑着说:“不用我修理她,你一个人就能摆平了。”骂够了,小姑子又问我:“三嫂,你错没错?”我笑着说:“错了,错了,不该背后说人的。”她这才停火消气。

小姑子与我们一起住了二十年,我做得不好时,她会毫不客气地当面指出;我做得好时,她会说法轮功真好;我遇到骚扰时,她会尽全力保护我;我流离失所时,她尽心尽力的替我照顾我们这个大家庭。

(待续)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