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手术后残障两年 修大法身心巨变

更新: 2022年05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日】东北某地有个年轻人,名叫吉顺(化名),今年三十八岁,原本是大货车司机。吉顺三十三岁那年,突发脑出血,做了开颅手术,命是保住了。可是手术后,吉顺被各种后遗症折磨的苦不堪言。术后近两年,他的生活都不能自理,生活完全靠母亲伺候。

就在吉顺母子俩人生最黑暗,看不到一丝光亮的时候,他们有幸修炼法轮大法。通过学法、炼功,不但吉顺的身体得到了神奇般的康复,更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希望。

一、突发脑出血 手术后身体残障

二零一七年,吉顺才三十三岁。六月的一天,他在家里带着两岁女儿的时候,突然倒地,口吐白沫,吓的小孩儿“哇哇”大哭。吉顺拨通了亲人的电话后,就不省人事了。后来经医院确诊为脑出血,马上做了开颅手术。

一年前,吉顺的父亲因癌症去世,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吉顺没有医保,治病全部都是自费。幸亏吉顺母亲娘家的兄弟姐妹多,侄男外甥女也多,大伙给吉顺凑够了住院、治疗所需的一切费用,吉顺算是保住了命。

可是吉顺毕竟是做了这么大的手术,术后恢复遥遥无期。出院后还要做康复治疗,还要在附近租房子。这前前后后一共花掉了十几万元钱,都是吉顺母亲借来的。

康复期间,吉顺的母亲天天推着轮椅送儿子去医院。康复期一过,吉顺媳妇就把吉顺和婆婆送到郊区老家,把孩子送到娘家,自己出国去打工了。吉顺母亲只有两千元的退休金,生活费加上无尽无休的医药费,真是压力如山大。

吉顺不但胳膊、腿都不好使,说话也出现严重障碍,连字也不认得了。他的情绪变的烦躁暴怒,总跟母亲发脾气,骂骂咧咧,急了还推推搡搡的。吉顺母亲六十二、三岁的人了,丈夫刚刚病逝不久,儿子又成了这个样子。她一个人洗衣、做饭,伺候病儿子,还要侍弄一大片园子……儿子还不知体谅母亲,这得咋活呀?

二、喜得大法 

二零一九年四月,就在吉顺手术后将近两年的时候,吉顺有个远房表姨得知情况后,特意来家探望。只见吉顺坐在炕上,脸色黢黑,左侧太阳穴上方塌下去拳头面积大的坑,是因为手术拿掉了一块颅骨;右手攥的紧紧的,掰都掰不开;下地走两步的时候,右腿不好使,一瘸一拐的拖着腿;右臂弯曲,象“挎个筐”似的,一点儿也抬不起来;那状态比老年重症脑血栓还差,说话时憋的够呛,才能嘣出两个字儿。

吉顺母亲满面愁容的对表妹诉说着儿子的病情:整天靠吃药顶着,每个月还要抽搐一次。现在试着针灸治疗,也不见效。说完,吉顺母亲突然仰天长叹道:“到底有没有佛呀?”那意思是快救救我们吧!

表妹说:“姐呀,你别愁,我今天就是带给你们希望来的,法轮大法能救你们!”表姨拿出大法真相护身符和真相小册子,告诉他们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吉顺摇摇头。表姨说,你不用害怕,电视上宣传的什么“天安门自焚”、“杀人”等等都是骗人的,是中共编造出来的。

你妈知道我,我从小就是一身病,怎么治都治不好,炼法轮功全都炼好了,我能去烧自己吗?表姨又给吉顺讲了一些法轮功基本真相。吉顺听明白了,就把护身符装在了衬衫衣兜里。

表姨又拿出大法著作《转法轮》让他读。他的嘴努了老半天,蹦出一句:“不认字儿!”表姨说:“那下回我给你们拿来大法师父的讲法录音、录像,让你们听、看。”

过了几天,表姨带来了装有师父讲法录音、炼功音乐、大法音乐的播放器,还有师父的教功录像光盘,师父在广州讲法光盘,大法书《转法轮》,影碟机等。表姨告诉他们母子俩每天怎么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怎么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告诉他们要坚持。又一点点教他们炼功动作。吉顺的右手臂一点儿都动不了,右手都掰不开缝。他就用左手学炼功动作。

但是读《转法轮》非常难,吉顺不认字了,他母亲大部份字认识,但是读不成句。表姨一个字一个字的读,他俩同时指着书上的字,一个字一个字的跟着读。即使这样,他们也不气馁,学的非常用心,母子俩都很高兴。表姨家比较远,表姨不来时,吉顺就不能读书了,只听师父的讲法录音,看师父的讲法录像。

学了一个来月,表姨问他们:“针灸管用吗?”他们说不管用。表姨说:“不管用,花那钱,还白挨疼干啥?”吉顺悟性很好,马上说:“那不扎了。”

表姨找来同修,给吉顺家安装了新唐人电视接收器,送给他们真相影视光碟。吉顺看了电影《为你而来》之后,马上打电话给表姨,用不太流畅、但极其渴望的声音说:“我想读《转法轮》!快找同修带一带我呀!”

同修们辗转联系上了距离吉顺家五公里的几位同修,她们四处打听,才找到了吉顺家。交流后,几位同修决定,每周挤出时间轮流来吉顺家,跟他们一起学法。之后,同修一个字一个字领着他们读法,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反复教他们炼功,耐心的开导他们,解答他们的各种问题。

在同修们的无私帮助下,吉顺母子俩也克服了很多困难,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之路,而且越来越坚定。过去笼罩他们的愁云早已不见了,母子俩整天乐呵呵的,脸上充满了喜悦、祥和。

三、坚定修炼

修炼了大约两个多月,吉顺感觉身体变化很大。拖着的腿也能使上劲了,右手也能伸开一些了,还能逐渐越抬越高了,说话也不那么吃力了。他还明白了炼功是把病从身体里头往外推;而吃药是把病往身体里头压。明白了为什么术后吃了两年的药,却远远不及这两个多月学法炼功效果来的好,他把所有的药都停了。

这里还有一个利益的考验,吉顺母亲给他办了一种“特病”保险,一年能报销两千元钱的药费。母亲担心停药后,以后再买这个保险还能不能给报销。

表姨问姐姐:“你看现在吉顺炼功才两个多月,身体一天一个样儿的变好。就是花两万元吃药治疗,能好的这么快不?”吉顺母亲肯定的说:“不能!”吉顺说:“反正我是不吃药了,我就好好学法炼功。”他们母子俩把这个利益之心也放下了。

吉顺坚定的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大法的神奇不断的在他身上展现。修炼三、四个月时,吉顺攥的紧紧的右手就能伸开了;右臂能抬过头顶了;右腿走路有力了,天天去大路上走几圈,只是有点瘸;说话也基本上没什么障碍了;头上的大坑也逐渐的在长平。吉顺说:“医院说以后得做手术用塑料补上那块头盖骨,现在我也不用去做那个手术了。”

一天,吉顺炼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时,突然大脑“唰”的一下静下来了!什么“媳妇儿还要不要我呀?”“啥时候能见到孩子啊?”等等,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都不往出返了,心能够静的下来了。吉顺母亲也放下了担忧,同时把利益也看淡了,炼功时也感受到了强大的能量。法轮大法是超常的,只有真修的人才能实实在在的感受到。

四、见证大法的超常

吉顺的身体变化很大,但是他每个月抽搐一次的状态还存在,他很着急。表姨说:“别担心,都有师父在管着呢!”吉顺马上就求师父说:“求师父把我这个‘抽病’也拿掉吧!”

他求过师父之后不久,也就是二零一九年九月,他们修炼不到五个月,吉顺和母亲去参加亲属的婚礼。下午两点多回到家里后,不一会儿吉顺就抽搐得特别厉害,然后就昏迷不醒人事了。

参加婚礼的姨家、舅家、表哥表姐等一大帮人都转到他家来了,怎么唤也唤不醒他,吉顺昏迷中还呕吐。大家都很担心,但却无能为力,给吃药也吃不了,喂点稀粥也不能吞咽,就这么守了半天一宿。

到凌晨四、五点钟,五姨家的表哥想起给吉顺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就把播放器打开放到吉顺的枕边。播放了一会儿后,见吉顺眼睛一睁一闭的,还是没有完全清醒,但是喂他一点点酸奶就能咽下去了。大概又过了一小时,昏迷了十四、五个小时的吉顺终于苏醒了,大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整个过程中吉顺自己什么也不知道,没有任何感觉。

当时在场的亲属都以为吉顺是犯了“抽病”。过后同修告诉他们,这是大好事,因为吉顺脑部的病业太重,这是大法师父给他拿掉了脑子里的病业。同修告诉吉顺母子,吉顺以后就会好的。果然,从此以后吉顺再也不抽搐了,是师父把吉顺脑子里的病根拿掉了。从此他们更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了。

有一天,吉顺急切的问表姨:“不认字咋办啊?看不了《转法轮》啊!”表姨说你求师父啊!表姨又讲了明慧网上的交流文章中有很多不识字的同修,在师父的加持下都能通读大法书的神奇事例。过不久,吉顺就乐呵呵的说自己能认识很多字了,他那个高兴啊!

吉顺的母亲一开始就能双盘打坐,第一次抱轮就能坚持半小时。后来炼动功做“叠扣小腹”的动作时,感觉到手被功强烈的震动着,使她受到很大的鼓励。

吉顺家亲戚多,吉顺和母亲就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告诉给亲朋好友,让他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得福报;还让同修到他们的亲属家,把救命的真相告诉他们。吉顺母亲娘家那么多的亲属基本上都声明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保了平安。

修炼法轮大法后,吉顺家的事儿也顺了。吉顺岳父也能常带着吉顺的女儿来见爸爸和奶奶了;吉顺的媳妇知道吉顺身体的巨大变化后,对他也有了信心,偶尔从国外打来电话跟他聊聊天。吉顺告诉媳妇自己炼法轮功炼好了,让她在国外了解法轮功真相。

吉顺母子俩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每次见到同修,吉顺第一件事就是告诉同修,自己身体上又有哪些变化了。比如,你看我的牙齿原来咬合不上,现在能对齐了;你看我的脸不歪了;你看我的右手,能抬过头顶了;你看我的脚走路平稳了,等等。同修说,你的脸变白了,气色变红润了,身体变壮实了,变的更帅了,特别是说话已经非常流利了!吉顺听了,总是“嘿嘿嘿”的笑个不停。

一个开颅手术后,胳膊、手、腿、脚、语言都严重残障,生活不能自理的青年,因为修炼法轮大法,生命获得了新生!一个在痛苦、绝望中挣扎的母亲,一个饱经魔难支离破碎的家庭,一族与之血脉相连的亲人众生,皆因吉顺修炼法轮大法重获新生,从而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迹。是法轮大法,给这个群体中所有的人指明了一条光明和希望的路!

值此法轮大法洪传三十周年之际,吉顺一家及亲属都感恩法轮大法师父的慈悲救度!感恩法轮大法的佛光普照!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