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法轮功学员:在战争中的修炼经历

更新: 2022年05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三十日】我来自俄罗斯,在乌克兰生活了十五年。我和我先生修炼法轮大法快二十年了。在基辅有很多人已经知道了大法,以及发生在中国的对法轮功信仰的迫害。因为多年以来,基辅法轮功学员定期举办活动,包括在人群最密集的市中心举行大型活动和游行。我们在中心街道上有一个固定的炼功点,每周都有几天公开炼功,包括所有的周末时间。

但是有一天,战争开始了。周围似乎一片混乱。起初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对待,尽管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但是我明白,我们仍要继续做好三件事,保持我们的修炼环境——学法、炼功、讲真相救人。

坦白的说,我开始睡过了头。出于某种原因,我没有从第一次爆炸声中醒来,尽管我通常都睡得很轻。当他们早上告诉我爆炸的消息时,我甚至不相信,我怎么没有被惊醒。我理解到,无论周围发生了什么事,都不会影响到我们,在战争中,我们有自己的路。

战争还没有开始之前,本来我和我先生应该回俄罗斯探亲,但最后一刻我决定一周后再买票。然而就在那一周,军事行动开始了。我想,在这个历史时期,或许我们需要留在乌克兰。

当战事进行到第五天,周围局势加剧升温。我们旁边发生了几次剧烈的爆炸。有一次从飞机上掉下来的炮弹爆炸了,结果导致几座私人住宅被烧毁,一名妇女死亡。此外,就在我们公寓楼的正上方,一枚巡航导弹被击落,公寓的进出口大门被撞毁,窗框也受损,但惊奇的是我家所有窗户的玻璃都完好无损,也没有人受伤。我们家根本没有受到损坏。

隔窗向外看,经常有东西在砰砰作响,在闪光,呼啸而过。不时的房屋随之震动,冲击波冲击窗户。周围的一切物品都变的很不稳定,似乎要倒塌了一样。我们穿着衣服睡觉,甚至在家里我们都是随身携带文件和电话,以防房屋突然倒塌时我们能即刻逃离。那时看来,我们真的是处在生死边缘。

我和我先生每天坚持读法,每天炼全五套功法,而且继续工作。晚上,由于轰炸威胁,我们也无法开灯。

当时约有一半的居民离开了基辅。我们住的这一层楼里原本有十户居民,如今只剩下了我们。

大约还有半数的法轮功学员留在了基辅,我们不断地通过网络相互支持和鼓励。在这段时间里,我们每个人都感受到了留下来的重要意义。

我想起了师父的很多讲法。我想:我们是修炼者,既然在这个历史时期我们来到了这个地方,就应该顺其自然,在这里发挥自己的作用。而且在修炼中我也明白了,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握中。

那时,我的身心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甚至我的背部很难挺直,我的腹部一直痉挛疼痛。周围的情况非常阴暗,常常夹杂着战火。有时,我们似乎被留在了宇宙的边缘,面对着巨大的黑暗。但是我觉的我需要忍耐,保持心静不动。如果我们现在害怕、心烦、生气或表现出像其他人的情绪,我们将无法发挥作为炼功人的作用。

我不断仔细审视自己,从自己身上去掉人的东西,比如鲁莽、表现自我的欲望、英雄主义和“给人治病”的愿望等等,清理到最后总会留下一个念头——我要救度众生。不管发生了什么,我只想救度众生。就这简单的一念,心里涌现出源于真我的安宁。

以前我们炼功不很精進,现在我们意识到按时炼功的重要意义,于是决定午餐时间在院子里炼第一套至第四套功法。邻居们透过窗户看到了我们。后来他们说很支持我们。

我们也开始走出去,向人们赠送小莲花和关于法轮大法真相的报纸。当时街上的人很少。但是人们彼此都很喜悦。我赠送人们小莲花作为护身符,向人们讲述真、善、忍信仰的道理。人们能够感受到我们的善意,听到大法倡导的理念,听到中国大法弟子在中共邪恶的迫害面前都没有放弃信仰,很多人都感动的哭了。有些人明确的说,是神派我们来见他们。

'图1:我们送给当地居民的小莲花'
图1:我们送给当地居民的小莲花

我也不断向内找自己,消除恐惧心。每当我听到剧烈的战斗声时,我看到了自己的争斗和刚厉,就努力去掉这些心。奇特的是,那些激烈的战斗声经常就自行停止了。修炼的经历,使我们看到个人的提高对周围环境的影响。

在这期间,我开始更了解中国法轮功学员的修炼经历,当每一天都安排的很紧凑很清晰,没有时间再闲下来,否则根本无法走好这条修炼的路。我知道了什么是精進修炼。

渐渐的,我们变的更加平静和稳定。看到师父的法像已经面带微笑,看起来很年轻。就好象周围发生的事已经和我们无关了……我们只要做好修炼者应该做的三件事。而窗外发生的事就象在放电影。起初是,我的意识对战斗声不再有回应。然后身体对它们也失去了回应。比如,当我们炼功时突然听到“啪”的一声,我的身体也不再吓的抽搐了。我睁开眼睛看到远处飞来的火箭,然后闭上眼睛继续炼功:那和我们无关。渐渐的,战争的声音越来越小,我们地区的局势也稳定了下来。人们开始返回家园。

几个星期后,我和基辅的同修们周末又开始在市中心炼功,每周一次面对面学法。

以上是我在现有的条件下个人有限的理解。在战争的危险中,我并不主张每个人都必须留下来,应该这样去做,我只是凭着内心的理解来做。

在日后的时间里,我会努力保持对大法修炼的精進之心。诚挚的感恩师尊慈悲众生,保护我们度过了危险,赋予我们修炼升华的机缘!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