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广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谢晓丹遭恶报被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六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原广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谢晓丹,因涉嫌严重违法违纪,二零二二年三月二十九日被广东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谢晓丹,广东省潮州人,二零一二年一月开始,任广州市政府副市长、市政府秘书长、市政府党组成员、市公安局局长;二零一二年二月始,任广州市政府副市长、市政府党组成员、市公安局局长、市公安局党委书记、督察长、市委政法委副书记;二零一六年一月后,任广州市政府副市长、市政府党组副书记、市公安局局长、市公安局党委书记、督察长、市委政法委副书记;二零一六年十月后任广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当选为广州市法学会会长。

谢晓丹在担任广州市政府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和政法委(副)书记期间,紧跟江泽民的迫害法轮功政策,实施无所不在的野蛮监控、谎言宣传、经济迫害、人身攻击等,致使广州市的法轮功学员遭受到严重的迫害,如今被撤查,也是他作为迫害的主要责任人之一多年行恶的报应开始降临了。

现就谢晓丹任职期间广州发生的部份迫害案例列举如下,由于邪恶的掩盖和封锁等诸多原因,更多的迫害真相都没有得到曝光。

二零一二年间发生的迫害:

二零一二年三月中旬,原广州珠江电影制片厂美工兼业余书法家、广州市法轮功学员黎置权,被广州市海珠区610绑架到广州市谭岗洗脑班,一周后因体检不合格,从洗脑班回家。但海珠区610的恶人仍不放过他,仍强迫他每周要到珠影厂保卫科(处)报到,每次都有专人给他洗脑约一个半小时,并且每次都强迫他写认识后,才放他回家。听说这已经是黎置权第二次被绑架到广州谭岗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二年中共十八大召开之前,广州610当局绑架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洗脑班一时人员爆满。据明慧网报道,从二零一二年九月至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四日,广州610绑架法轮功学员八人以上。还有陆续得到更多消息的,其中,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四日当天绑架四名法轮功学员金键君、陈瑞昌、彭琳、高素明到 “广州法制学校”(即广州谭岗洗脑班)。恶徒们在光天化日之下野蛮绑架,并非法抄走大量私人物品。广州市公安局、各区610及各区公安分局相关人员不经任何司法程序、没有任何理由就绑架抄家,有的被绑架的理由竟是“见了不该见的人”。被绑架到洗脑班的学员都单独关禁闭,关在一个象笼子一样的房间里,强制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即所谓的“转化”,就是要法轮功修炼者放弃修炼,写“三书”及诬蔑大法与师父的文章,强迫互相揭发,犹如文革再现。不“转化”就长期禁闭在房间里。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八日,朱宇飙律师被非法判刑两年期满,又被广州610直接劫持到三水洗脑班继续迫害。朱宇飙绝食一百天抗议对他的迫害,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回到家中。朱律师曾任广东广大律师事务所、恒益律师所律师,也是广东省公开为法轮功学员伸张正义的正义律师之一,在二零零七年曾被中共当局劳教一年半。

二零一二年九月中旬广州市番禺区法轮功学员陆海云再一次被恶警非法抄家、绑架,这是陆海云第三次被邪恶绑架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五日上午九点多,家住广州天河员村四位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陈梅、李永华、叶翠芬、卢爱珍,被广州天河警察绑架并抄家,之后被关入广州谭岗洗脑班,迫害三个月之后放回。洗脑班恶警哄骗四位老太太,说什么内定了就送“学习班”处理,“转化”并写“悔过书”、“揭批书”等“五书”后就会放人。在洗脑班期间,四位老人被迫害的痛苦不堪,都出现了各种身体不适的状态,家人天天为她们担惊受怕。回家后,经过几个月的调整,四位老人身体才恢复,却又被通知受到非法起诉并要被非法开庭(同时面临非法庭审的还有法轮功学员老赵)。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四日,深圳法轮功学员金健君,在广州母亲家被绑架,后被劫持到广州市潭岗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八日晚,广州法轮功学员邱燕萍在白云区传发大法真相资料时,被恶警绑架,被关押在白云区京溪派出所。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晚,赖建宇在天河区棠德小区派发真相资料时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关押在天河区看守所,在二零一三年三月下旬,被天河区法院非法开庭。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晚,广州市番禺区的朱怡顺被绑架,被非法关在看守所,出现高血压等症状,后又被转到医院关押。家人找派出所,警察说把人送看守所他们就不管了。家人找公安分局,分局又让找派出所,就这样互相推脱。家属只好请律师。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一日,律师去看守所被告知,朱怡顺被送进医院治疗,律师赶去医院,见到朱怡顺,原本健康的人,只几天,就被迫害得高血压,心跳厉害,头昏眼花,看东西模糊。

二零一三年间发生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张晓玲、钟艳红、蒋江红、刘静、赖凤英等人被广州市槎头劳教所实施残酷迫害;广州法轮功学员林建平、张娟、邓芳郴被绑架,邓芳郴、林建平被非法判刑三年和四年,另外还有杨淑琴被非法判刑三年缓期四年;广州法轮功学员杨洪志被绑架到广州市劳教所迫害;广州市刘勇文被绑架、非法庭审。

陈莲芳,家住广州市天河区五山白石岗广东省农业科学院科院兽医所宿舍,是广东省农科院兽医所退休工人。一九九九年后,因遭中共人员绑架、判刑、强迫签“三书”及常年骚扰及恐吓,导致她旧病复发,于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含冤离世。

二零一四年间发生的迫害:

二零一四年,广州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20人:老年李姓女学员,黄广宇、何文婷、孙波、叶见有、叶见玉,黄卫中,颜明霞,邓新强、曾佩纯、刘文忠、陈文胜、陈如云、刘仕伟、梁惠贤、莫笑梅、崔东兰……公安国保在实施绑架时还同时实施抄家、抢掠、勒索,另有相当多的法轮功学员被监控、跟踪和骚扰(祸及家属)。被非法判刑的广州法轮功学员:黄广宇(三年三个月)、何文婷(三年三个月)、赵天荣(四年);法轮功学员刘勇文,原籍梅州兴宁市,在广州的快递公司上班期间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被绑架到三水洗脑班迫害的有古笑丹、谢若钰(七十三岁)、周文秀和刘家丁、白小燕、陈小军、刘伟花;被绑架到广州洗脑班迫害的有刘仕伟。

二零一五年间发生的迫害:

二零一五年上半年广州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九人):谢坤香、巫秀莲、余萍、黄潜、郑景贤(广州市谭岗洗脑班迫害)、于亚欧、连信群(洗脑班迫害)、黎月欢、陈泳惠,另外,广州法轮功学员刘军长时间与亲朋失去联系,下落不明,怀疑被绑架迫害。被绑架到三水洗脑班迫害的有:于亚欧、张红英、王志军(珠海);黄潜、于亚欧被非法逮捕,谢坤香被非法开庭。

二零一五年下半年广州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20人:邹在玉、苏启凤、郭慧伶、刘跃丽、岑德莉、张丽、梁锡凤、张文学、罗意珍、罗小玲、黎剑好、李婉毅、吴志钧、刘文、董丽娟、叶凤群、张建新、杨秀华、夏裕芳、利国穗。其中罗意珍、李婉毅、叶凤群、张建新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另有陆海云、潘明霞、危美甜等失联。陈泳惠、黄潜、程建利(在合肥被非法庭审)被非法刑拘、逮捕、起诉;谢坤香、黎月欢被非法判刑分别是四年、三年。

不仅如此,广州还出现了一个“诉江洗脑班”。据明慧网报道,广州市海珠区政法委书记陈某、610主任陈某,赤岗派出所所长林某及警察三十多人骚扰参与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修炼者,强迫“诉江者”写保证今后不炼法轮功、不再控告江泽民,不写就抓到洗脑班,还带着医生来,检查没问题后就直接拉到“诉江”洗脑班。他们连七十八岁的老人张惠芳都不放过,到处在寻找张惠芳,监控其子女电话,造成老人无家可归。广州市芳村区派出所片警上门骚扰、恐吓法轮功学员唐惠玲,扬言如果不承认“诬告”,就送去诉江洗脑班。广州市天河区京溪派出所与京溪居委会、610、片警二十多人曾多次上门骚扰陈文昌、徐秀枝夫妇,扬言如果不在承认“诬告”书上签字,就送去诉江洗脑班。

二零一六年间发生的迫害:

二零一六年广州法轮功学员被骚扰或抄家的有26人;被绑架的有34人;其中被非法判刑的有:罗小玲三年半、刘跃丽两年、黄潜五年、郑景贤三年六个月。

广州市退休小学教师、法轮功学员许慧珠女士,七十八岁,一个人独居,二零一六年七月下旬曾失踪过一段时间,八月上旬,许女士被发现在家中已离世多日。 经多方打听,许女士这次“失踪”,是被绑架到“黄埔洗脑班”(由 “610办公室”操控的所谓“黄浦区思想教育学习班”)。在洗脑班,许女士到底受到过什么样的折磨?这些都不得而知。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日晚,法轮功学员武扬珍被广州市天河区林和街及华新社区居委非法抓捕,被劫持到设于广州天麓马术(骑术)俱乐部内的黄埔洗脑班。期间,洗脑班人员徐少奇十分得意嚣张的指着一张床对武扬珍说:许慧珠当时睡的就是这张床,她从这里回家几天就死了!可见许慧珠的离世与洗脑班有直接关系。

广州法轮功学员武扬珍,当年七十二岁,因为控告江泽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被绑架到黄埔洗脑班,后又被转移到广州市天河区委党校洗脑班。在洗脑班,武扬珍女士遭连续七小时的罚站和强制双盘腿捆绑酷刑,被迫害致右眼失明,左眼视力模糊。洗脑班人员徐少奇还说武扬珍眼睛看不见是装出来的,欲继续施用酷刑,遭武扬珍严肃警告。其后,医生检查发现武扬珍的右眼已经失明,左眼视力模糊,双眼眼压分别为75mmHg和50mmHg,为正常值的三~五倍,需要急诊。

广州市公安管理干部学院法律讲师、二级警督、律师赵萍女士,是广东省警察院校教授警察法的通用教材《中国警察法教程》的副主编,年年被公安系统嘉奖;她坚持修炼法轮功,遭十七年迫害,被开除公职,多次被抄家、非法关押,四次被送洗脑班迫害,被非法劳教三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广东女子监狱被非法强制洗脑和劳工奴役,受尽非人折磨(详情见于赵萍写的《广东女子监狱的“牢中牢”》一文)。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四日,赵萍在迫害中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八岁。

二零一七年间发生的迫害:

二零一七年,至少有38名法轮功学员在广州遭绑架,至少八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至少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劫入洗脑班迫害,多名法轮功学员遭骚扰、威胁。由于中共严密的信息封锁,实际迫害情况远不止于此。

上述统计数字未包括无具体姓名的迫害案例,例如,二零一七年八月三日晚,约六~七名法轮功学员在海珠区大塘公安宿舍被绑架,当晚警方出动了十多辆车,其中有警车和救护车。二零一七年八月四日,二名男性法轮功学员在海珠区金笔厂宿舍被绑架,被全身搜查,手脚被捆住带走。

广州铁路局管辖广东、湖南、海南三省境内铁路,本来是便民出行的基础设施,但在迫害法轮功的机制下,铁路系统却成了抓捕机关。由于实名身份被联网锁定,一些法轮功学员买票的时候无端被绑架。据明慧网报道,二零一七年八名法轮功学员在搭乘火车的时候遭广州铁路局警察绑架、迫害。

广州当局、610、政法委、警察和司法等机构在此种灭绝政策之下,为强迫法轮功学员所谓的“转化”而毫无顾忌的迫害法轮功,在所有关押场所(包括派出所、收容所、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洗脑班、精神病院等),普遍使用各种酷刑,实施肉体与精神双重绞杀,将许多法轮功学员致残、致疯、致死。

广州市洗脑班对外挂着“法制教育学校”的牌子,洗脑班房内的摄像头连到司法局,司法局在背后直接操控。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广州市洗脑班后,即被单独关押在一个带有摄像头的房间内,被强行断绝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如不放弃信仰(所谓的“转化”),几个月甚至几年也出不了这个房间。这种高压、恐怖、封闭的环境,使得法轮功学员心力交瘁。广州增城法轮功学员陈茂华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九日从洗脑班回家后,一个多月内都处于神智不清的状态。还有广州槎头劳教所、广州第一劳教所、广州第三劳教所和广州女子监狱、北江监狱,广州黄浦洗脑班等迫害黑窝,酷刑之烈,触目惊心。三水洗脑班是省级洗脑班,广州部份法轮功学员也被送到那里残酷迫害。

多行不义必自毙!近年来,参与迫害的恶人恶警遭到天谴报应的事例不断的被公布出来。在中共行将就木之际,这些悲哀的刽子手们成了中共的殉葬品!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