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中向患者及家属讲大法真相

更新: 2022年06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六月二十一日】我于一九九六年修炼大法,一直感性上认识法,知道法好,师父好,师父告诉发正念,我就发正念,师父告诉救人,我就给亲朋好友讲讲真相,办三退,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使命、修炼的严肃。

二零零九年末,我母亲(同修)出现了严重的病业假相,这件事对我的触动很大,才理解修炼是最严肃的,我才真正实修自己。

一、实修自己

我是国内一家知名医院的医生,每天工作强度很大,周一到周五不是全天门诊、就是全天手术,很少能正常下班,周六周日还得去医院查房,有时还得周六周日值班和夜班手术。

我晚上下班就到母亲家和母亲一起学法并帮助她的生活(因母亲生活不能自理),晚上十点回家,回家后自己学法到晚十二点,发完正念睡觉,早三点四十起床炼五套功法,每天睡三个多小时,从不懈怠。在师父的保护下不觉疲倦,精神饱满的工作。

二零一三年初,家人离世,我的求安逸心上来了,修炼又开始懈怠,我心里求师父,我得有个学法小组才能跟上正法的進程。就这么一想,没几天,一个同修大姐就来通知我在她家为我们上班的同修成立了一个学法小组,就这样在师父的安排下我有了学法小组,和同修们形成了整体,平稳的走到了今天。

在我们的学法小组里我去掉了很多人心,例如刚开始读法时怕读错丢面子的心等。同修们都用手机讲真相救人,我也参加了。有时晚上下班我就坐上公共汽车打语音电话,坐末班车回家,有时打着语音电话在街上走,随着不断的做,怕心越来越小,我就在我的另一套没人住的房子里打语音电话,这样能边学法边救人。

二零一五年诉江大潮,同修们切磋这是正法進程到了新的阶段,我也认识到实名诉江的重要性,悟到我这样的学员九九年“七·二零”并没有走出来放下自我、修去怕心的机会。我想:诉江我怕什么,怕迫害,那就没有做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师父叫做的事,一定是最好的,师父能叫你被迫害吗?没有这个安排,所以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师父叫做啥我就做啥。我写完了诉状,附上了我的电话,身份证装好信封要去邮局的时候,怕麻烦的心出来了、不愿意去,我想我一定修去这个心,必须去,叫这颗心死。就这样,我发着正念去了邮局,顺利办完,可是没收到回执。我们学法小组同修帮我第二次寄出去,这回收到了高法回执。如果没有师父安排的这个学法环境,我可能又被落下来了。

我们学法小组走过了七个年头,在这里我受益很多,我以前听说背法,就想我上学背东西就费劲,我可背不下来,我们学法小组在学法前每人背两段法,然后每人再分两段,回家背熟,下次再背,通过背法,我心性得到了提高,背法多的时候做事总是能和法对照,遇事能忍住,劝三退也容易。

二零二零年疫情期间,封城封小区,学法小组同修家的小区也封了,我想学法小组不能停啊,我提前联系了同修,同修在小区外面等我,然后坐他的车進了小区。另一个同修正念在师父的加持下来到了同修家。我提出学法小组暂时改到我家,因我家没有小区,進楼只有一个门刷卡進楼,而且是商住两用的安全。同修说如果家人不同意就还来我家。

我回家和丈夫一说,他不同意,还说:你看谁不在家待着,你就不应该出去。我没有和他争辩,我想师父说了算。到要学法的时候了,我和丈夫说:我们小组没几个人,在咱家安全,如果你不同意,我们也不能停,那就还去同修家,但是确实不方便。丈夫也不做声了。就这样我们学法小组在疫情封小区时候在我家学法,到小区解封又回到了同修家。

由于疫情期间我们同修能在一起,所以救人的资料不断,同修做了疫情不干胶粘贴我就去开门的楼道里贴。疫情来了,我感受到救人紧迫,我就和我们组的一位同修大姐学完法后到居民区楼道里挂真相、贴不干胶救人。

二、向患者及他们家属讲真相

我是个医生接触人多,我就跟有缘的患者及家属讲真相,把大法的美好传递给他们,在这里讲几个小故事。

有一个军队里的将军,他患了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右眼视力只能看到手动,得手术治疗。门诊大夫把我介绍给他做这个手术,他在病房找到我,我检查了他的眼睛,交代了病情,最后我说:你的右眼必须手术治疗,你没有任何选择,你能选择的就是在哪做手术,找谁做手术。他说:我就找你给我做手术,我不瞒你,我看了一个手术有名的主任,在他那看完后我就犯愁,我不想用他做手术,这不你们门诊的主任说你手术做的好,叫我找你做,我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来了,结果就在咱俩刚刚接触的过程中我就决定在你这手术,你和他不一样,你很真诚,都是站在患者角度想问题,病情交代的很仔细。

随后的接触中,我就告诉将军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把大法的美好告诉了他,他做了三退,还请了《转法轮》和师父讲法。我给他做了手术,手术非常顺利,术后视力恢复到1.0。术后一周,他就自己开着车回部队去了。至今他有时间就听师父讲法,在部队裁军的情况下,他竟升迁,这都是明真相得了福报。

有一个蒙古族患者,他双眼在当地做手术失败,到我这看病是他姐姐搀扶他来的。我给他做了两次手术,第二次手术做完视力恢复到0.3,他非常高兴。我给他和他姐姐讲了大法真相,他们把家里十多口人都做了三退。

有的时候给患者及家属讲真相也有不退的,也有的人说:我没想到你和我讲这个。我回家静心找自己都是我学法不够造成的。

我也给我的同事、朋友和学生讲真相。我有个学生非常优秀,在跟我学习的三年中她非常认同我的为人和学识,可是我给她讲了多次真相她不接受,毕业后去了其它城市,我就出差特地约上她,目地是给她讲真相保平安,可是她还是不能接受,今年疫情我又给她打电话保平安,她终于同意退出了党、团、队组织,保了平安。

我带一个医疗小组,我虽然是教授是当家人,但做任何事都先考虑别人,为我的带的每个医生着想,在奖金上叫他们多拿一些,我则少拿些,在利益上不与人争。在业务上毫不保留的教给他们,给他们创造学习的机会,所以大家都愿意和我一起工作。我团队的成员都做了三退,大家心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我对我的患者也是象亲人一样,处处站在他们角度思考问题,我开的检查都是花最少的钱还得做出诊断,我不收患者的红包,所以患者特别信任我,有的患者我给他讲了真相,他就说:大夫,你说啥我都信,我回家就和我家法轮功的邻居学法轮功。有的患者说:主任,你怎么没有架子呢?你和别的医生不一样。有的时候我就借着患者给我送红包时给他们讲真相,一般都能三退。

二十多年的修炼之路,我磕磕绊绊走到了今天,没有师父的保护,就没有我的一切,是师父把有缘人领到了我的面前,在师父的加持下使他们明白了真相,是师父使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能走在正法的路上,没有被这滚滚的尘世吞噬。

弟子只有在这所剩不多的时间里精進实修,多救人,回报师恩,跟师父回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