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为他的善念 解体了“清零”迫害

更新: 2022年07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七月十日】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八日上午,单位主任给我打电话说:邪党搞所谓“清零”行动,社区书记让我在“三书”上签字,签字以后,就从黑名单上除名了,以后也不找了,不然会影响孩子的前途等。还骗我说:这个签字是自愿的,签也行,不签也行。我明确告诉主任:我不签。

十二月九日,主任又给我打电话说:单位书记要找我谈谈,了解一下情况。放下电话后,我的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自己修不好,毁的是众生啊!是到了放下自己,一心为众生的时候了。

我决定不再回避,去给他们面对面讲清真相。当我有了这个想法时,立刻感受到了师尊的加持,同修在家里帮我发正念,我正念十足,心态平和。

Advertisement

一切都象安排好了一样,在书记的办公室里,我把他们当作自己的亲人一样,语气平和告诉他们:我母亲生我时是双胞胎,我先天不足,生下来才三斤,从小体弱多病,在我女儿一岁多时,我已经重病缠身。在科学医治不好的情况下,我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

我没有见过师父,也没有花过一分医药钱,这二十多年来,我身心健康,没有吃过一粒药。我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在单位工作兢兢业业,在家里照顾老人、孩子。

二零一三年发现前夫有外遇,到二零一六年,他提出必须离婚,在实在不能挽回的情况下,我成全了他。虽然在这个过程中,自己过得很苦,很难,但我还是选择放手,让他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我们平和分手。

为了给双方家人的伤害降到最低,我和他的家人还象以前一样往来相处,让孩子感觉到除了我和前夫不在一起住以外,一切还和从前一样。我劝导孩子要孝顺父亲,不要因为这件事就改变了对父亲的爱,鼓励孩子和父亲多接触,多沟通。现在孩子已经完全从父母离婚的阴霾中走出来,变的渐渐开朗、乐观、自信了。

因前夫家姐妹多在外地,老人住在我家,家里一年四季几乎不断人,最多的时候十六人,我从没有怨言。和她们都相处的好像亲姐妹一样。因前夫常年在外地工作,这些年为了这个家,我付出了很多。

法轮大法是佛家大法,高德大法。不但延续了我的生命,还叫我做一个好人,一个完全为别人着想的好人。

我问书记和主任看过《法轮功》这本著作吗?他们表示没看过。那不是他们的一面之词吗?这么好的功法,说不让炼就不让炼了!说打压就打压!让我写“三书”、让我“转化”,这是向哪里转化呀?向假、恶、暴转化吗?书记说:法轮功是国家给定性了,说是“×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

我说:书记,公安部二零零五年四月九日颁布了《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公通字{2005}39号)认定的十四种邪教组织,没有法轮功。这个在手机上都能查到,这是我来这儿之前查的,您看看。书记认真看了看。

我又说: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由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总署第五十号》文件,废止了一九九九年有关法轮功书籍的禁令,明确表示,在中国印刷、拥有法轮功相关书籍资料是合法的。不是说中国是法治国家,依法治国吗?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合法公民,《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法律仅仅规范人的行为,不规范人的信仰。我信什么、不信什么,这是公民的思想自由。任何政党都没有权利要求改变别人的思想或针对公民的身份执法。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这种欺师灭祖的事,我决不做。

我又给他们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大瘟疫的流行,告诉他们保护和善待大法修炼人会有福报的。

书记听進去了,说:我不会给他们打电话了。出门的时候,书记还说:谢谢你呀。出来后,主任说:我一听他们要找你,我就很反感,人家只是做一个好人,干啥这样整呀!

我知道:在师尊的加持下,同修的帮助下,邪恶因素解体了,这两个生命得救了。

走出单位的大门,心是那样的轻松,是师尊看弟子有了救人之心,帮弟子走过来的呀!

过了几天,主任给我发信息说,社区张书记要给我打电话。我给主任打电话了解一下情况,主任说:“没啥事,你就再坚定一点,就行了。”我知道这是师尊借她的口点化我要坚定。我就把同修给我找的明慧网上同修写的《非法骚扰的表现、违法之处与应对策略》找出来,通知同修帮我发正念。

马上那边电话就打过来了,她说:姐呀,咱俩说个事儿,现在搞“清零”行动,咱们社区有四个人,其余三个都签完了,就差你了。我说:你叫我一声姐,说明咱俩有缘呐,我也把你当妹妹看。你姐我是触犯了中国现行的哪部法律、法规,你让我签“三书”?我到底犯了什么罪呀?她说:那不都定性了吗?

我就把公安部(公通字{2005}39号)文件和新闻出版总署令第五十号念给她听,告诉她法轮功在中国完全是合法的。社区的职能是提供服务,不是扰民,社区没有法律、法规及规章的授权,没有执法权,更没有骚扰民众的权力。我又给她念了《宪法》第五条、第三十三条和三十六条的规定。

她听后说:姐,那我也得交差呀!我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呐,善恶有报是天理呀!现在大瘟疫流行,危难时刻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和家人,在你的职权范围内,保护和善待大法修炼人会有福报的。

她说:姐,那不让你签“三书”了,我哪天去你单位,咱俩合个影,我好交差。我说:不行,那你就干扰了我的正常工作,是骚扰我。她说,她还有事儿,就急忙挂断了电话。

晚上,我又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上级叫你干啥,也得分啥事,叫你杀人放火,你干吗?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善待别人就是善待自己,不允许你去我的工作单位,那是你对我正常工作的骚扰。我会请律师起诉你,维护我的合法权益,我先告诉你一声。她说她懂了。

大约又过了一个月左右,单位书记又给我打电话说:咱们社区换郭书记了,要你拿着身份证照一张照片,传给她,她很着急,要上交。我说:书记,我又不是犯人,交啥照片呀!书记说:郭书记让你给她打电话,我没有配合。

过了一天,单位书记给我打电话说:郭书记说你没给她打电话。我说,你可能忙没时间,她要直接给你打电话,我没有同意,我说得我先跟她打声招呼,你再打。我谢过书记。

电话打过来之后,这个郭书记给人的感觉真是很狡猾,变着法的说好话,要达到她的目地。我没有被她带动,只是觉的这个生命被毒害的太深了,真的很可怜,还是从法律层面,为了她好的角度上,讲了真相。电话上说了二十多分钟,最后她说:行,姐,反正你的工作我也做过了,你也不在这小区住,只是你没配合我。我祝福她和家人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本以为这次骚扰就此结束,第二天上午,派出所片警给我打电话说:郭书记找他了,让他找我,让我配合,我拒绝了。他还坚持说让我配合,还威胁我说:要不配合,到时候各个机构的人员都得去你家找你。我说:保护大法弟子,你和家人都会有福报的。他就不再说什么了。我说:我给她打电话。他说:谢谢你,姐。

放下电话后,我就去了同修家。同修说:别怕,咱们就是救她。大家一起帮我发一个多小时正念。下午,我去给郭书记打电话,同修又帮我发正念。我告诉郭书记上午片警找我的事,并正告她不行,她无可奈何、悻悻的说了句:好嘞。

这场邪恶、非法的骚扰迫害就这样彻底解体了。有师尊的时时看护、加持,同修们的无私帮助,我就这样顺利的就过了这一关。

这次经历让我深深的认识到了:任何时候,只要坚信师尊,坚信大法,放下自我,一心为他,才能走过一关关,一难难,跟师尊回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