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婆婆的故事

更新: 2022年07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二日】现在我有一个待我如亲生女儿一样的好婆婆。我时间长了不回老家,还真挺想她的。一進家门她那慈祥的笑容,简单又精心的饭菜,都让我感受到家的温暖。

享受现在的幸福,再回首我们曾经的冤怨,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可以这样说,我结婚后十多年的痛苦,几乎都与婆婆有关。

婆婆,嘴巧,强势。我,老实,嘴笨。我刚结婚她就想完全掌控我,吆来喝去。我虽随和,但从来都是有主见的人,根本不可能完全依随她。于是婆婆越来越不喜欢我,嫌我不会说话,嫌我不会为人处世,嫌我没力气不会干地里的活。我也看出婆婆不仅对我不善,和老邻旧居关系也不好。因为她虽嘴甜,但却容不得自己的利益受到半点伤害。这造成我对她更加不认可。

婆婆的嘴如刀子,凡是从她嘴里出来的话,没有一句不伤人。哪怕我一句简单的问候,都会换来几句冷言冷语,比如早上我问一句:“妈妈,吃饭了吗?”得到的是如下回答:“早吃了,早吃了,谁和你家一样啊!”这是好的,如果她认为我说错了话,就更加恶言相向。我还成了她和公公矛盾的缓和剂,老两口不管发生什么矛盾,一说起我来,立刻达成一致,妇唱夫随,说的不过是什么我不会干活啊,或者哪句话说的没有合他们的心意啊等等。有时候我看到婆婆和邻居争执起来,明知道是她的错也不敢劝解,一来不起什么作用,再者怕引火烧身,只有默默心疼着根本不是婆婆对手的邻居。

二零一一年,祸从天降,丈夫因车祸突然离世。公婆和我都陷入巨大的悲痛之中。想起丈夫生前对我的种种好,我决心要加倍孝敬公婆,这可能是我唯一能回报他的方式了。但没想到的是公婆竟然对我变本加厉,做了许多我没办法接受的事。丈夫去世不到一个月,婆婆找我说一大家子的粮食直补钱让丈夫取出来打牌输了,意思是让我给赔上,我拿出一千元多赔上了,心里委屈死了。从结婚家里的任何花销都是我和丈夫出,他们几乎不花什么钱,每年省下的钱都给了在外地生活的弟弟、弟妹。丈夫去世了,我还得替他还账,平时我们付出的得是这钱的多少倍啊!丈夫去世后他们对我做的许多事,就连妹夫都看不下去,一次他劝我说:嫂子,自己再找个吧。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托人把我的工作转到了镇上,离开了这个家。

三年以后,公公也去世了,写到这里,我的眼泪流了下来。公公也是修炼的人,虽然一直矛盾不断,但是我们爷俩还是相互配合做了许多证实法的事。丈夫去世后,他被彻底打垮了,我再离开家,等于雪上加霜,公公再也没能振作起来,不到七十岁就去世了,我的责任很大。

家里只剩下婆婆一人,我也常回家看望。每次回家婆婆都给我做好吃的,表面上对我很好,我知道那不是发自内心的,因为言谈之间的恶意是藏不住的。比如,我觉得热想开电扇,婆婆会冷冷的问我:“你开电扇干嘛?”我说太热了,然后就是一顿连珠炮:“就你热、就你热,别人也不热。”弟弟妹妹回来对我就更不好了,有一次,全家人在饭店吃饭,弟弟让我们报主食,我说我吃一个馒头,吃完还有点饿,就又掰了半块,婆婆突然发问:“你怎么还吃呢?”我说我不太饱,她又是一顿连珠炮:“你不说吃一个吗?你不说吃一个吗?”弟弟在旁边说:“让我嫂子吃吧,不够咱再要。”婆婆这才停下来。

要想说婆婆对我的不好,一篇文章盛不下。那几年我怕回家,对婆婆的怨恨积攒的很大,虽然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

在镇上工作了五年,这五年我真是孤家寡人,没有学法环境,几乎接触不到同修,时常感觉一种苦苦的滋味,就像鱼离开了水心里充满对大海的向往而不得。终于我在城里买的房子可以入住了,紧接着我的工作也调到了市里,我的新家成了学法点,同修们学法交流,比学比修,我真正学会了向内找。

这时,我和婆婆的冤怨也到了了结的时候。我不再看事情的表面,而是按照法理找自己:虽然没有顶撞过婆婆,但是被婆婆数落时心里不也恶浪翻滚吗?对婆婆的戒备,对她的否定,不也是不善吗?不也有怨恨心吗?我决心去掉这些。开始心里还是有点不平,婆婆一说我就觉得不太舒服,但是不那么委屈了,怨恨心也小了。我知道执着心在去,但是还是不够彻底。我不断提醒自己,鼓励自己,就是要听师父的话,化解乱世冤怨。

随着我不断的纯净自己,婆婆说我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态度也变得平和多了。有时婆婆不知怎么又说我,我马上就向内找:“哪颗心还没去干净呢?”有一次婆婆说要把家里养的猫扔了,这是故意刺激我,她知道我特别心疼小动物,我一点没动心,只是说:“别呀!”婆婆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安慰我说:“我不就是这么说嘛,还真扔吗?”我突然感受到一种莫大的温暖,婆婆这是第一次跟我用这种口吻说话。

就在我和婆婆关系越来越融洽的时候,我们家迎来了一桩喜事:离婚多年的弟弟再婚了。新弟妹不但富有,还特别爽快善良,来到我们家,都不让婆婆下炕,什么活都是他们夫妻干。不但如此,对我、对孩子们都非常好,儿子跟我说他好像又多了一个妈妈。常年不爱来我们家的妹夫也愿意过来吃饭了。我们家欢声笑语越来越多。

看到弟妹的好,我找到自己的不足:我虽然能忍让,但是很懒惰。从丈夫去世后,几乎都是婆婆做饭。有一次在我家房后的小菜园摘瓜,看着一畦畦的菜生机盎然,想到这都是婆婆辛劳的结果,眼泪忍不住的流,又想起婆婆带着老年丧子之痛还要控制自己强势的脾气尽量照顾我,是多么的不容易,真想跑到婆婆面前请求她再说我几句发泄发泄吧,可是婆婆再也没有说过我,对我只剩下了疼爱和包容。

有一次和婆婆闲聊,我说起弟妹的种种好,禁不住连连夸奖,婆婆却说;“她比你还差远啦。”我连忙反驳:“我哪行啊,我多懒啊。”婆婆竟然说:“你懒又不是故意的,你就是这种脾气,你不争不抢,不爱挑理。”让她老人家这样一说,我还真无言以对了。没想到我在婆婆眼中竟然这么好了。

慢慢的,我发现婆婆像是变了一个人,她不仅仅是对我好了,和邻居们关系也非常和谐了,很少再看到她和邻居发生矛盾。

去年我们家一位邻居的儿子和媳妇因为车祸同时离世,给老人带来巨大的痛苦。婆婆对这位邻居关心有加。有一次我回家问起邻居近况,婆婆跟我说起下雪那天她怕老人没心思扫雪,自己拿着扫帚从我们家门口一直扫到她家门口。心疼关切溢于言表。想起雪地里那个矮小,弯腰驼背,满头白发的身影,我感动万分。

这就是我和婆婆的故事,我从乱世冤怨中走过来,最大的感受就是:我们是为法而来的生命,而我们身边的亲人是为成就我们而来,在成就我们的过程中得到救度。

师父说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1]

常人所表现的一切思想行为其实是很弱的,都会随着大法弟子的心变化,我们在矛盾中向内找自己,同化法,既消除了自身的业力,也善解了恶缘,心性得到提高的同时,生命的境界得到升华,这个过程是我们修炼的过程,而处于矛盾中的常人则完成了在人间成就大法弟子某个特性的使命,随即就会回归善良的本性。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随师正法,救度众生,如果一味陷入常人的矛盾中是没有意义的,那样不仅自己得不到提高,还害了为得救度而来到我们身边的众生。我就是因为没有及早明白这个法理,把魔难时间拉的太长了,庆幸的是师父给予我一种在常人看来比较软弱的性格,没有在与婆婆的矛盾中积累新的冤怨,到了我知道向内找时,婆婆的改变是如此之快,我想她明白的一面可能都急不可待了吧。

正法進程到了今天,我把我和婆婆的故事写出来,写的过程中感觉自己的心好像又被净化了,更感受到与我们有缘众生生命的可贵,他们也曾是伟大的神啊!为自己生命群得救度勇敢下走,今生成为我们的亲朋好友,作为大法弟子,做的只有修去名利情,在同化法的坚定中带着他们走向永恒的美好。

我是第一次写交流文章,我想向全世界所有同修致以最崇高的敬意,让我们共同精進吧。更想感谢伟大的师尊生生世世对弟子的慈悲保护,师父,您放心吧,曾经的弯路在您的慈恩浩荡中走过来了,我一定会走好剩下的路,不辜负您的慈悲救度,我一定能做好,我正在做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