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得大法 人生不再迷茫

更新: 2022年06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六月十七日】我学大法已有四年多了,近年来,我全身心的沐浴在大法中,时时处处感受到师父的慈悲保护,由一位大法小弟子已经成长为一名青年大法弟子。

大法给了我全新的生命,我每天溶于法中,如饥似渴的吸取着大法的营养;大法让我这样一个什么也做不了的卑微生命生活在幸福快乐之中,大法给我指点了迷津,让我了悟生命的意义。

一、幸遇大法,人生不再迷茫

我自小身体就有疾病,上初中一年级时,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初二就退学了。爸爸妈妈带我去省各大医院检查,医生说没有办法治好。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就在一年后的冬天,各种并发症出现了,眼睛失明,骨骼弯曲,不能走路,性格越来越自卑内向,不爱说话,不愿见人。爸爸妈妈也承受很多,精神压力很大,我的人生陷入了低谷。

幸运的是在我痛苦迷茫时,慈悲的师尊把大法给了我,点燃了我的人生希望。

那是二零一八年,姑姑回家过年。姑姑修炼大法好多年了,她得知我的身体状况后,把我带到她家学大法。在姑姑家,我每天听法,听明慧广播,听姑姑给我读法,教我背法,背《洪吟》,我反复听师父讲法,明白了很多道理,知道了人得病是以前所造的恶业所致,我不再因身体而痛苦。

随着对大法理解的深入,我的思想也有了很大的变化,记忆力大有提高。我能背法,在爸爸妈妈看来很超常。学大法前,我上学功课不怎么好,也听不懂老师讲课的内容,背课文就更难了。我知道这不是我如何的聪明,都是大法给我开启的智慧。我会唱大法小弟子的歌,会背许多师父的诗词,和《精進要旨》等师父经文,会迭精致漂亮的小莲花,还会调电子表,连妈妈都觉的很神奇,夸我能干。我想我眼盲心明呀。

从大法中悟到的法理,使我能够看淡一切,包括人生中的酸甜苦辣、爱恨情仇,幸福痛苦、疾病困难等。明白了人所遭受的一切魔难、不如意的事,都是好事。消去业力,返本归真,才是人生的目地。能走入大法修炼觉的很幸运、很幸福。生活充满了乐趣,每一天过得充实而有意义。

二、我能为妈妈解心忧了

以前妈妈总是心情不好,有些抑郁,有时向爸爸发火,爸爸有时气急了就打妈妈,妈妈常常哭泣,有时失眠,长期和爸爸冷战,不说话,把对爸爸的不满压在心里。有时想和爸爸离婚,但又舍不得我和弟弟,只好作罢。

我就用大法法理开导妈妈,妈妈一直陷在负面情绪中,不能自拔,我怎么说,她也听不進去。在她高兴的时候,我就用师父给我的智慧和妈妈聊天,在她能听進去的时候,我还给妈妈讲《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的内容,告诉她共产党是如何破坏传统文化和人与人之间的正常关系的。

有时妈妈和我一起听法,边听边说:师父讲的真好。如果人人都像师父讲的那样去做,人和人之间就没有矛盾了。

妈妈还学会了五套功法,学的时候,就感觉身体发麻、发热。师父还给她净化身体。妈妈虽然没有真正走入大法修炼,但精神状态却发生了很大变化,许多事情想开了,遇事忍让,不再钻牛角尖了,心胸越来越开阔,和爸爸关系越来越溶洽了。

以前,妈妈看着我瘦弱的身躯和变形的四肢,常常泪流满面、伤心难过。现在妈妈看到了希望,不再痛苦了,不再为我的身体忧伤,因为我有师父了。

妈妈现在常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去姑姑家还给师父法像上香。

妈妈的心性也提高了。一次,弟弟被狗咬了,爸爸带弟弟打了疫苗,自己花了一千多元,也没找人家麻烦。一次,妈妈捡了一个钱包,等失主找来,还给失主了。

三、修炼大法,全家受益

自我学大法之后,我们全家也沐浴在佛光普照中,在遇到危险时总能躲过灾难,师父在保护着我们一家人。

二零二零年的一天,爸爸开车往工地拉砖。快到工地时,是几百米的山坡路。突然车身向后下滑,由于路滑,车刹不住,翻到坡下面的地里,地里的电线杆被撞断了。当时我在家突然想给爸爸打个电话,妈妈拨通后,只听到爸爸说:“出车祸了,正在处理,忙完给你回过去。”妈妈没反应过来,爸爸已经挂了电话。我说:是爸爸出车祸了吗?我心里一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心里想,爸爸不会有事的。爸爸回家后,说了事情的经过,有惊无险。妈妈和我一起说:“是师父保护我们一家人呢!”不然那么重的车翻了,电线杆都撞断了,人居然没事,爸爸只是在车里碰了一下,但很快就不疼了。

弟弟很调皮,几次摔跤,但在师父的保护下,也是有惊无险。一次弟弟和小朋友玩,不小心掉進了一个深坑,但他只是下巴擦破了点皮。还有一次,妈妈骑电瓶车带着弟弟,弟弟要下车,不停的摇晃车把,妈妈还没来得及停车,就连人带车栽到沟里。妈妈吓坏了,担心弟弟的安危。结果是有惊无险,妈妈和弟弟都没事,电瓶车也没摔坏,好好的。妈妈知道是师父在保护了他们,再次体验到大法的神奇。

四、师父让世界上这么多的人变成好人

师父一直在给我调整身体,有时是在梦中,我真真切切感受到师父的慈悲,醒来时泪流满面。现在伴随着身体上的疼痛逐渐削弱,身体也越来越轻松。去年我的腿上长了带状疱疹,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消业,我不想让妈妈操心,没有告诉她,等她发现时我已经好了。这在常人看来是很疼的,但我知道是师父帮我承受了。

尽管因身体的变形,我的炼功动作不到位,但我相信大法能归正一切不正确状态。现在我天天坚持晨炼,感觉到自己被能量包围着,身体轻飘飘的,体验到了炼功的美妙。

我这样的身体状态,吃喝拉撒全靠人照顾,姑姑是爸爸的堂姐,因为姑姑修炼大法,和爸爸妈妈一样尽心尽力的照顾我。姑姑对爸爸说家里有困难,大家要共同分担,共度难关。她很理解爸爸妈妈的辛劳与不易。我在姑姑家一呆就是几个月(因为家里周围没有同修,爸爸妈妈也没有时间和我学法),姑姑给我做饭、洗衣服、洗澡、剪指甲,每天早晨晨炼后,就做饭,上班前再把中午的午餐给我准备好。姑姑遇事和我交流,常常鼓励我,夸我会与人沟通了,我也觉的和别人讲话不再别扭了。我很珍惜这个环境,常常提醒自己不能懈怠,否则对不起师父的苦心安排和慈悲救度。

身边的阿姨同修都象一家人一样,有时奶奶、阿姨同修来给我读法,教我背法。她们还照顾我的生活,是那样的自然而然,没有歧视,没有分别心。长这么大,除妈妈以外,很少有人和我说话,但和同修在一起很融洽,大家互相交流切磋。妈妈觉的炼法轮功的人都很和善,都这么好。因为我们有共同的师父,同修一部大法,是大法把我们连在了一起,我们有找到人心的快乐,修去执着的轻松,心性提高的喜悦,互相配合的默契。一次听到一位阿姨说她那些年经济上帮助过一位被迫害的同修。现在经济状况好转,那位同修将累计两万多元还给了她。那位阿姨家也不宽裕,那么多钱,就是亲生姐妹也不一定做的到呀。这就是我的同修,师父教我们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成为一个为他的生命。

师父太伟大,太慈悲了,能让世界上这么多的人变成好人,让更多人身心健康,让每个家庭生活的幸福。我希望大家都能了解大法真相,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谨以此文献给慈悲伟大的师尊,感恩师父救度之恩,大法福泽苍生。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