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与目

更新: 2022年06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六月十九日】二零零五年,权威期刊《科学》上刊登过一幅彩色风景画,绘画出自51岁的阿马甘之手。他生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贫民区,从生下来就双目失明。18岁后,他开始用手指在纸和画布上作画,他画山川、湖泊、房屋、人物和蝴蝶。令人惊奇的是,他没感知过这些景色,却对色彩、阴影和透视比例处理得非常专业。

于是,科学家邀请阿马甘接受科学测验。心理学家将很多只玻璃杯在桌子上排成两列,请他画素描。他按距离远近,描画出了它们的位置和形态。神经学家请他画一条伸向远方的路和路边的电灯柱,阿马甘微笑着一分多钟完成作品。

科学家“惊得都不会呼吸了”!他们扫描盲画家的大脑,发现在他作画的时候,大脑中负责视觉功能的区域在发光,就像人“看”到东西时那样。

科学家由此认为,人体中存在着神秘的“第三只眼”,只不过正常人太依赖我们的肉眼来接受外部信息,就使这种能力退化了。而像阿马甘这样的盲人,只能在自身中揣摩世界的模样,就使这种先天的本能发达起来。

上世纪80年代,中国兴起人体科学研究热,科学家做了大量实验。如,制作几十个密封纸套,放入孩子们认识的常用字,让有特异功能的孩子看纸套里的内容,结果正确率在80%以上。

现代医学证实了“第三只眼”真实存在

人体解剖学发现,在两眉中心向后方的沿线上,在人脑的中间偏后、大脑和小脑之间,有个叫做松果体的器官。

大量实验表明,松果体可能是直接感光器官。当小白鼠的视网膜缺失,无法发挥感光功能的情况下,松果体仍然可以感光。有人猜测,可能有一条通向松果体的隐秘传递光信号的通路,不为人所知。

松果体的细胞结构与视网膜非常类似。一些研究者认为,松果体就是人类神秘的“第三只眼”,它可以用某些方法激活,从而捕捉到肉眼看不到的不可见光,直接在脑海中成像,而无须经过视神经等的传导。

其实,近代科学在早期就意识到“第三只眼”(松果体)的存在和意义了。17世纪法国哲学家笛卡儿提出,人是一种心灵和物质身体共存的二元存在物,而松果体正是“灵魂的宝座”,人的身与心通过它发生着交互作用。

古文明世界中“第三只眼”无处不在

中国古代称松果体为“天目”。传统中医讲“望、闻、问、切”,将望诊置于首位,因为古代高明的中医都是开了天目的,一眼望去就能看到病人从表皮、肌肉、五脏六腑、直到骨髓的所有情况,还能看到病的根本原因。

据《史记》记载,扁鹊就具有“视人五脏颜色”的能力。扁鹊四次见齐桓侯,看到他身体的病变过程,每次跟齐桓侯说病况,齐桓侯都不信。当扁鹊第四次见齐桓侯时,看到他已病入骨髓,无药可救,便逃之夭夭了。不久齐桓侯真的死了。

《封神演义》中的道家人物二郎神杨戬就修炼出了第三只眼。老子在《道德经》中说:“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见天道。”就是说,一个修炼层次很高的人,不出门,就能知道天下的事;不往窗外看,就能见到天道万物的运行。

在很多佛教画像及雕刻中,佛像头部眉心处有个佛眼。释迦牟尼讲“一粒沙里含三千大千世界”,就是他在微观中看到的情况。

还可追溯到远古时代。考古学者在内蒙古发现了五千年前红山文化遗迹,在巨大的岩画上刻的人物头像,眉心处有第三只眼;在墓地的陪葬品中,也有三只眼睛的小玉人。

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写道:“(松果体)胜过一万个肉眼,只要透过这里,就能看见真理”。狄奥尼索斯是古罗马的酒神,他的形象是手持茴香权杖交织着常春藤叶子,顶部有一个松果。

从苏美尔到古埃及、古印度、亚述人,从古希腊罗马到梵蒂冈,第三只眼的记述遍布古文明世界,具有象征意义的松果随处可见。古人崇尚松果,在他们看来,“第三只眼”是我们通向更高智慧和能量级别的通道或桥梁,能唤醒我们许多超常能力和不朽力量。

天目,认识宇宙时空的通道

齐桓公看不见的东西,扁鹊不一定看不见,齐桓公只相信自己肉眼看到的东西,却最终贻误了性命。今天,像齐桓公这样的人就更多了,他们只相信眼见为实,即使别人看见了,但自己看不见,或理解不了,或科学还不能解释,就一概不相信,认为是无稽之谈,是迷信。

其实,人的肉眼所能看到的只是光谱中很窄的一段“可见光”。还有红外线、紫外线、X射线、γ射线等许许多多电磁波,人都“看”不到。今天的科学家已经承认,现代科学能观察到的物质只占整个宇宙的4%,其它96%都看不到,只好命名为“暗物质”。

如果我们把眼界只局限在看得见、摸得着的狭小领域,就看不到大千世界的全貌,看不到事物背后的原因和本质。那么,我们对世界的认识岂不像井底之蛙、盲人摸象了吗?

大科学家爱因斯坦曾经说,“人类已知的是有限的一个圆,未知的是圆外的世界,是无限的。”人们看不到、摸不着,但客观上存在的事物太多了,如生命之谜、意识现象、特异功能、宗教神迹、史前文明、另外空间等等,都超出现代科学认识的范畴。人的智慧还有很大潜能未开发。今天认识不到的,不一定以后认识不到;实证科学认识不到的,还有许多其它思维路线、认识世界的方法,能帮助我们认识到。

西医解剖人体找不到经络,不承认人体有经络。但是到了电脑时代,却发现了经络的存在,而且发现经络在人体内起着总调控作用。可是,几千年前的古人早就知道了。李时珍在《奇筋八脉考》中提到:“内景隧道,唯反观者能照察之,此言必无谬也。”就是说,在打坐入定中,天目就可以看到体内经络的运行。

天目是真实存在的,人开启了天目,就能打开一条认识宇宙时空的重要通道。

真正的科学精神,应该是对另外空间、生命奥秘、宇宙真相抱着开放的态度,好奇和探索,不设禁区,不固步自封,这样,人的智慧才能真正打开,突破我们这个空间看到另外空间的本质和真相。

见到神佛:无神论崩塌,了悟人生真谛

爱因斯坦说:“今天的科学只能证明某种物体的存在,而不能证明某种物体不存在。”

在超出科学的范围,通过修炼,许多人的天目开了之后,却实实在在见证了佛道神的存在。

不少法轮功学员修炼前是无神论者,当看了《转法轮》这本书或炼功之后,天目打开了,看到了旋转的彩色法轮,看到莲花座上坐着大佛,看到天女散花、美丽的亭台楼阁等许许多多另外空间的美妙景象。瞬间,无神论观念崩塌,从此相信有神,坚定的走上大法修炼之路。

佛家常说,佛度有缘人,讲究“心诚则灵”。就是说,神佛不轻易向人显现,而专找那些保留了善根、对上天心存敬畏的人。一般是为了让人找回已失去的人与神的联系,明白生命的意义,使生命的质量和层次得到提升。

例如,美国濒死经验研究基金会的资料显示,受访者在濒临死亡那一刻能见到另外空间,有的还短暂进入了天堂,看到美好的景象。

经历了“死而复生”之后,大部分人大大开阔了对世界对人生的看法,相信了存在着另外空间,相信了人有灵魂、轮回转世,他们的性格也为之改变,道德感增强,对他人更有爱心,更温和了。

又如,有的观众在观赏神韵演出时,大幕一拉开,就看到是天上的仙女在曼妙起舞,还看到天国里的盛况……台北一位心灵咨询师说,“我看到每个人身上都被洒了亮晶晶的白光。”“神韵有很强的能量打在观众身上,很强的感动从心里涌出来……并带给我人生真理的方向。”

而对于修炼人来说,见到神佛,多是为了点化他入道得法,坚定他的正信,增强修炼的信心,加持他超越修炼路上的魔难……

如,有些法轮功学员阅读师父的著作时,能看到层层叠叠的佛道神在字的背后显现,或看到每个字都放着金光。有人看到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空的祥瑞,有法轮、天女散花、金色凤凰、天马、金龙和叫不出名字的神奇生命……

有的学员能看到师父在另外空间给自己清理身体,打下附体和很多黑乎乎的物质,从此,多年的顽疾无影无踪。

在遭受中共迫害的魔难中,有人看到施害的恶人背后都有不好的生命操控,另外的空间犹如战场,天使和魔鬼在正邪大战。

天与目:人的天目和智慧是由什么决定的?

古人所说的“天”,不是指我们头顶上的天空,用现代物理学理解,是指微观粒子构成的另外空间。宇宙中有一层层的微观粒子,也就有不同层次的另外空间,天外有天,物质越微观,天的层次越高。

事实上,天目的层次、智慧的大小,与人的心性高低、道德水平紧密相关。你有多高的道德境界,就能進入多微观的那层天,见到那里的真相。

如,人类在早期天性纯真、自然,“天目”是人人都具有的一种先天的本能,不足为奇。据马雅预言记载,人类文明的第一个太阳纪,男人身高两公尺,拥有翡翠色的第三只眼,具备各种超能力。《山海经》中也提到奇肱之国的人都是一臂三目。

可是,随着人的后天观念越来越复杂,越来越依赖现代化的工具和科技手段,人渐渐失去了纯朴的天性,道德下滑,天目的本能就退化了,只有小孩和个别人还保存着。研究发现,松果体在儿童时期比较发达,到7岁以后开始退化。

今天要想重新打开天目,不能靠人为的技术手段,不是求来的。古人讲“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孔子讲“以德配天”;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讲“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返本归真”。只有通过静心、冥想、炼功、打坐、净化心灵、提升自身道德品行的修炼,效法天道,顺天而行,返回纯真、善良的本性,才能开启人先天的本能,与天地万物相通。

对神的信仰也至关重要,因为信神的人会遵循神的引领,在道德上不断自我提升。例如,多次准确预测各国领导人命运的美国最伟大的预言家珍妮·狄克逊,就是虔诚的基督徒,她说,她所预见的景象都来自上帝。

在修炼法轮大法的人群中,开智开慧的事迹更多,颇有“司空见惯”之势。例如,一位女性修炼者,在二十岁以前是一个比较聪明的人,一九七九年考上了一所师范学院。毕业后,感觉除在教学方面成绩比较突出外,在和他人交流、为人处世等诸多方面能力都很差,考虑问题不周全,顾此失彼,在众人面前说话甚至会哆嗦。

修炼法轮大法后,她想帮助更多人从真善忍受益,不知不觉中在各方面的能力得到了明显提升,经常受到主管领导在会上表扬。单位举办演讲活动,五十多岁的她面对上级领导及台下众多听众,脱稿朗诵自己写的散文诗,演讲完以后有人当场高呼:“给她个特等奖!”在当今人们上网抄袭成风的潮流中,她自己写稿件并脱稿讲一个半小时,讲述的内容能深深吸引在场的听众。为别人着想、想为别人多付出的善念让她得到上天的垂青。

又如,一位女婴,在生母肚子里长到不足二十九周时,生母就决定放弃她了。她被引产药强行剥离开母体,随后就被当成垃圾,与胎盘、血水、纱布等一同被塞進黒色医用垃圾袋。三个多小时后,垃圾袋里传出哭声。一位修炼法轮大法的护士看到了,不忍心,征得诊所主任医生的同意后,用消毒用的包布裹住弃婴带回家,还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小净莲。这家修炼人的经济条件并不好,所以小净莲没有被放在保温箱里保命,除了打过一次破伤风针外,也没用过任何药物。可是,小净莲奇迹般地活下来了,满月时体重达到了两公斤。

因为没有户口,孩子无法上学。然而,因祸得福,孩子的启蒙教育来自法轮大法。三岁时,外婆开始教她念《转法轮》,四岁时她就能读三百多页的繁体字《转法轮》了。八岁时,孩子达到小学三年级认字水平。《水浒传》五天看完,《三国演义》七天看完。小净莲会写的正体字也多些。纯真和善良成为得到智慧的资格证书。

再如,一名原本出生于无神论家庭的青年,在一九九六年二十多岁时读了《转法轮(卷二)》一书,从此开阔了视野。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后,她来到了海外。人生的波折,教会了很多人更加圆滑、世俗,使得很多人在岁月中失去了人性中的善良和单纯。但是她却在看似一样的困难中秉持着大法所教导的真理,那就是永远依照真、善、忍的法理去衡量一切,永远与人为善。在攻读海外学位和考专业牌照的时候,其他同学都是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十一点泡在图书馆,而她,就靠着上课认真听讲,写好作业,用的时间非常少,成绩却非常优异。这并不是因为她是什么“学霸”,而是因为学了大法,因为与世无争和顺其自然的态度,头脑非常的清晰简单,很多时候能心无旁骛,学业上的问题都能很快的理解本质。当人符合天道时,天会打开人的眼界,赋予人真正的智慧。

天目所见:对当今人类的重大“神启”

历史的每一时期都出现过重要的预言家,如诸葛亮、邵雍、李淳风、刘伯温、诺查丹玛斯等,他们的预言大部分得到验证。事后人们发觉,预言家看到的未来景象,往往是上天要向人类转达的重要警示。

二零二零年六月,正值大疫来袭,明慧网发表《看见瘟神(1)》的文章,作者通过天目看见一位瘟神对他说:“20多年来,大法修炼者给世人讲真相,有多少人不听真相,你送到各家的真相福音,又有多少人珍惜?时间真的很长啊。世人好坏不分,人心畜化,追随红魔,业力滔滔,招致时疫。”

一九九七年珍妮去世前预言:人类无需对诺查丹玛斯预言的世界末日感到恐怖,一九九九年人类不会灭亡,拯救人类的希望在东方,西方只代表事物的终端。遥远的东方已经诞生了一个婴孩,他已经长大,将彻底改变这个世界。21世纪初,人们会感受到这个人的伟大力量……他将在人间传播神的智慧。“我感受到难以形容的祥和与爱。”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四日刊文,一位法轮功学员在天目中看到未来的情景:在巨大的草坪上,来自各国各民族、身着各色服装的老人、孩子、年轻人,在炼法轮功功法,人群一眼望不到边,场面气势洪大。此刻阴霾散尽,天清体透……

当今的人类正处在新旧更替的巨变中,上述天目所见,何尝不是上天在提醒人们要对未来做出正确选择的重大“神启”呢?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