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协力助我走过病业关

更新: 2022年06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六月二十一日】我今年五十九岁,去年讲真相被绑架,体检时查出子宫癌,看守所拒收。回到家中,在家人强烈要求下,做了病理检查,结果是子宫腺癌,家人劝我进一步检查、医治,我拒绝了。其实我停经后下身流血已有三年了,每天都流,但不多,我认为净化身体,也没在意此事。

确诊半年后,情况恶化,走平路走五~六米远,就喘得不行,好象上不来气,很难受,必须歇好一会儿才能再走。我想我就凑合着在小区买菜,自己学法、炼功、发正念、向内找,解决这个问题。但没想到身体恶化太快了,没两天我站不住了,炼不了动功了,只能炼静功,走两~三米就要歇,我住的是电梯楼,我下楼扔垃圾都很费劲了,搬个小凳子坐在电梯里去扔,感觉在小区买菜都太难了。

这时我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这变化缘自身体现状和听交流后的反思。这次被绑架回家后,同修给我送来了修炼园地(500~1000期)的音频卡。听了几个月的交流后,我很震惊的发现:我一九九八年得法至今,自己其实并不知何为修炼,这么多年,很多时候并没有实修。迫害发生后,自己几次去北京上访,后来遭冤狱十年。丈夫也因此与我离了婚,并带走了孩子。从狱中出来,我被开除公职,为了谋生,经历了很艰辛的过程。所以那些年修炼状态不是很好。后来终于能面对面讲真相救人了,以为自己跟上正法的進程了,其实是把做事当成了修炼。

修炼是修自己那颗心,我们生生世世在人中,有多少不好的人心在,所有不好的行为、思想都源自不好的心、后天的观念等,遇到任何事都会暴露出人心,本来应该抓住机会,修去人心,一思一念,在法上归正。而我长期以来,根本没有这样去修炼,只是本着一个大的原则,与人相处,在利益上不与人争。很多做的不好的方面,不符合法的方面,自己长期认识不到,甚至有时魔性大发,事后只承认自己错了就完事了,没有探究是什么心,更没有排斥这些心,学法中修去这些心,至于一思一念中反映出不在法上的更是反映就反映了,没任何作为,甚至很不好的恶念都放过了。学法时常犯困,发正念倒掌,晚上十二点正念发不好或没发,自己认识不到这问题的严重性。以前我白天从不睡觉,晚上很晚了,也捧着大法书在看,好像很努力,但学法迷糊、走神,没有实效。

听交流中,有位学员讲,他看到自己的主元神象芝麻粒那么小,而思想业力等不好的因素象大山那么大。我觉得自己也差不多是这种情形,主意识弱,思想业力大,被不好的因素挡着,学法总好象隔了一层,学法得不到多少法,现在我理解就象师父说的:“而这种黑色物质恰恰相反,是做了不好的事情得到的,和我们宇宙特性是相背离的,所以这种黑色物质和我们宇宙特性就产生一种隔离。如果这种黑色物质要多的时候,它在人体周围就形成一个场,把人包围起来。而这个场越大它的密度越大、越厚,就使这个人悟性越不好。”[1]

我理解好象还有一层意思,比如你某方面有执著,你越执著,可能不好的因素越加强这执著,而你学法学到该方面内容时,你就被隔开了,就好象没看到,就致使某方面人心特别难去。

明明自己修的很差,但却不自知,有时还觉得自己修得不错,这种错觉不是来自真我,是干扰,是在害我。以前学《精進要旨》中《悟》这篇时,还感觉自己悟性好,那只是对比于常人,真正在修炼中,自己的悟性实在太差太差了。

这次身体出状况,逼得我向内找,才明白自己不是一颗心、几颗心,是太多了,这么多年积累的问题太多了才导致这一难。其实三年前开始流血时就在警示修炼中有危险了,在所有的心中,色欲心可能是最严重的,当查出是子宫癌,我心中明白,修炼后色欲关没严肃对待,甚至没引起重视,有时觉得无奈,可这背后的色魔很疯狂。我被绑架时,办案的警察很年轻英俊,又听到他对辅警交代:你问问她(指我)电脑的密码,别强迫她。最后一句好象带点善意的话竟使我对该人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好感,现在回想起来,只觉得太难堪了,也太可怕了!

我拿一个本子,从修炼开始时回忆,找出一个人心,记下一条,结果记了很多页,发正念时就去这些心,但干扰很大,总犯迷糊。

以前我觉得自己坚信大法、坚信师父,身体这关难一定能过去,可听了同修交流后,知道有相当的学员被拖走肉身了,其中还有救人的事做得很多很好的学员,我修得这么差,能过去吗?说自己坚信大法,可什么是信啊?身体恶化如此快,来势如此凶猛,我心里一下就没底了,越想越觉得自己八成闯不过去了,不由得开始考虑后事,知道这样会更糟,但排都排不掉。

因我正被非法监视居住,我地区几个月前发生大规模绑架,出于安全,我不便到同修家,同修虽听说了我的情况,也不便到我家。

我附近有个A同修,她现在处境很困难,我需要去市场帮她买个MP3和给她送本《转法轮》。我在帮A的过程中遇到同修B,B让同修C来看我,C看过我之后,她打算和另一个同修一起每周来我家一次,和我一起学法,帮我买菜等,为此C每周辞了一天的活。C又把我的事告诉了同修D,D第二天与E、F一起学法时就讲了我的情况(我与D、E、F都不认识),F就说:我找人问问,看看她能否过来。F马上联系了G,G认识我,却不知我家,G联系了H,H知道我家,G和H来到我家,跟我商量:大姐,你去同修那住吧,大家和你一起学法,发正念,人多场强,帮你闯关。

这对我来说很突然,我自己从未这样想过,我与八十多岁的老母亲一起住,但我马上反应过来:若真能这样,当然比我自己在家强,我就有可能闯过这一关。与妹妹商量后,安顿好了母亲。

来到C家,C本一人住,D大姐流离失所暂住C家。我那时眼睛肿的变形,整个脸也是肿的,上身感觉被一层硬东西包裹,象穿了一层盔甲,其实是肿的,腿和脚肿的更厉害,触摸双腿,感觉一条条肌肉因肿变得极坚硬,脚肿得象大面包,不停的咳嗽、吐痰,脸色很难看,手、脚煞白。那天从我家下楼到H的车上,歇了几次不说,喘得差点背过气去。到了C家,下车后要走稍长一段路,还要上四楼,没有电梯,这也差点要了半条命才上去。D大姐见过一些类似的情况,心想这都发展到肺了,很凶险。我也是抱着两种准备去C家的。

C要工作,早出晚归,但她包揽了绝大部份的家务,我的到来给C和D带来很多麻烦,本来修炼人吃上比较简单,可她们都觉得我身体太虚,所以隔三差五买排骨、鸡、鱼等给我补身体,每天早晚鸡蛋、银耳红枣枸杞汤不断,我带的衣服厚薄不合适的,C默默的就给买来了合适的衣服,忘带的日用品,C、D谁看到了,想到了,谁就买来给我。D大姐七十岁的人了,每周出去采购,提很重的一车水果、蔬菜上四楼。还有E、F等,她们买吃的用的送给我,这里不细说了。生活上感到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温暖。

在修炼上的帮助就更大,D大姐全天与我一起,早晚炼两次功,E和F每天来半天。上午我们四人一起学《转法轮》、发正念、切磋交流,午饭后睡一觉,下午发正念、各自背法、学各地讲法。晚上发完十二点正念睡觉,早晨三点十分起床炼功。我感觉很好,以前中午我不睡觉,下午晚上学法、发正念老困,效果不好,现在午睡半个小时,下午晚上都基本不困,每天也就是总共睡四个多小时的觉。

几位同修在法理上很清晰,与她们交流我更清楚也明白了更多自己的问题,自己法理不清,心中没有一切以修大法为重这个主线。冤狱十年出来,没想清楚,最重要的是没有在学法上用心,把落下的补上来,反而把太多精力花到常人事上,没有真正珍惜修炼的机缘,悟性差,在干扰和困难中没有正念。其实只要有一点正念,或求求师父,很快就能突破,不致在无奈中耽误那么多时间。没有长期稳定的学法组,与同修交流不够,在一些家事上也处理的不好,有时太放任自己,曾在微信、网购上浪费大量时间。

大家都鼓励我,举很多成功闯关的实例鼓励我,还找来这样的同修与我面对面交流。E把《转法轮》能从头到尾连续背下来,她鼓励我也连续背,我也开始连起来背法,感觉比以前背一段放下一段好。

每次学法炼功前,我都发一念:请师父加持,别让我咳嗽、吐痰,别干扰这么好的场,结果真实现了。集体学法,感觉比自己在家强很多,大部份时候都能入心,而且她们都是双盘学法,我也照着做,竟能双盘学一到两讲,在家根本做不到。最重要的是不迷糊不走神,以前两侧抱轮时,动作不太到位,两臂滑下来了,现在也纠正过来,滑下去,就提上来,虽然很累,但动作到位效果也好。

到C家一个月了,身体没恶化,也没大的起色,我不怕了。D大姐动员我炼2小时抱轮,我觉得不可能,一小时抱轮我都挺吃力,虽然听交流也知道加强炼功有好处。D大姐说:你觉得两个小时抱轮抱不下来,这是观念,你要突破它。这话打到我生命深处,对呀,就是观念。D大姐坚决的说:今晚就试试。尝试前我发了一念:大姐为我好,我要用最大力量去坚持。对我来说最难的是两侧抱轮,两臂又开始往下滑了,我咬牙再抬上来,再滑再抬,好不容易,感觉用尽全身力才坚持下来。

第二天D大姐又喊我抱轮两个小时,我心里打怵,又不好意思拒绝,D大姐比我大十岁,陪着我炼。靠背《论语》,用了最大的努力坚持下来了。D大姐说:以后每晚抱轮两个小时,早晨还是抱一小时,我忍不住对大姐说:“大姐,我怎么觉得修炼这么苦呀,明明觉得做不到,还得硬着头皮坚持去做,太难了”。

快到炼功时间就觉得有压力,都不知今天能否抱下来,结果师父就鼓励我了,第三天抱轮时,两侧抱轮刚抱一会儿,就觉得胳膊沉的,简直抬不住了,瞬间,感觉一根能量柱横着伸到我胳膊底下,担住了我胳膊,我马上一点不费劲了,胳膊一动不动直到结束,中间还短暂的感受到很难形容的入静入定的美妙。修炼以来我还从未有这样的体会。

第四天抱轮前,冒出一念:今天师父会加持吗?马上排斥:不能求这个,什么都不想,只管去炼去坚持。两侧抱轮抱了约三分之二时间后,又觉得实在坚持不住了,瞬间感觉有两个极薄的飞速旋转的圆片,其实是法轮,定住了我的双手,就在我掌心前。我又一点不费劲了,双臂可保持一动不动直到结束,中间又短暂感到入静入定的美妙。

就这两次感觉拼尽全力也无法坚持时,师父加持了,以后再没出现不能坚持的时候,其实大法修炼殊胜美妙,只是自己业力大,要突破层次时就要吃苦。可是回头一想,吃的这苦太小了。没师父的加持,我怎么可能这么快这么没费多大的力就能抱2小时轮呢。

本来小腹内有比拳头大的硬块,抱一小时轮,一个月了硬块也无明显变化,抱两个小时轮,三天后硬块化没了,太神奇了,我自此对闯病业关一下有信心了。半个月后就不吃力了,早晨抱一小时轮,有时觉得很轻松了,而且两侧抱轮基本到位,两臂能保持一动不动。没有D大姐的鼓励、陪伴,再三的劝说,我自己根本不敢想抱轮两个小时。

真象师父说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现在我觉得,只要能抱半小时轮,就能抱一小时轮,能抱一小时轮,就能抱两个小时轮。大法中的其它事也一样,师父让我们去做的,一定是我们能做到的,只要我们有心去做,去努力,有愿望有行为,师父会帮我们,看似不可能的事,再难的事,也能做到做好。

当抱两小时轮,坚持了三周后,身体明显好多了,上身和大腿不肿了,软了,眼部和脸部的肿也轻多了,小腿和脚还有些肿,下身还流血,我和D大姐出去散步,走路没什么感觉,不喘了,回来上四层楼,能一口气上来,稍有点喘,是正常的喘,不是痛苦的喘了。

在C家住了两个月零几天,我就回家了。D大姐也回家了,若不是为帮我,她一个月前就可回家了。我回去的当天,妹妹就把老母亲送来了,还有两周要过年了,我打扫卫生,出去采购,除夕妹妹全家来吃饭,我做饭,都不费劲了。

师父太慈悲了,大法太超常了,同修在一起的集体环境太珍贵了,同修的付出太感人了。在大法整体的力量下,我终于走过了这场生死魔难。这期间同修们有帮助发正念的,有想给我捐钱的,D大姐悄悄替我付了一个月的伙食费……当我写这篇文章时,回忆当时的情形,我不止一次流下感动的泪水,不在集体强大的正法的场中,我自己不可能有正念正信走过这场魔难。

谢谢师父慈悲保护!谢谢同修的无私帮助!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