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师父给我第二次生命 广传真相多救人

更新: 2022年05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三十日】我是二零零五年五月走入大法修炼的。在这些年的修炼中,弟子跟头把式跟着师父走到今天。

走入修炼,身心健康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三日,我被确诊为乳腺癌。手术后化疗身体特别难受,不能吃、不能睡,心烦意乱,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治不好只有死路一条,那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我有个妹妹和一个好邻居,她们是学法轮大法的,她们对我说:“姐,你学法轮大法吧,只有李大师能救你。”得到救命的法宝,我别提多高兴了,就像冰天雪地里看到一堆篝火,冻不死了。

从我决心开始修炼那一刻起,激动的心情不知用什么语言来表达,一拿起《转法轮》书不知怎的就是哭,一看书全身震撼、内心感到温暖,现在明白是生命深处感恩师父救度我。师父打开了我的天目,能看到另外空间的美好景象,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

师父给我消业

乳腺癌手术后,我就没了例假,可炼功不到半个月例假就来了,刚开始比较多,都是黑血块,味儿特别难闻,满屋都是中药味,晚上能流一痰盂。同修说,没看过像我这样消业的,要实在受不了上医院看看吧。家人也说:这不流死了吗,快上医院。我想那就买点药吧。药买回来后,越想越不对劲儿:我也不难受,身体也比之前轻松了,吃药干啥呀?修炼人没有病,是消业,我这不是不信师父吗?我的命都交给师父了,我还怕什么呢?是死是活师父说的算!就这样,我把药退回去了。

手术后的第一年冬天,右腿疼,走路抬不起来,拖着走;第二年,左腿疼,走路也拖着走;上半身一半长痘,一半不长。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不知什么时候,上述的病症都好了。谢谢慈悲的师父救我,为了弟子承受了不知多少业力。

助师正法

我得癌症,修炼法轮功三个月后就上班了,每天都像有使不完的劲儿。我们这地方小,互相间都认识,我就用自己亲身经历讲真相,效果很好。

二零零五年,《九评共产党》一书出版,同修白天跟我一起学法炼功,晚上带我发《九评》和真相小册子。

我们那是东北林区,冬天特别冷,室外基本都是零下三十多度,有时能达到零下四、五十度,穿很厚的棉衣出门都被冻透,特别是我乳腺切除的地方没有肉,一出门感觉心都是凉的。我们挨家挨户发真相资料,手套太厚从门缝塞不進去,就摘了手套发,没一会儿手被冻的象猫咬一样钻心痛。平房有养狗的,在雪地走刷刷响,羽绒服一冻也刷刷响,一有动静狗就叫,一个叫其它都跟着叫,连成一片,那时也不知道发正念,心里那个怕呀,同修一路陪伴、鼓励着我。

慢慢的,我开始突破一个人发真相资料。记得有一次,我去一单元楼里发,刚爬到三楼就不敢上了,吓坏了,心慌得感觉都跳到嗓子眼儿了,口渴腿软。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不怕,请师父加持我。我艰难的往上走,等我发完真相册子下楼时,心里即轻松又高兴,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

二零零六年夏天,我们当地几个同修被绑架。没有了真相资料来源,我心里很急,萌生了自己做资料的想法。在外地给孩子陪读期间,我认识了些同修,教我上网、打印以及一些简单的维修机器方法。回家后,我开始自己打印资料、刻光盘,除了自己发,还能提供给同修。

二零一二年,我陪孩子考研去了A市,那里没有认识的同修,就请求师父安排。有一天,我去逛展销会,一首熟悉的大法音乐把我领到一个柜台前,我激动的说:“我和你是一家人。”她也很高兴,我们都感激师父。她告诉我打真相语音电话和群发短信救人的新项目,又联系其他同修教我和孩子,我们每天都很忙,孩子复习考试,我做大法救人的事,在师父的保护下孩子超常发挥顺利的通过考试。

在A市住了大半年,认识了一个姓刘的同修,她从黑窝出来,子宫长了一个大肿瘤,天天流血,裤子经常都是湿的,就这样她坚持出去发真相资料。爬楼梯上不去,跟她配合的是一位七十多岁的同修,经常鼓励她说:“人上不去,神能上去。”在师父的加持下她就真上去了。她们每天去公安局、监狱发正念,最难的是碰上雨雪天气,坐在冰凉的地上一发就是两个多小时,身体和手常被冻僵。因为经常坐公交车,时间长了司机都认识她们了,有次司机问老同修:“大娘,你们上哪儿去呀?”她说:“上大学去。”“什么大学?”“天宇大学。”是呀,大法弟子上的大学在天上,在宇宙中,我们的老师是师父,教我们宇宙大法真、善、忍。

回家后,我把真相语音的项目教给当地同修,我们到山上、小河边打语音电话、发短信,一走就是大半天。有一次,我背了五、六个手机和价值五百多元的电话卡上山打,边打边采蘑菇,没有认真的发正念,等下山回家发现装电话卡的袋子不见了,里面的卡都丢了,特别自责难过,我冷静下来默默的跟师父道歉,因没有认真的做救人的事,浪费了大法资源,请求师父原谅。第二天一早我就去山上找,那么大的山我不知该去哪里找,正犯愁那,还没走几步就看到了那包卡,真是太神奇了,我热泪盈眶高声喊:“谢谢师父。”只要弟子有救人的心,师父就牵着弟子的手向前走。

我们地区偏远闭塞,有条件的家庭都跟着孩子搬走了,人口越来越稀少,我心里想师父我以后该去哪儿呢?只是有这样一个念头,没想到刚过完年,师父就安排我和孩子去B市居住。刚来时,我联系上一位我们家乡的同修,她把我引荐给当地同修。那时B市也刚开始打语音电话,我就配合联系买手机、电话卡。只要有时间我就背着七、八个手机出去打,实在没时间就在家里打,正念很足,有师父看护接听的可多呢,效果也很好,后来我家也开了一朵小花。

B市每个月会有几天赶大集。有一次我去集市上发台历,见到一位男士就跟他说:“先生,给您一本真相台历吧,是法轮大法的。”他说:“我不要。”旁边人一听说是法轮大法的喊着:“我要!我要!”紧接着围上了很多人抢着要大法台历,不一会儿就发没了,大家都说法轮大法的台历好。还有些人没拿到很失望,我说:“大集上还有其他大法弟子在发,你们去找找吧。”

还有一年冬天,遇到一位讲过真相的老人,他说:“可见到你了,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天寒地冻的,我家就在这附近,暖和暖和吃完饭再走吧。”我眼里充满了泪花说:“不用了,谢谢您。”

一次冬天在大集,看到两位二十多岁的女同修,天真无邪的样子,脸蛋冻得红扑扑,她们手捧台历、年画微笑着说:“爷爷奶奶,给您一本”“叔叔阿姨,给您一本,看了保平安。”看着两个孩子,我的眼泪流了下来,大法弟子无论年龄都在为救众生付出着,在大陆有多少孩子因父母被迫害失去双亲而无家可归?迫害一天不停止,大法弟子救人的脚步就不会歇。

结语

十几年的修炼中,我的家人朋友都做了三退,有很多人走入大法修炼,也都得了福报。我的两个外甥女很支持大法,她们有机会就做证实大法的事,最后都考上了名牌大学。我外甥在工作时被一重型机器砸伤腿脚至粉碎性骨折,他走入修炼后,仅七天便能站起来走路了。

我们全家见证了大法的超常,见证了师父的慈悲与伟大。在今后的修炼中,我要修去自己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修去执著,做好三件事,在最后有限的时间里做一个合格的“法粒子”。

个人体会,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