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师父敦促我必须认真向内找

更新: 2022年07月1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七月十二日】近几年,我在一学法小组经常与同修发生一些心性的摩擦,主要表现在学法时间的问题上。

开始,学法时间我们定在早上七点,大约不到九点就学完一讲法,剩下的时间就自行安排,下午还有学法的。对修炼的人来说,现在的时间是很紧的。有一同修来此学法,学法时间就有了变动,因为此同修有时要照看外孙女,不能准时来学法,让我们等她一会儿。我心里就不高兴,认为这样打乱了我们学法时间和其它一些事情的安排。同修说我太执著时间了,这样我们就默认了她的说法,往后拖了一点时间。

可过了很长时间,我发现同修总是晚来五、六分钟,十来分钟时,觉的不对劲。与她交流,为什么总是拖后五、六分钟,她说是让我们悟的。我感到诧异,叫我们悟什么呢?时间这么紧。这样学法时,我读法就快,有时还读错,她又说我有急心,执著时间等。我知道自己的心性有问题了,就逐渐的去这些不好的心。可只要同修七点五分还没到,我读法就着急,就读快、读错。同修又说我着急了,还说这样学法不是真正的学法,象读课文一样,是走过场。我心里不高兴,抱怨她来的太晚,老往后拖时间。我说:“我跟别人约好,有什么事八点半以后再给我打电话,我怕人家给我打电话,也怕人家有事着急。”这个同修说:“你告诉她们九点以后有事再找你,把时间拖到九点以后。”我嘴上没说什么,忍着答应:“行。”可心里憋的够呛,我还强解释,还说了一些其它的话。这个同修又说我:“你有证实自我的心,你就是有急心,执著时间。”我向内找自己,是有这些心,但不认为是错,心里老是别不过劲来。

有一天中午回到家,我一边做家务,一边念着“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反复念,就好象没有别的办法了。念着念着,突然顺口念出:“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1]。我一惊,这不是师父告诉我法了吗?师父的法敦促我必须认真向内找了,此时我真的认识到了不能老坚持表面这个理了,老看别人的错,这几年我总觉的自己修的还不错,自以为是,很多人心被掩盖着,如:不让同修说的心,妒嫉心等等。如果不是同修这样一次一次的触及我的心,我还不自知这些不好的心,表面上,我不太跟谁争什么,可内心窝藏着这些人心,特别是不认错,不让人说的心。认识到了,就清除这些心。

这几年不知不觉我又出现了驼背,常人看到可能认为我年岁大了,不说什么,可同修看到就会说一些我不愿听的话,有时还摸一下我背上的“鼓包”,每次我都心里反感极了,不愿让同修说我修的不好或有什么漏,不愿同修这样看我,这样对待我。

修炼是严肃的,经历了这些,我真正认识到了没有矛盾的产生,真的就暴露不出自己在邪党环境中所形成的这些不好的心,也就提高不了心性。过去的生命不知道这个法,今生今世幸遇大法洪传,成为师父的弟子,知道了这么多的天机,可不能错过这万古机缘,成为永远的遗憾。

明白了法理,在矛盾面前,先向内找修自己,对不对都先找自己,有错就改,看似眼前没错,就把它当作再提高的好机会,让“向内找”在自己这个小宇宙中形成自动的机制,与师父给我们下的机制协调一致,使我们更快达到圆满的标准,完成史前大愿。

个人认识,不对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