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女儿帮我去执著

更新: 2022年07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七月五日】我出生在东北的一个偏远小镇,今年六十四岁,丈夫已离世多年,一人独居。

小时候,父亲离世早,母亲领着我们姐弟四人相依为命,家里很穷,穷的上学交不起学费,靠捡废品买本。在我的记忆中,没穿过新衣服,看到同学买黄瓜,都羡慕人家也太有钱了。

在这样的家境中,我养成了内向、自尊心强、做事有分寸、说错一句话都得后悔几天的性格。婚后丈夫对我很好,体贴入微。后来有了一个女儿,女儿小时候虽然有些任性,可是对我却百依百顺。丈夫管我叫领导,女儿也经常说:我妈至高无上。那些年,我生活的平平静静,心顺事顺,无忧无虑。

Advertisement

女儿长大后,在省城结婚成家,并有了一个女儿。但结婚没几年,就和她丈夫离了婚。自从女儿离婚后,每到逢年过节,我都要去女儿家和她们一起过。从那时起,我的生活再没平静过。

从小到大,我从来不和别人发生矛盾,就这样的我,却遇上了一个性格强悍、做事不讲情份的女儿。到她家,整个家务都是我干,还嫌我这不行、那不对。这些倒不说,就单单吃饭这一样,就让我很苦恼。女儿吃饭挑剔,一顿得两菜,土豆不算菜。做菜不让放油,还得做淡点。这样的菜能好吃吗?!她就说我做饭糊弄,还闭着眼睛说我往里掺啥了,就是包饺子也得有菜。

有一次,我做了四个菜,心想这回女儿该高兴了。等女儿起床后,来到饭桌前坐下,让我递她一双筷子。当时我正忙,就顺手递给她一双。她一看两只筷子颜色不一样,就说:“看你这筷子拿的,一点食欲也没有,干啥也不行。”

我心里很委屈,心想:我费劲给你做了四个菜,我这么忙,一双筷子还要我递。递给你了,可筷子差个颜色还不行。你拿我当是雇的保姆啊,雇保姆,也不能这样啊。就你这脾气,雇保姆都没人伺候你。就越想越生气,可我又想,我是修炼人,不能和她一样,得忍,就强忍着没说啥。

为此我暗自伤心,心里总想着,怎么能让她改变。我越这样想,女儿越变本加厉。女儿怕胖,不吃晚饭,肚子空一宿,起来就要吃饭。可她不上班,起床又没有规律。不管几点起床,起来就得吃饭。要是饭没做好,就生气,就说,我饿了一宿,起来饭还没好。她嫌我不中用。她经常说:我咋有你这样的妈啊?!我也想:换个别的妈你试试,我修炼了,才受你这些,我要不修炼,早就不伺候你了,离你远远的。这是饭店啊,想啥时候吃就啥时候吃啊。

这样的事情很多,每次都是她不高兴,我也不痛快。只要是我做的事,就没对过,我每天都得小心翼翼。越是这样,矛盾越是一个接着一个。我总是想:她怎么能这样?!她怎么能那样?!我是修炼人,又不能和她打,只是保持着表面上不和她干,可心里过不去。只好忍着,忍的好苦好累。

有时,我和经常接触的同修说一说心中的委屈。同修却说:“这多好啊,是让你提高呢。”我心想:你没摊上,你要摊上,说不定啥样呢。在这种心态下,一天天的挨着。没有把这些当作是修炼,麻烦事越来越多。

有一次,我女儿没好气的喊我,一连喊了好几声,一声比一声高。我想:我是你儿女呀,这样喊我。我就憋着气,不吱声。她看我不吱声,就更生气了。连妈也不叫一声,就大声说:我喊你,你听见没?我也不示弱的说了声:你这么大声,我能听不见吗?我女儿一听就火了。把我的东西撇到门外,叫着我的名字撵我走。我站在那没动,她竟然把我推了出来。我的眼泪在眼里打转,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了,慢慢的下了楼,走出大门。

我回想着刚才的情景,心想:我象保姆一样的伺候她,她不能对我这样啊?不管咋地我也是老的呀。我这么伺候你,还不知足。你撵我走,我早就不想呆了,想走还没理由呢。以后请我,我都不来了,别想让我再登你家门。

过了一会,我平静了下来心想:我要是这样走了,我这不是和她一样了吗?我是修炼人,不能和她一样,不应该走。谁对谁错能咋地?今天这事怨我,我不应该和女儿怄气,是我不对,我不能走,得回去。

于是,我拽着行李箱又慢慢的回来了。我外孙女一看我回来了,就蹦起来大喊:“姥姥回来了,姥姥回来了。”又问我:“姥姥,你怎么想回来的?”我说:“姥姥是大法弟子呀。”外孙女笑了。她又接着说:“姥姥,你走后,我妈就让我把你喊回来。我鞋都没穿,就去追你,追到大门也没追上,我就哭了,你怎么走的那么快呀?”我说:“你是走的哪个门呀?”她说:“是北门呀。”我说:“姥姥走的是西门呀。”我想:啥事都不是偶然的,外孙女要是当时从西门追我,把我喊回来,不一定是啥结果呢。

师父说:“所以大家千万记住这一点,遇到任何事情,麻烦事呀,不高兴了,或者和谁发生冲突了,一定要查自己,找自己,你就能够找到解决不了问题的原因。”[1]

是啊,我只是把自己停留在——我是修炼人,不能和她一般见识上,却没有从内心想过改变自己,虽然表面上没和她干,心里却拧着劲。总想改变女儿,没想过改变自己。问题就在这,我必须首先改变自己。

我就以平和的心态,对待每一件事,每天都笑呵呵的。女儿也不象以前那么挑剔了。有时女儿偶尔再埋怨我时,我就承认说:是没做好,下次我问问你咋做,就好了,而不是心里忿忿不平了。

过了一段时间,女儿说:妈,你变了,现在让人说了。我明白了,我是有一个严重的不让人说的心;是从小养成的自尊心;这种自尊其实就是要面子心,是女儿在帮我去这些心。谁对我好,是女儿对我最好,女儿是在帮我修啊。没有我女儿给我制造这些矛盾,谁能触及到我?我的不好的心怎么暴露?怎么修下去呢?我从心里感谢女儿。

有一次,我蒸包子,把馅做咸了。女儿啥也没说,而是把馅倒出来,光吃皮。把馅放在碗里,留着下顿当菜吃。我看在眼里,心想:我变,女儿也变了。要是在以前,女儿早就开始埋怨,撂脸子不吃了。

大法改变了我,也改变了我女儿。谢谢女儿帮我去执著,感谢老天赐我这样一个女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