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风雨雨中师父在保护我

更新: 2022年07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日】二零零八年,我老父亲住在弟弟家,因为得了老年痴呆,大小便不能自理,出门就找不到回家的门,全靠弟弟护理。我来到弟弟家和他一起照顾老父亲。

一天早晨,我出去带了一些小册子一边讲真相一边去早市买菜购物,从早市买菜回来小册子发得还剩几本。这时突然看见路旁停着一辆警车,我眼睛一亮,不能把他们落下,警察也是该救度的众生。我从包里掏出一本小册子,一想不行,给他们两本吧,包里面还有单张,我拿着资料朝警车走去,把资料插在了司机的车门把手上,突然一个人高马大的警察出现了,一把抓住我的手,给派出所打电话,不一会就又来了一辆警车。当时好多去早市买菜的人都围了上来,好几个警察连拉带拽的把我往警车上拖,我大声喊:“法轮功怎么啦?真善忍有啥不好?你们无故抓人,这是犯罪!”警车把我带進了派出所,时间是上午9~10点钟。我装小册子的包也被警察抢走了,他们把包里的真相资料从包里倒出来,摊在桌子上很得意的一张一张的数:一,二,三,一边数一边说:告诉你,够劳教了,你叫什么名字?我心想:这个可不能告诉你,你要迫害我你会下地狱的!为了他我始终坚守这一念:不能让他对大法弟子犯罪!

这时,又一个警察進来说:你跟我来,看样子他端坐在椅子上要准备把我当犯人提审,我也没听清楚他啰嗦的是啥,我对他说:小伙子,你查查我犯哪条法了?他真就查了说:“利用什么什么怎么怎么的”。那时候我也不是太知道怎么用法律反迫害,快到中午了,他说没见过你这样的,把我又带到开始问我话的那个警察那里,我心想:警察你睡觉吧!他真的就迷糊过去了,我拎着我早上买的东西就往外走,这时楼上的一个警察发现了,喊道:“看住她,别让她跑了!”迷糊的那个警察惊醒了,立即把我拽了回去,我说我要去厕所。他带我去厕所,進了厕所我把身上带的亲戚朋友的电话纸条冲進了厕所里,免得招来麻烦。

到了下午,他们都上班了,我开始给他们讲“天安门自焚”是造假,讲文化大革命迫害知识分子,他们有啥问题我都给他们解答,我平时讲真相不是特别会说,那天在师父的加持下,我说的有板有眼,滔滔不绝,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那个扬言要劳教我的警察,又拿相机要给我照相,我左右躲闪,就是不准许他照上我,我说:小伙子,你自己照吧!我走了!我拎着早上买的东西不慌不忙,不惊不怕,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派出所大门。思想里没有一丝他们要追我的想法,一会他们开着警车从我身边擦肩而过,车窗开着,我向他们招手告别:小伙子,你们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到家已经下午四、五点了,弟弟着急的说:“姐,你买菜买哪去了?也不打个电话,我四处找你,就差去派出所找你了!”我笑笑没说啥。

感谢师父慈悲救度,为弟子化险为夷!

有一次,我和同修出去贴真相条幅,从小区里南口向北贴,先抹浆糊,再用玻璃擦伸缩棍改装的棍子把条幅挑上去贴上,这样粘贴的比较高,一般人够不着粘贴,不容易被撕掉,就要贴完了,听见一个小伙子给附近的派出所打电话,我们这离派出所太近了,我和同修迅速离开,当时再往前面就没路可走了,没有退路了,前面就是派出所,怎么办?急中生智,我说:走,咱们直奔派出所,去震慑他们!就这样干脆就把最后一个条幅“天灭中共,法轮大法好”,直接贴到了派出所的墙上,然后我和同修说没事了,咱们走吧!顺利离开平安回家。我知道这又是师父保护了我们,大法弟子不是被迫害的,不能轻易被警车拖去,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大法是能够镇邪灭乱的!

记得有一次也是在这个派出所附近贴二零一四年的神韵海报,一天下午,我被一群街道干部围住,其中一个人拿着手机要给我照相,我跟她说:你别照,再照手机就坏了!她说你别咒我。这时和我同去的同修回家给其他同修送信,说可能我被警车拉走了!可我当时根本就没听见警车响。过一会,围着我的人就散去了,我平安回家了。

二零一七年九月上午九点多,我面对面发真相资料,发到一个派出所附近,又正好发到一个便衣警察手里,当时就被便衣给带走,進了派出所他喊道:抓到一个法轮功,好好审审这个法轮功老太太。警察围了过来,我没害怕也大喊:“谁审谁?是你审我,还是我审你!”警察一听这老太太和别人不一样还挺厉害的,就说:没见过她这样的!给她关小黑屋!他从楼梯上冲下来,举着拳头对着我的胸膛就是几拳,我当时快七十岁了,没有踉跄一步,要不是师父保护,我不定会被他打成啥样!又让师父为弟子操心了!我心想:这个小伙子,我好心送真相救你,你却把我当敌人打,可怜你不明白真相怎么会和一个老太太玩命!

他们很快把我关進一个小黑屋,想了解我个人信息,我当然知道该说什么:我说我一九九七年因病走入修炼,二十年了没去过医院,没病没吃过药。法轮功洪传世界,所学所看就是这本《转法轮》你想看吗?他摆手拒绝。

快中午了,我心想:家里有电脑、打印机、大法书,下午又有同修要去学法,如果同修去了发现门敲不开可能就会知道我出事了等等,一些不符合法的念头往出翻。这时我警觉了:这不正的念头不是我想的!立即否定!

我家里有大法书,供奉着师父的法像,上面有师父的法身,师父会保护大法弟子,我的家谁敢动?邪恶敢抄我的家吗?!我豁然醒悟,象从桎梏中走出来解脱一样。我慢慢从坐到站立起来,警察说:你要干什么?我说:晒晒太阳。派出所院子里的墙上挂着警察的照片,我看那照片上警察正值三四十的黄金年龄,多好啊!然而在中共的统治洗脑下,他们泯灭人性,失去了保护人民,惩恶扬善的天职,助纣为虐充当了中共的殉葬品,迈向地狱却不自知,他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到了下午,一女警察说:你今天要是不说,你是走不了了!又好言相劝:都这么大岁数了,说出家人就把你接走。其实我儿子就在附近给亲戚装修房子,我说出电话或名字他五分钟就能到,但我不能说!有师在有法在,我不会被他们所带动!他们的电脑又出现问题,啥也查不出来,没有偶然的事!他们眼睁睁看到眼前的白发老太太他们玩不转。到了下班时间了,警察说:你走吧。我说:再见!留给你们的大法《真相》册子一定好好看看呢!他们目送我走出派出所大门。

一场正邪大战看似邪恶至极,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化解了。

结语

修炼前我脆弱无能,胆小怕事,经常感觉自己受累不讨好,曾经羡慕人家能说会道会打架的常人,可我遇事心慌意乱,常年心率过速,生活得很累很不幸福。走入修炼后我变的心胸开阔,身体健康。

在那最邪恶的日子里,我曾经两次進京护法,也因此遭到非法绑架,非法拘留,非法劳教,再被绑架。在这期间遭遇过非人的虐待,现在回头看看那点苦什么也不是,微不足道。我的每一关每一难都离不开师父的加持与慈悲的保护,我从一个党国不分、是非不明、随波逐流的常人,变成了一个识正邪,明善恶的真正大法修炼者!

感恩师尊,感谢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