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母子苦尽甘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六月二十三日】一九九九年三月,我和母亲有幸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修炼后,我们一身的疾病不治而愈,从此身心健康。感恩师父的一路慈悲保护!这是我们平平稳稳走到今天的根本保障。我们用尽世间一切美好的词语也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

我出生时,在医院被传染上乙肝,经常高烧不退,肚子鼓起来老大,经常吐酸水,总是要吐血,还带有别的炎症等。父母经常带我住医院治疗,有时还得住特殊病房,一住就好几个月。

我人瘦的不象样儿,每天把药当饭一样的吃。医生护士没有不认识我的。父母都是普通工人,没别的收入来源,高昂的医药费压的父母喘不过气来,就这样维持着我的生命。

在我上小学时,我父亲不幸去世。我们母子二人住在一处三十几平方米、低矮的茅草房里,房子年年漏雨,眼看就不能住了。父亲去世后,奶奶和三叔用尽办法,把父亲留给我看病与上学的一万多元救命钱从我母亲手里骗走。

周围人的冷言冷语与生活的压力,使母亲得了严重的肾病,腰疼的直不起来,眼睛看不清东西,脑袋总疼,还有许多说不上来的病症,她只能买点便宜的药维持着。亲属、朋友怕我找他们借钱,也躲着远远的不见我,都说我家是个无底洞,填不满。

我母亲带病去上班。母亲单位的车间主任看我父亲不在了,重活都让我母亲一个人干,有时几个人的活都让她干。过年过节,车间主任逼着母亲给他拿几百块钱,要不就把她赶回家。母亲只好给他拿了。可他更加严厉的对待母亲,天天如此,一时不让我母亲歇着,当天的活干不完就扣工资。母亲为了养活我与维持这个家强忍着。她几次想寻死,因为放不下我没有死成。这苦日子什么时候能是个头啊?!那时真是度日如年啊!

一九九九年三月,慈悲的师父把我们从地狱里捞起,把我们从苦难里解救出来了。一天,母亲从单位回来特别高兴,告诉我今天上班遇见一个人上她车间办事,就跟她聊了两句。这个人知道了我家里的情况,非常同情,特意回家取来法轮功师父的济南讲法录音,让我母亲拿回家听,告诉我母亲学了法轮大法,就有师父管了,一切都不用愁了。

我与母亲连续听了两天师父的讲法录音,越听越想听,都忘记吃饭了,一直把师父的讲法录音听完,母亲就决定修炼法轮大法了。当天晚上,她刚睡下,就感到脑袋里整个的血管都在疏通,非常舒服,血液的流淌声都能听见,整整一夜都是这样。

第二天早上,母亲起来上班,突然头也不疼了,眼睛也能看见东西了,身体也不肿了,一切都正常了,真是太神奇了!她高兴的跑到同修家告诉同修,同修说:“师父收你了,你好好学法轮大法吧。”同修把《转法轮》这本宝书让母亲拿回家给我看,我从早上看到晚上,直到母亲下班回来。

我是哭着把《转法轮》这本宝书认认真真全都看完的,还舍不得放下。真是太神奇了,我一个小学没毕业的人,《转法轮》书里的字我都认识,师父讲的层层法理深深打动了我,我就象迷路的孩子找到了自己的家,就象远行的航船终于归航。

我哭着,对着《转法轮》书里师父的法像双手合十说:“我也要学法轮大法,请师父收下我,我要永远跟着师父。”就这样,我也修炼法轮大法了。

第二天早上,我突然想吃麻花和油大的食物,母亲说:“有师父管你,你想吃就吃,不用怕。”她给我买了一根麻花,我一口气都吃了。不一会儿,我的肚子开始疼,疼的喘不过气来,肿胀的肚子好象要炸了,我浑身冒冷汗。我想这不是要吐血啊?怎么办呢?但我想我已经学了法轮大法,生死都由师父说了算,我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师父,有什么可怕的?

突然,我开始大口大口的吐,吐了将近五十分钟。一看地上,吐出来的都是油水,把地都湿透了。我出了一身冷汗,衣服都湿透了。我一下子感到肚子不疼了,肚子不鼓了,而且全身热乎乎的。原来苍白的脸也有血色了,我感到全身特别的舒服,从来没有过的舒服,走起路来特别轻松,身上有用不完的力气。

我高兴的告诉了母亲,她看到我这样,高兴的说:“是师父管你了,好好学法轮大法吧!”我与母亲跪在师父的法像前,双手合十,谢谢师父救了我们,我们要永远跟着师父,直到圆满。

我们请回来师父的法像,还有《转法轮》和师父的其他讲法等宝书。在同修那里,我们又学会了动功和静功。我们天天看书学法、炼功。我与母亲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外边,遇事向内找自己,多为别人着想,处处都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

母亲单位的人都说她人变好了,身体也好了。母亲说:“我和孩子是学了法轮大法,跟着我师父变好的。”同时把法轮大法的真相讲给她们听,告诉她们师父的慈悲与伟大。

三退大潮(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开始后,母亲给单位的人退党、退团、退队。单位还有几个同修也都在各自的岗位讲着法轮大法真相。给她们单位的人做三退。

母亲的单位是一个大单位,后来经过同修们一起努力讲真相,单位的人多数都明白了真相,知道中共恶党是骗人的,大法弟子讲的都是真的,有的人主动的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母亲单位的人也同时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超常与神奇,师父的慈悲伟大。全单位人都说“法轮大法好,大法弟子真好”。连厂长都说:“全单位的人要都学法轮大法就好了。”整个单位形成了一个非常好的环境,同修还有母亲可以随便的在单位讲真相,发真相资料,给别人做三退,厂长看见也不管,而且非常支持,至今已有很多人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我和母亲自从修炼了法轮大法,知道了过去所经历的痛苦都是在还业,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为的是能修炼法轮大法,跟随伟大的师父返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园。

我和母亲放下各种人心与想法,主动去亲属家讲真相。他们看到是我和母亲,就象不认识我们一样,一脸的冷漠和不高兴,可能是怕我们向他们借钱吧?于是,我就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阻碍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并请师父加持我们。

母亲把来意跟他们说明,先讲了我们俩如何得法,师父的慈悲伟大,法轮大法的美好等真相,最后讲了为什么加入过中共党团队组织的人必须要三退,也给他们举了不少明白真相得福报的生动例子,并把我们带去的大法真相资料拿给他们看。

他们听的很认真,真相资料看的都很仔细,最后露出了笑容。我告诉他们我的乙肝好了,是修炼法轮大法好的。我胖了,吃饭特别香,是慈悲的师父给我治好的。告诉他们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能有个美好的未来。

他们看到我的乙肝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好了,也明白了法轮大法真相。他们看见了我家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跟随慈悲伟大的师父,我们过的越来越好。我母亲涨了工资,我什么活都能干了。看到我们如此巨大的变化,亲属们有的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有的还学了法轮大法。

我在同修那里学会了使用电脑、打字;我上明慧网,能看到同修们的交流文章;我还能把自己写的文章发给明慧网,与同修们一起交流与提高,我的心情特别激动与高兴。

我是一个小学没毕业的人,不认识几个字,现在却能写文章、用电脑、打字等等,这都是师父给我的智慧与能力。我和母亲还成立了学法小组。

我们母子修炼法轮大法之后,到现在一次医院也没去过,一片药也没吃过,身体都非常健康。谁见了我们都说,你们跟过去不一样了。我们都说:“是修炼了法轮大法,是慈悲的恩师救了我家,要不我们早就死了。”同时把法轮大法的真相讲给他们听,告诉他们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中共的党团队,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中共恶党说的都是假话,让他们明白法轮大法真相,都能选择自己美好的未来。

我家已经不住茅草房了,慈悲的师父给了我和母亲两个新楼房,都在市里,位置都相当好,而且是正楼,非常宽敞明亮。同修们都说,这是师父给你们的。咱们都修好自己,走好师父给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圆满跟随师父一起回家。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