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九岁老学员 修心去执证实法

更新: 2022年06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六月五日】我今年八十九岁,修炼法轮大法已经二十七年了。我想把多年来的修炼体会,把自己的心里话,把对师父、对大法的无尽感恩写出来,以此来感恩慈悲伟大的师父,见证法轮大法的超常。

一、走上返本归真之路

修炼前,我身体不好,患有心脏病、关节炎、鼻炎等病。特别是眩晕症,长期折磨着我,打针、吃药都不好使。

一九九四年,我亲家母修炼了法轮大法。一九九五年六月,亲家母对我说:“你修炼法轮功吧,这个功法非常好。”我就跟她一起去看了师父的讲法录像。随后,我又到公园里参加了集体炼功。从此,我结上了法缘,走上了一条跟师父回家的返本归真之路。

亲家母帮我请了一本《法轮功》。我翻开书,看到师父的照片时,我心里就觉的师父很亲切,我怎么好象见过师父呢!

那时,我在街道居民组当组长。有同修问我:“你能借来街道俱乐部的场地吗?”我说:“能!”借来后发现,没有电视,我就将自己家的电视搬来,和辅导员组织学员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前后有许多人来参加,效果很好。

修炼不到半年,我一身的病都好了,身轻体健,精神愉悦,从心里往外说不出的高兴。

二、一张保存了二十三年的火车票

正当我们在大法中修炼,感受着法轮大法的美好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邪恶集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开始了。七月二十日,我和同修们到当地政府反映情况,但没人接待我们。上午十点,我看到满街都是警察和当兵的。他们把各个路口、桥洞都堵死了,然后就开始抓人。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被劫持、非法关押到体育场。

后来,我自己买了一张去北京上访的火车票。坐到半路时,上来一帮警察,开始查票、翻包。一会儿,又有警察过来翻包,从底翻到上。我在车上一共被非法搜查了三次,而我放在包里的《转法轮》宝书却安然无恙。最后,警察把我们要到北京下车的人都集中关到了一个大闷罐车里,送到了北京密云车站。

那一次,我虽然没有到达北京就被劫持回来了,但那张進北京的火车票我一直珍藏着,保存至今。因为那是一次难忘的证实法的经历,是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历史的记载。

三、师尊保护,修炼中大法处处显神迹

(一)“摸不着脉了,把她放了吧!”

二零零一年三月,我再次去北京证实法。我想这么好的大法被诋毁,师父被攻击,我得去说句公道话。我下了火车,刚走到天安门广场,警察就过来了。警察问我:“你干什么的?”我说:“我来证实法来了,法轮大法好。我要求还大法师父清白。”

这时,又过来一个警察,他们两人要把我拖進警车。我就坐在车门口大约十多分钟,就是不上车。另一个警察使劲抓住我的头发,才把我扔進了车里。

他们把我带到信访接待室,我就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后来他们又把我送到另一个地方的五楼办公室,那里有四名工作人员。其中一人说:“大姨,我跟你是一个地方的,我们不打你。不让炼,你就别炼了。”我说:“那可不行。”警察连夜把我劫持回本地,我被非法关進了教养院。

第二天,我被带到医院检查身体,医生给我开了一千多元的药。我问医生:“这药谁吃?这药钱谁付?”我当场就把检查单给撕了。

第五天,他们又给我检查心脏,做心电图。教养院一个女主任摸摸我的脉,又找来一个医生给我摸脉,然后他们紧张的说:“摸不着了,快不行了,把她放了吧。”

我儿子把我接回了家。我心里非常感谢师父,我知道这是师父帮助弟子演化的假相,是师父为我化解了这次魔难。

(二)警车来了,我就象被隐身了一样

二零一三年,我与家人到外地过年。出发前,我在棉袄里缝了两个大口袋,里面装上真相资料、光盘等。到地铁站时,我想往里走,却進不去,这是师父在点化我。我突然想起,坐飞机时不得安检吗?我就赶快把真相资料都放到了包里。登机时,我顺利的通过了安检,一路平安。此行,我给四十五个人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带去的真相资料大家都抢着要。

有一天,我送给一位老人一张真相光盘,他不要,还把便衣找来了。我坐在小花园的椅子上,拿出更新的《论语》来念。便衣走过来问我:“你念的是《论语》啊?借给我行吗?”我说:“行,你也看看吧。”他接过去,我听他完整的念了一遍。念完后,他说:“我是便衣。以后我也要学法轮功。”说完就走了。

有一次,我因为讲真相,被便衣警察绑架,警察并叫来警车。我趁他们不注意走脱了,坐上回家的公交车。在车上,师父点化我,让我把外衣脱下来,放到兜子里,我安全的回家了。

还有一次在医院门口,我给一位女士讲完真相,她跑去叫警车。我不知道,还在和另外一位路人讲真相。当我发现警车上下来了警察,我就走到打麻将的地方一站,警察就走了。这时,我看到那位女士用包挡着自己的脸,躲开了。

类似的事还有几次,警车来了,我就象被隐身了一样,谁也看不见我。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在保护弟子啊。

(三)危难中,有师父保护

二零一四年七月的一天,我和儿子一家去外地参加婚礼。车刚上高速公路就坏了,我们换了一辆面包车。儿子看我上车了,就用力把车门关上了。我“哎呀”一声,右手被夹住了。后来儿子说:“就听那关门的动静,我妈的手得夹成啥样啊?”

瞬间,我的右手被夹扁了,都五根手指都压在一起了。我举起手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再一看,我的手完好无损。车上的人都震惊了,都从内心佩服大法。

还有两次,我连拉带吐,在床上躺了三天,没吃一粒米。我也不害怕,坚持发正念。在师父的保护下,我闯过来了。

二零一一年八月初,我家厨房新换了一罐煤气,因为我不太会用,一打火,突然就着火了,很吓人,那要是爆炸的话,后果不堪设想,邻居们都得跟着遭殃了。我就大喊:“法轮大法好!请师父救我!”我喊了几遍,就听见敲门声,对面住的小伙子抱着沾了水的棉被过来了,帮我把火扑灭了。

事后,他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好象是被一种力量推过来的。”我想是法轮把他带过来的吧。更神奇的是,我发现排油烟机竟然被稳稳的安置在地面上,完好无损,两颗螺丝还挂在上面。我双手合十,对师父无限的感恩,感恩师父帮助弟子化解了一场大难。

四、正念救度众生,不错过有缘人

二零一五年的一天,我到菜市场发真相光盘。当发到最后一张时,一位中年妇女突然过来,把光盘抢走了。她跑到保安那里递过去,保安没接光盘,她一下就把光盘扔到了草坪上。

我过去问她:“你要就要,不要,为啥还给扔了?”她说:“我就不让你宣传法轮功。”我问她:“你怎么不说江泽民打压法轮功、迫害好人呢?”保安说:“江都退休了。”我说:“可是剩下的这些爪牙,还在走他的路,迫害法轮功。”听我这样一说,保安掉头就走了,那位妇女也去买苞米了。

我想,我一定得把这位妇女救了,她是在市场里卖服装的。我就对她喊:“姑娘,你快回来,卖衣服吧!”她回来了,我问她:“姑娘,你贵姓啊?”她说:“我姓天口。”我没文化,但是师父给了我智慧,我一下子就说:“你这不是姓吴吗?”我问她:“你戴过红领巾吗?是团员吗?我给你退了吧,退出来保平安。以后你要保护大法弟子,你会有福报的。”她同意了。

讲完后,我刚走出几步,就听到一位卖菜的人喊:“李大师好!李大师万岁!法轮功万岁!”我当时很激动,我心想:这是师父看我有真心救人的心,在鼓励我呢!

有一次,我给邻居讲真相,没想到被邻居诬告了。三女一男来我家敲门,问:“有人吗?上社区去一趟。”我问:“你们是干什么的?是不是走错门了?走吧,回去吧,下回别来了。”他们就走了。不久,诬告我的邻居就遭到报应了,她的腰伤了,住進了医院。出院后,她对我的态度就变了。

有一天,我去市场,市场还没开门。我心想,我得救人啊,请师父帮助我。这时我和一位女士刚好走对面,我俩的兜子一下子就刮上了。我一想,这不是师父为我安排的有缘人吗?我就叫她:“姑娘。”她问我:“兜子坏了吗?”我说:“没坏。姑娘,我是修法轮大法的,咱俩有缘。”接着,我就给她讲了真相,并帮她做了三退。

有一次,我看路边站着一位背包的男士,我就过去搭话:“你这是上班去啊?”他说:“不是。”我给他讲三退保平安,他问我:“你知道我是干啥的吗?”我问:“干啥的?”他说:“我是警察,现在正在抓你们呢!”我说:“你是善良人,不会做恶事。谁抓我们,谁犯罪!”

他又说:“你们吃的大白面馒头不是××党给的吗?”我说:“我们吃的粮食是农民种的,住的楼房是工人盖的。”他说:“那工资不是××党给开的吗?”我反问他:“你说是水养鱼,还是鱼养水?”他说:“当然是水养鱼。”我说:“对呀,我的退休金是我上班时的劳动付出,是我理所应得的。我儿子没有工资,他得拿自己的钱,自己给自己开资,不够还得吃我的呢。共产党的官,哪个不是靠老百姓养活的?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跟他走的那些人,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都被判无期了,干坏事的早晚都要遭报应的。善恶有报是天理,你可别走他们的路。”听我说完,他一下子就蔫了,不说话了。

五、修心去执证实法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中旬的一天,晚上七点多钟,我乘公交车去儿子家。到站后,我下车刚迈下一只脚,车就开了,我被公交车拖着跪倒在地。司机从反光镜看到后,急忙停车,跑过来问我:“大姨,怎么样?”我说:“没事儿,我是炼功人。”司机用双手扑了扑我的膝盖,又问一句:“没事吗?”我说:“没事。”他就走了。遗憾的是当时我没敢给他讲真相,使他错过了一次得救的机会。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一日,又发生了一次同样的事情,这次我就去掉了怕心。我告诉司机:“我没事,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有师父保护。你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有一次,儿子一家带着我和亲家一大家人去泡温泉。休息时,他们打麻将,我就看大法书。回来的路上,说要给车加油,我马上就掏出二百元加油费。

亲家说:“这两个老太太真是不一样。那个老太太打麻将赢了几百元,这个老太太不打麻将,也看不到人在哪儿。一说加油,马上就掏二百元。”我儿子说:“人家学法轮功的就是好。法轮大法好,世人都知道。”听他俩这么一说,我想我得处处都做好,才能证实大法。

通过修炼法轮大法,我身体健康,精神饱满。看到我的人,都说我不象是个八十多岁的人,都夸我年轻,精神好。晚辈们在大酒店给我过生日,我想唱歌也能证实法,我就唱了两首大法歌曲:《找真相》、《盼望》。在场的亲友们都说我唱的好,大家都很开心。

二零二零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期间,我给小区的门卫讲真相。我还给他送去暖壶、茶杯、茶叶,还有苹果。门卫说:“你这老太太真是太好了!”我想大法弟子的言行就是真相,就在唤醒世人,就能破除中共的谎言,使世人得救。

我经常坐公交车,有乘客上车没有零钱,我就帮忙换零钱;换不开,我就干脆给他们买票,然后讲真相。我还随身带着一次性口罩,有需要的人,我就送他一个,然后借机讲真相,一般人们都愿意接受真相。

我还有一个深切的体会:当我心性守的住,三件事做的好时,上车就会有空座位,或者是有人主动给我让座;而当我做的不好时,就没有空座位,也没人给我让座,我只能站着。

这几年,我与同修兑换真相币,一周大概一万元钱。我把真相币拿到市场,兑换给卖衣服的、卖肉的、卖菜的摊主。这其中无论是跟同修还是跟常人换钱,都有心性上的考验,因为有时钱数会对不上。

有一次,同修给我送来一捆钱,说是两千元。可我一数,是三千元,我马上把多出的一千元钱返给了同修。还有一次,说是五百元,却给了我七百元,我又返回二百元。同修说的对:“这是考验你,也是考验对方。”

与常人兑换真相币时,有时就会有人少给我一百、二百元的,也丢过几百元钱,但我都是乐呵呵的。我知道自己做的是正事,旧势力想以此来干扰我、打击我,我不承认,也不动心,就是继续做好。

一次,A同修拿来四个TF卡,让我转交给C同修。我给C同修送去了,但过后C同修说我没给他。我就自己花钱买了四个TF卡,补给了C同修。

事后我想,修炼人遇到的事情都没有偶然的。钱不在多少,事也不在大小,主要是通过发生的事情,去我的各种执著心。如:利益心、怨恨心、妒嫉心、看不上人的心等等。还有师父讲的“欠债要还”[1]、“业力的转化”[1]等因素在里面。

师父说:“你要不能用正念去指导你,你不能像个大法弟子一样用修炼人的标准衡量自己、衡量世界、衡量别人,那你就是跟常人一样。”[2]

修炼人不能陷在矛盾当中看待问题,得按照修炼人的标准,站在法上去看待问题、解决问题,才能化解矛盾,破除间隔,与同修更好的配合,才能使自己的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

我有三个儿子,两个儿子已经去世了,只剩下一个儿子,条件还不好。有时,我的人心就往外返,心想:“到老了,我连个安身之处都没有。”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外面租房子住,居无定所,先后搬了几次家。有时房东或者中介公司知道是我这个高龄老太太自己住,都不愿意把房子租给我。

二零二零年正月,我租的房子又要到期了,我就跟孙子商量:“你能不能给我买个房子?房产权什么的我都不要,只住就行。”孙子一听,毫不客气的、无情的拒绝了我,还说:“为啥给你买房子?你的房子哪去了?”我听了很伤心。

我哭了两个小时,哭着哭着就睡着了。我在梦中看到自己和已故的老伴一起骑着自行车往西走。骑到半路,我看见了师父,师父问我:“他是谁?”然后师父一把将我拉到了师父的身后。我就醒了。我和同修说了这个梦,同修说:“太危险了!这是你的人心不放,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这是要取你的命来了!”

我真是糊涂啊!我有师父管,师父给我安排的都是最好的。我自己居住不是很好吗?以前和儿子住在一起时,还要受到各种限制。现在我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可以在家里成立学法小组,还有同修关心我、帮助我。更有师父时时的在看护着我,我还追求人中的什么东西呢?什么是我能带走的呢?

我向内找,找到了我想有自己的房子住;看到儿媳买了大房子,也想过去住;还想到各家轮流去住。为什么?是我怕寂寞、怕孤独,放不下儿女情。我这不还是想在人中过常人的好日子吗?人心不放,迷在世间留恋人的东西,我这哪是修炼人的状态呀?我怎么能跟师父回家呢?

我惊醒了,是我自己的念头偏离了法,太危险了!是慈悲的师父又一次救了我,给了我改正的机会。

我参加集体学法已经有十八年了。租房住的这几年,我在自己家也成立了学法小组,每周一次学法。另外还有一个学法小组,我每周去两次,来回坐公交车,还可以讲真相。我去的这个学法小组,都是七、八十岁的老年同修。因为我不识字,从小没上过学,也没有文化。学法小组的同修们就热情、耐心的帮助我,在修炼上给予我很大的关心与帮助。

我听力有障碍,同修就贴着我的耳朵,大声的给我读法;我不识字,同修就耐心的教我;特别是学习师父的各地讲法时,同修更是一个字、一个字的教我念。同修们对我的无私帮助与付出让我很感动,也给了我很大的信心。

还有一件令我难忘的事: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九日上午,我在同修家参加集体学法,我们六名同修每人背了一遍《论语》,然后准备开始学《转法轮》第一讲。突然,一个法轮飞進了屋里。法轮旋转着,变化着各种颜色,非常美妙。同修们都看到了,大家都很激动。

还有一位八十二岁的同修,帮我搬了三次家。在修炼上、生活上对我的帮助都很大,我真心的感谢同修们的无私付出。

风风雨雨二十七载,在修炼的路上,我磕磕绊绊的走到了今天。师父一路点悟、保护、慈悲的看护着我。我能成为师父的弟子,真是太幸运了!没有师父和大法的救度,就没有我的一切。

我对师父的感恩说不完,道不尽。今后弟子唯有更加精進,踏踏实实的做好三件事,完成自己的使命,才是对师父最好的报答!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