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师父给我换了个新的脾脏

更新: 2022年07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在二零一五年初,偶遇一同修过心性关时痛哭流涕,似乎这一关过的很难,很难……面对这位同修,我的脑海中呈现出一个画面:师父就站在那里,表情严肃的看着这位同修,眼神透着期待和鼓励。

可同修一直在哭,好象受了很大的委屈,其中还包含着怨恨。当时我真的是感到师父在期待她能过好这一关,可她依然只是哭。

只见师父慢慢走远……

Advertisement

看到师父走了,我心中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时间来到了二零一七年五月三十日。当晚十点三十分,我与同修各骑一辆摩托车外出发完真相资料后往回赶。那天出奇的冷。我们骑到一段V型的岔路口时,摩托车车把突然不听使唤,直奔路边三米多深的沟而去,而就在这一瞬间我的大脑好象失去了意识,只感觉身体好象是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一下子坐在水中的大石头上,感到臀部有点麻木。

脑子一热,我急忙站起来拼命大声喊:“师父!师父!”接着又大声念了几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后抬起小臂,做了几个扩胸动作,嘴里念叨:“没事,没事!就是没事!”当我又坐在大石头上时,突然感觉师父就站在我的右边,严肃的看着我,眼神透露出期待、鼓励和担心,等我说完“没事”时,看到师父的表情变的祥和了,似乎像松了一口气。

由于我急着要去和另一同修联系,也没细心去感受师父的慈悲保护,但是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一直在保护着我。当我坐在同修的摩托车上时,邪恶干扰我,耳边响起了一个声音:“炼吧,炼吗?埋在你妈的坟前吧!”我用意念告诉它:“你死心吧,我死不了,我有师父管!”

当我回到姐姐家躺在炕上时,才感到五脏六腑撕心裂肺的疼痛,又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脾碎了,脾碎了!”我慢慢的告诉它:“脾碎了,大法师父给我换个新的。”

也就过了十多分钟,我的五脏六腑一点也不疼了,而且这几年来我的脾脏从未再疼过。我相信一定是师父给我换了个新的脾脏。

今年二月的一天,有位同修出了车祸,使我想起了发生在我身上的那次魔难。想到师父为弟子的巨大付出,深深的感到佛恩浩荡,师恩难忘!无论是哪个大法弟子,也无论是遇到什么样的关难,师父时刻都在我们身边保护着我们,同时也加持我们的正念过好每一关。

师父担心我们的吃苦能力,更担心我们在过关时的一思一念。通过车祸的魔难考验,使我认识到:肉体的痛苦不可怕,关键是事情发生时我们的第一念想的是什么。

当我们遇到关难时,师父已经给我们减缓或降低了受伤害的成度。从我的这次事故来看,我在那么快的速度下、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并且沟底又都是大石头,不粉身碎骨的话也是瘫痪在床。说简单点,自己应该遭受的痛苦大半是师父承受了,师父所要的就是我们的正念。

我们的修炼过程,犹如有一条大河横在我们面前,而这又是必经之路,必须过去,否则多少年的精心修炼都将前功尽弃!可这条汹涌的大河上只有一座看上去就要断裂的独木桥。我们不知道的是师父早已把桥加固再加固,当走到桥前时必然会提心吊胆,而师父在我们过桥时一直在加持我们。

其实只要我们坚信师父,就犹如走在平坦的马路上。

以我现在的状态,并不能更确切、深刻的表达出师恩浩荡的感受,因为师父不会让我们清楚的知道师父在我生命的本源上为我所做的一切,否则就不是自己在修了。但我知道师父一定已经为我们做了最好的安排。所以现在的我心中只有一念:师恩难忘,师恩难报,不断精進,永不懈怠!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