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反迫害中体验正念的威力

更新: 2022年07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七月十七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魔头对法轮功发动的这场疯狂迫害,到现在已经持续了二十三年。这段不平凡的历史、正法修炼的时光、艰难难忘的岁月,大法弟子在腥风血雨的反迫害中,经历了生与死的严峻考验,在伟大师尊的导航下,践行着真、善、忍宇宙大法,在人成神的回天路上逐渐走向成熟,靠的是师父的慈悲,靠的是正念的威力。下面和同修交流的是在中共暴戾迫害中自己用正念窒息邪恶的部份片段。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我们镇的几十名同修怀着相信政府的心愿,大家一起乘火车去北京向中国政府请求争取修炼环境,半夜十一点三十分,列车到了北京站,大家走出检票口,出乎意外的一幕是满广场警察在抓人。见这情况,我心里发出强大的一念:我一定要闯出去。就这一念,果然我和其他三名同修真的闯出了北京站,没有被抓,第二天安全返回。

那时,还不知道什么是发正念,也许我的那一念就是正念吧。

Advertisement

二零零五年,我被当地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后,两个警察在提审我时,因为我没有配合他们,其中一个人是本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打手,他心狠手辣,毒打法轮功学员是家常便饭。他气势汹汹的冲到我面前,眼睛冒着凶光,对我要大打出手。我没有惧怕,上前迈了一步,拍着胸膛正告他,说:“你要打人吗?!你打吧,你打就照我这儿打,给我打死了,你就杀人灭口了;如果你给我留口气,将来我要告你,就是告到联合国,我也要告倒你!”他一下子象泄了气的皮球,低声嘟囔:“我没有要打你。”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我们地区凡是被抓的法轮功学员都挨过他的拳打脚踢,在我的正念下,他没有敢动我。

我被非法劳教期间,在黑窝里,幸运的是我们能接到师父的新经文。每当新经文到手看完后,我就一份一份抄写下来,传给其他同修。

有一次,我衣兜里揣着一份新经文,还没有来得及传出去的时候,劳教所大队长就下令搜身,从饭厅回监室通过门岗时,对每个人开始挨个翻兜。因为是夏天,身上穿的是短袖衣服,经文不好藏。我就在心里求师父:“请师父帮我,让邪恶看不见我兜里的经文。”

等我到了门岗时,没有看到有狱警把守,只有一个邪悟者,她摸了摸我的挎兜,果然没有发现兜里的经文。我高兴极了,在心里连声谢师父。很显然,这是正念的威力,也是师父的威德。

二零一零年,一次我县几十名同修遭邪恶大规模绑架、抄家,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伙同镇派出所所长带一大群警察闯入了我家,進屋就开始翻箱倒柜,我马上发出强大正念:“请师父保护弟子,让邪恶什么东西也翻不着。”

派出所的一个警察用手电筒照火炕用来取暖的门灶灶膛,他发现灶膛里边有几个光盘盒(是我塞進里边的,忘记了销毁),他就张牙舞爪的喊;“这里有光盘盒!还好几个呢!”我正念十足的斥责他:“你喊啥?!那不是光盘盒,那是吐完痰的痰盒子。你不懂别装懂!”在我的正念震慑下,他立即蔫了。

众警察翻遍了所有房间,却一无所获。在师父的保护下,我的电脑、打印机,还有许多大法资料都完好无损。连夜我被绑架到派出所,在那里,遇到了其他同修,我一直不停的发正念:彻底解体身边周围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同时背法:“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1];“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2]。我也示意同修发正念。

在我们强大的正念下,恶人没有找到任何可迫害的证据,三小时后我们三名同修安全回家。

二零一四年春的一天晚上,我和一名老年同修结伴,带着上百份真相传单,去附近的一个村子发放,发的过程中,两次遇到了一高一矮的两个男子,他俩没有惊动我们,我们该怎么发还怎么发。万没料到,其实他俩在跟踪我们,又举报了我们。我们发完往回返,刚刚出村就发现了有警车探照灯在路上堵截,南北路上一辆,东西路上一辆。我们便拐向乡间小路,登上了一道岭,居高临下往下望去,看到了东西路上的那辆警车驶向了我们村子,我和老同修坐下来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弟子,帮助弟子解体企图迫害我们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让被邪恶操控的警察晕头转向,不让他们的阴谋得逞。发完正念我们下岭赶路,这时发现警车已经進了村,另一辆警车也跟了上来,情况很是严峻,因为老同修家挨着公路,有不安全的隐患。我们边赶路边发正念:让开车的警察迷糊,让警车的探照灯熄灭,什么也看不见。

我们到了村子时,警车的探照灯果然灭了。晚上十点三十分,我们顺利的到了家。

午夜,我起来发全球整点正念时,发现那两辆警车在我家房前屋后小路上还在堵截我们,通明的探照灯对着田野到处晃。由于出去发资料,身体很疲惫,发完正念,我又進入了梦乡,我一觉醒来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半,我发现那两辆警车的探照灯还在我家的附近晃来晃去,他们真是开足马力,蓄意抓我们。可笑的是,我们都在家睡醒一觉了,他们还在外边堵截我们。

二零一七年,中共警察开始对法轮功学员“敲门”骚扰。一天,派出所两个警察几次来我家找我,我都避开没有见他们。第二天早饭刚过,他们又来了,我没有来得及避开,只能面对了。我的正念一下起来了:就给他们讲真相。我把自己在法轮大法中获得新生的真实情况讲给他们听,一个人听得很认真,最后他说:“法轮功好,你就在家炼,我们不管。”他对我的态度很好。另一个人,态度很不好,问我法轮功资料的事,我正视他,没有理睬他,问了两句他就不再往下提了。他们临走时,态度好的那个警察很关心的问我生活上有没有困难?需要不需要他们帮助?

通过这件事,我真正体悟到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3]这一句法的一层内涵。

去年,派出所警察搞所谓的“清零”行动,村书记和两个警察来家找我,我正念很强,一直给他们讲真相,其中一个警察头头没有为难我什么。他们走时,我送他们到大门外。警察上车后,我对他们说:“以后别再来了,我不欢迎你们来。因为你们一来,会造成社会影响,老百姓又以为你们抓人来了。”

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见到了那个警察头头,他很客气的对我说:“你们法轮功炼功,我们也没管。”

一年多了,他们没有来骚扰。

以上是我的亲身经历,从中我体验了大法弟子正念的威力。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威德〉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神〉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