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起直追神路行

更新: 2022年05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三日】得法二十四载,回望过去,似乎是近一、两年才懂得向内找修自己,理悟修炼内涵,在修去人心执着上下功夫。因为工作、生活的变迁,近些年离开了原来的修炼环境,与熟悉的同修见面交流的机会变少,多处独修状态,这对保持修炼的勇猛精進是一大考验,修炼状态起起伏伏。尽管是这样,但在社会这样一个大庙中,心性上的考验却无时不在,各种人心执着暴露无遗。

现梳理回顾近一年多的修炼历程并作反思,以警示自己,希望能在未来做的更好,少留遗憾。

一、重视学法,提高学法效果,修去惰性

尽管许多行业普遍受疫情困扰,但是我们办公室的案头工作一点不少,也时常加班。工作一忙起来,正念不知不觉中被消磨掉,于是保质保量的学法炼功就无法保证了。一旦开了口子,就变的越发不能够精進。但是想改变现状的念头一直存在。

为了随时检视并提醒自己的修炼状态,我做了一张表格,类似签到表,对每天的学法炼功情况逐一记录。当看到没有学法、没有炼功记录的“留白处”,倍感心虚,这客观上也能不断的提醒自己,必须要溶于法中,才能保持正念正行。为了突破停滞状态,提高时间效率,我开始利用半个钟头的地铁通勤时间背《转法轮》和师尊的新经文。《转法轮》一句一句的背,滚动背,每天增加一句,连同此前背会的不断滚动。这样背法更牢固,不象以往那样,背过一个段落接着背下一个段落,背了后边忘了前边,记的不牢。现在第一讲的前两个小标题可以熟练的背下来。

师尊有新经文发表时,也会放在这段时间背会。这样就很好的利用了这段必须花费的通勤时间。

二、认清党文化的思维惯性,修去魔性,充实佛性

一段时间以来,工作生活中的一些矛盾集中表现在陷入与人争对错、抱怨上。我不断提醒自己要修去妒嫉、修出善,忍让、包容他人,要修掉这些人心,要做到才行,才象个修炼人的样子。很多时候感觉这些物质很顽固,总有个根还在,也就是没从根本上去掉,修去一点,又冒出来一些。大陆邪党文化的思维已自然形成惯性,有时自己也不容易意识到。比如:我不认为自己是个说话爱抱怨的人,但在工作中一位同事每每总叫我不要一开口就抱怨,而我真的自认为我没在抱怨什么、只是工作沟通中的正常表达。对于同事的劝说,我不免也有些苦恼,因为当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颗心时,还怎么能很好的修去它呢。这也使我想起来去年与两位熟识的同修见面交流时,总能听到她们对身边亲友的抱怨之辞,甚至是忿忿不平,缺乏善心、少了修炼人特有的平和,而当时我却不曾想起向内找自己,为什么让我看到了这情形?是不是自己也有一颗忿忿不平的抱怨争斗之心。很多时候在矛盾中没能体现修炼人的宽容与忍让。

一次工作沟通中,记不清是因为什么不起眼的原因,同事突然情绪爆发、表达对我的不满。当时我很难受,觉的自己没有故意说什么让同事难以忍受的话。我强忍着没让自己脱口而出惯性的负面表达,走开去到茶水间,对自己说:我是修炼人,不管遇到什么事都是好事,要忍要忍,承受痛苦不是可以消掉业力吗?随着自己正念的升起,突然感到那个让人难受的物质瞬间消失了,身心轻松,一种想起空的感觉,没有一丝对抗同事的想法了。我回到办公室,平和的与同事继续沟通工作,只觉的周围环境一下子平顺了、不别扭了。

不争不斗,说起来容易,可是当人心占上风时,就想不起自己作为一个修炼人,凡事应该先考虑别人。老家一个嫂子没什么文化,但比较要强,找媳妇要“有编制的”,她替亲戚家侄子介绍对象,也把“有编制的”当个条件摆出来。亲戚家侄子自己是研究生,并不太看重这些。所以,有一次嫂子又跟侄子提起这个话题,我忍不住拍拍侄子、故意重复强调嫂子说的“有编制呢”,口气不善,带着瞧不上人的味道。嫂子不识字、但比较识相,当时她并未吱声。我自己脱口而出的同时,更是生出了后悔自责的心:明明知道不该说这话,结果没忍住,一下冲出口了。唉,这哪象个修炼人呀,比常人都不如呀,不修口、不宽容、缺乏善心,不体谅别人生活的不易,自然会伤及人心。当时真希望自己被骂一通,那样倒能好受些。

三、对亲友讲真相

很多年了,我的一个小姑姑一直不愿接受大法真相。她的思维逻辑,如同很多陷于邪党文化思维框框中的人一样:我要是江某某,我也会怎么做、怎么做。我尽量让自己不生负面思维,期待更合适的时机,再对她讲。

今年一次见面时,我们还没涉及任何敏感话题,她突然有些愠色,指责起我。我没有思想准备,不知她为何突然生气,出言不逊。当时我稳住自己,知道这不是她自己,而是其背后不好的因素。我平静的发着正念,待她发泄完一通,我平和的接着她的话题说:您从开始相信佛教起,做菜不再买活鱼了,因为知道不能杀生。也就是说,信佛的人都知道杀生会造业。而共产党却在历次运动中残害了八千万的生命,从杀生造业这个角度来看,它这不就是造了很大的业嘛。如果从善恶有报的天理来看,这样一个草菅人命的组织,也一定会给它自己带来应有的报应和惩罚。那还呆在其组织里的人,不就是它的一分子、一部份吗,不就会受它的牵连吗。而如果退出党团队组织的话,也就不受其牵连了,因为不属它了呀。况且,对一个有神论的人而言,如果她既信佛,也就是相信有神佛,却同时身处无神论的组织里,那么,她信的神是管她呢、还是不管她呢?因为这也是不二法门的问题呀。更何况邪党组织是排斥神、不让人信神的呢?她听了不言语。我知道她是会去思考的,我也会再找合适的时机,继续一点点融化坚冰。希望小姑姑最终能有机会明白真相,得到救度。

四、去黑窝附近发正念

一次去异地与熟悉的同修会面时,遇到另一位曾经在我工作城市生活过的同修,交流中,这位同修询问我工作城市某些人被邪恶迫害的情况。我很是歉意,因为不了解具体情况。她建议我不妨能够多找些机会去看守所、洗脑班等地发正念,清除邪恶因素对同修、对世人的迫害、加持被绑架同修的正念。

很感谢这位同修的建议和提醒!这反映出我对整体的意识不足,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不管在哪里,都应该主动圆容整体。通过学法,我進一步意识到,圆容整体也是修去私、修去安逸、懈怠、怕吃苦的心的过程。因为不熟悉环境,就得多花时间、多花精力、多跑多了解。

那之后的一段时间,我谨记同修的建议,整点发正念时加上一念:清除当地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加持当地被绑架同修的正念。再到明慧网上搜索有关内容,浏览以前同修介绍过的黑窝情况。同时更需要精進学法,时时保持修炼人的正念,才能自觉主动肩负起大法弟子应该承担的使命。

本地疫情松动之后,环境慢慢活跃起来,能有更多的机会实地查找。经过一些时间后,对部份看守所、洗脑班的环境有所了解,能加大近距离发正念的力度了。不论何时,只要有机会到这些黑窝附近,就加大力度清理邪恶、加持同修正念。

从明慧网的报道获悉,某几个区的看守所正在对几位同修继续迫害,使我更加体会到作为一名大法徒,有责任主动正念清除、制止迫害。而这更是修去私心、圆容整体的过程。

后记

通过近来的修炼,我深刻体悟到:修炼人只有时刻溶于法中才能做到实修自己,修去魔性、修去懈怠,更好的肩负起助师救度众生的使命。

修炼大法二十多年,回顾历程,心有胆突。但始终有一个坚定信念告诫自己:跌倒了,别趴着不动,赶紧爬起来,奋起直追。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