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事心造成的惨痛教训

更新: 2022年05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九日】二零一八年一月中旬,我被警察跟踪、绑架、抄家,后遭四年冤狱。冷静下来后,反思自己的人生观,总以为自命不凡;从学校到步入社会,总觉得高人一筹,比别人聪明、强悍。修炼大法以后,争强好胜的心没有修掉,把做事当成了修炼,在救人项目中一马当先,是个女强人。建立家庭资料点后,自己進耗材,做真相册子、光盘、挂历、粘贴,帮助同修发“三退”声明名单;做资料时,经常是五、六台机器同时工作;做完资料后骑电动车给同修们送,供半个县城的同修讲真相救人。每天大部份时间都用在做事上。学法就是走过场,求数量,不能静下心来学,导致干事心越来越强,越来越膨胀。

在和同修交流时,谁的话我也听不進去,认为别人有怕心,自己正念强。实际上是自己偏离了法而不自知,根本没有按照师父法中的要求去做。我不但没有抓紧学法,而且学法时不能入心,等于白学、没学。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一直在保护我,然而我也不悟。其实,出事之前,我就发现有警车跟踪我。我没有和同修说这事,脱离了整体。直到有一天警察来家里敲门,我没开门,坐下来发正念。在警察叫了一阵门后,我真切的听见隔壁老太太的声音告诉警察说:“他们家没人。”警察走了。于是,我问隔壁阿姨,她说:“我不知道。”我这才明白是师父帮助我化解了一场魔难。

当时,我也想把一大堆机器转移,可是又一想,这么多东西往哪里转移?不愿意给同修添麻烦,没有慎重的考虑机器是用来救人的,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邪恶掠夺走,应当安全的保护下来。结果给邪恶有乘之机,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事后想起来悔之晚矣。

修炼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救人是大法弟子必须完成的使命,怎样才能做好这件神圣的事情,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师父说:“每个大法弟子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坚持学好法,只有这样才能完成好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助师救度众生。你们无论生在哪个民族,你们都是那里众生的希望。做好你们该做的。”[1]

因此,学好法是多么的重要。自己以前就是忙于做事,忽略了学法的重要性,心性提高不上来,带着很强的人心、执着心做神圣的事。所以本来神圣的事却不神圣,自身不但遭迫害,给救人项目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痛定思痛,在黑窝里面对邪恶的迫害,方如梦初醒。可是,实在是追悔莫及。

现在写出来,提醒资料点同修不要重蹈覆辙,要以法为师,吸取正面教训,在正法修炼路上走正、走稳,不留遗憾。

在看守所中慈悲救人

被关進黑窝后,无论警察给我带到哪里,我的心都很平静,没有怕,没有恨,没有怨,我只有一念:自己要把大法的美好展现给每一个有缘的警察,他们也是需要救度的生命。我应该用大法赋予我的慈悲挽救他们,觉得他们才是最可怜的生命,逢在大法洪传之时,却与大法无缘,更可怕的是站在邪恶一边,与红魔为伍,迫害大法弟子,干着害人害己的傻事。其实他们本源的生命也是善良的,也是求大法救度而下来的,可是他们迷在世间,被红魔洗了脑,在当替罪羊,是多么的可怜可悲啊!他们也是我们应该救度的众生,自己能接触到他们,是有责任唤醒他们的。

我每次与办案警察见面时,都把他们当作众生看待,象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苦口婆心的给他们讲真相。有一次,国保大队长找我谈话,我劝他,说:“你们别这样傻了。这些年了,法轮功究竟怎么样,你们还不清楚吗?不要再昧着良心做事了。迫害法轮功是江泽民为了一己之私,一意孤行干的,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中共认定的十四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你们是在执法犯法。共产党把你们当枪使,拉完磨就杀驴。识时务者为俊杰。”说到这儿,大队长和另一个警察,四目相对,瞅瞅我都笑了。我接着说:“……你们可以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们知道吗?南方有一个地方法轮功学员炼功,警察给放风的事吗?他们这是最明智的选择。现在有头脑的警察都不愿意参与迫害法轮功,都想办法给自己留条后路还来不及呢。”

大队长思考一下问我:“难道你不怕坐牢吗?”我回答说:“为了世人也包括你们得救,我早已把生命置之度外。因为大法弟子是救人的使者,有这个使命,就是在人类大劫难到来前,告诉人们得救的真相。你们到现在还没明白法轮功真相,是我们大法弟子没有做好。希望你们多了解了解法轮功,上明慧网看一看大法弟子他们究竟在干啥。给自己留条后路,给家人选择一个平安。”大队长听完,一句话没有说,那双眼睛久久的看着我。

在看守所里,有时间我就背法、发正念、讲真相,做“三退”,号里的人员退完了,有新人進来,就跟她讲,退了很多人。在那里很好讲,人在危难中,在无助的情况下,在人生迷茫的时候,特别相信法轮大法,把最后的唯一希望都寄托在大法和大法弟子身上。号里的人员大多数都退出了中共相关组织,不退的很少。每当我给她们讲法轮功真相,大家都非常兴奋,都告诉我,说她们在这里天天打坐,唱大法弟子的歌曲,背大法诗词《洪吟》,她们会背很多首,背完后,许多烦恼她们都忘了,太幸福了。她们还表示说:“我们出去一定也炼法轮功。”

十一月的一天,当地公安局给我送往监狱,要走的时候,所长来到我跟前,她对我说:“老太太要走了。好好的。”我说:“所长你放心吧,我很好。希望你也好好的,不要迫害法轮功。你这个人不错,挺好。谢谢你。”她听我这么说,非常激动便挨着我坐下来,拽着我的手很久不撒开,眼里含着泪说:“我能听到大法弟子给我这样的评价,我太高兴了。谢谢老太太!谢谢您师父!我知道怎么做了。”

正念闯出家庭关

我出狱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同修,找到所有的大法书籍。当天晚上,我就去找身边的同修,走了好几家都没有人,我又到菜市场找另一个同修,可她什么都不知道,她说和其他同修没有联系。我心里很着急,为什么呢?后来听同修说是我老伴在我出狱之前哭着跟她们说:“你们别来了,我非常害怕,如果她(指我)再出事怎么办?我求你们了。”

第三天,有一个同修大姐还是来看我,老伴正好在家里,满脸不高兴。大姐走时,我送了很远。回来时,老伴问我:“你还像以前那样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半天没说话,脸色很不好看,很吓人的。我坚定的说:“你原来那样支持我,现在怎么啦?告诉你吧,这个事谁也改变不了我。”他说:“我说不了你,等你弟弟来了看你怎么说。”

晚上,我弟弟打来电话,一开口就像审问犯人似的:“我问你,你们家谁来了?”我一愣:“谁来了?”他又说:“你的某大姐。”这时我终于明白了,一定是老伴告诉我弟弟的。我郑重其事的跟弟弟说:“是。是某大姐来了。不是有电话监听吗,我也不怕了。我告诉你,我是铁了心了,以前我的身体啥样你不是不知道,现在啥样你也能看得到,十七年一片药没吃,一针没打,这是个简单的事吗?我问你,我干啥坏事啦?我不就是按真善忍做个好人吗?错在哪了?如果你害怕受牵连,那也没有关系,我可以与你断绝亲人关系,包括所有人。”弟弟当时挂断了电话,没有再来电话。我姐姐没有弟弟那么强势,可是她一遍又一遍的和我说:“好就在家炼呗,非得出去干啥?”小叔子、小姑子等人也反复的强调说:“我们不反对你学,你也得为这个家着想。我大哥(指老伴)多可怜哪,快七十岁的人了,如果你再出事可咋办哪!”

面对亲戚们的软硬兼施,我知道是邪灵烂鬼操控他们来迫害我,我发出强大的一念:解体他们背后的邪灵烂鬼。然后,我用慈悲善念耐心的给他们讲真相。以前我没有跟他们这样详细的讲过。我举例说,比如有一辆车在马路上行驶,前边不远处有一座断桥,你们看见了,你是告诉司机哪?还是不告诉?他们都明白了,都说原来是这样。都嘱咐我要注意一些,智慧一些。我说:“你们放心吧,这回我知道怎么做了。”没有多久,我就投入到了同修们的救人行列中。

反思自己的这次教训,找到了自己因为忽略了学法,滋生了干事心,还有显示心,争斗心等等人心,把做事当成了修炼,留下了悔恨和遗憾。我面对师父法像发誓:弟子要勇猛精進;在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上,多学法,学好法,同化法;助师救度众生。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捷克斯洛伐克法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