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洪传 我得救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大法弟子要证实法。写出个人修炼的体会也是证实法。我把自己的部份修炼经历与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死里逃生 度日如年

我出生在山西一个贫困农村,识字不多,从小就体弱多病。十岁那年,两条腿长疮,流着黄水,疼的连路都不能走。还加上中共搞所谓大跃進,农村搞什么人民公社,大食堂,农民基本连饭都吃不饱,忍饥挨饿的熬日子。十六岁那年我得了一场天花,昏迷不醒,差点死了。那时家里穷得没钱医治,就让大夫开了个偏方治疗,拖拖拉拉半年才好。

二十岁那年结婚了,我的身体更糟了,当年怀孕,到五个月时流产。二十二岁又怀孕了,到四十天的时候,开始腰疼、肚子疼,又要流产了。为了保住孩子,就开始打黄体酮,每天打一针。开始由村里一个会打针的人给我打,时间长了就不想求人家,可是不打就肚子疼,还得打,后来就自己打,打了七个月,打的臀部都化脓了。就隔几日割两个口子放脓,直到孩子出生,共割开了十一个疮口子。孩子生下来了,可我又得了疥疮加乳头疮,说痛的我死去活来一点都不夸张:每换一次药我都是嘴里咬上一条毛巾,换完药毛巾都要湿透了!连续躺了一个月起不来。只好让我妈妈既管我又管孩子。结果把我妈妈也累坏了,她经常对我邻居说:“她要有个三长两短,我还怎么活哪!我女儿这个病老不好,遭这么大罪,太苦了!”

过了一个月乳头疮慢慢好了,到百日时疥疮也好了,可就臀部那十一个疮口一个都长不好。

到孩子八个月的时候,我还不能空手走路,得扶着墙一步步的挪。可就在这时,丈夫要服兵役去了,当时当兵是强制性的,有兄弟的只要检查合格就得去。再说,他看我这样子,也愁坏了,说一回家就头疼,也想找个出路离开家。我看留不住他,就说:“你走吧,为了你的前途,我不耽误你,你走了,我该活就活,该死就死,听天由命吧!”

他这一走就是七年。

他走后我做不了饭,就跟家里的大人们一起吃。我的爷爷不理解,有一天说我是“懒的连饭都不做”,说:“你是遇上这家人了,要是其他人家连泔水都不让你喝!”就把碗都藏起来,不让我吃饭。我找到了碗,拿了一个窝窝给了我爷爷,说:“爷爷您吃吧,您吃了长生不老。”我没吃,一气之下,边哭边拿了点玉米面走到我屋里。我的公公给我看孩子,见我哭就把他父亲说了一顿。从此以后就分开了,我拿不了大锅做饭,就一只手扶着墙,一只手拿一个六号小锅做饭,带着孩子,每天照着镜子自己换药。每天以泪洗面。就这样艰难的苦度日月,大小疮口整整熬了两年八个月才好。

后来又开始头疼,又得了严重妇科病、风湿病、胃病、腿疼等等,反正浑身上下没有不疼的地方,夏天穿着棉裤,戴着厚帽子,中西医都看不好。每天就只想死,不想活了。

精進修炼 报师恩

就在这生不如死绝望的当口上,我得到了救命的大法。一天我村的一个姑姑对我说:“你的身体这么不好,跟我一起去学法轮功吧!你试试看。”我一听,心想,反正我已经这个样了,就试试吧。第二天就跟着姑姑到学法点看师父的济南讲法录像。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听着师父讲法,头都没转一下。看完一讲,我感到真好。每次看完师父讲法录像,接着学炼功动作,请了《转法轮》、《法轮功》宝书。我觉的好像这就是我多年要找的,自己大难不死就是让我得法的。这一下我有活下去的希望了。

我每天如饥似渴的看书,睡觉都把大法书放在身边,炼打坐时我的腿不能打弯,更不能盘,一盘就疼的两眼泪水,开始单盘都不行。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没多长时间,我身上所有的病全都好了,思想境界也升华了。以前根本就不知道没病是啥滋味,啊!太幸运了,真心感谢师父救了我的命。

后来我的亲人看到我学大法身体好了,我的姐姐也修炼了,她全身的病都好了,我的女儿、外甥也都修炼了。

可是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后,再也没有安静的环境了。我想这么好的功法,不让人学,得害多少众生啊!我要证实法,救众生。我就到外县去发真相资料,贴不干胶,挂横幅。一次我被人跟踪,我不知道,就被恶警带到派出所,后又送到国保大队。恶警要到我家搜查,我孙子知道了,就把大法书和师父法像藏了起来。恶警到了我家,象土匪一样把几个屋子翻的乱七八糟,也没搜到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

孙子有善心支持我学法修炼,为此当年师父就赐予我孙子福报:当年就找到了一个好的工作。他相信大法好,经常戴着法轮大法好护身符。

在这二十几年的修炼中,遇到过多少风风雨雨,都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时刻看护着我才走到了今天,千言万语也表达不了我对师父的感恩,弟子只有精進再精進,在这所剩不多的日子里,做好师父所要的。

叩拜师父!

谢谢同修!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