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三阴乳腺癌五个月痊愈

更新: 2022年07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六日】我是二零二一年五月份得法的新学员,一年前,被确诊为三阴乳腺癌,我没有通过任何医治,在法轮大法中重获新生,千言万语也表达不了我对师尊的无限感恩!

一、凶讯

二零二一年四月下旬,我发现乳腺上的包块越长越大了,还有胀痛感,便去了市武警医院就诊。主治医生说:怎么这么晚才来,这个大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另外还长了两个小的,那意思是很严重了。医生决定做切片化验,手术缝了六针,我心里一直默念九字真言,没有感到手术切片后的各种痛苦。医生要求我住院等病检结果,我没有同意,第二天坚持回家了。

五一过后,医生告诉我检查结果出来了,是恶性肿瘤,让我赶紧去住院治疗,可不能当儿戏。得到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一般,我恐惧极了,电话中泣不成声的跟妈妈诉说着自己的病情。我不敢面对现实,甚至认为是不是搞错了,还花三百元钱把武警医院的切片样品调出来,又去湖北省肿瘤医院重新化验,得到的结果是同样的。

二、选择

妈妈是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多年的老大法弟子,她来看我时,理性而平静地对我说:是去医院治疗还是在家修炼,你自己决定吧!

由于我从小生活在大法弟子的家庭,爸妈都修炼,早年我也跟着断断续续的学过《转法轮》,知道人的病是业力造成的,懂得医院治病和气功治病的关系,医院即便治好了也是暂时的,过不了两年还是会复发。况且我一直特别爱美,治疗中化疗、放疗的过程不仅漫长而又痛苦,头发也会掉光,甚至还会切除一个乳房,那简直太可怕了!通过再三思考,我最终决定放弃治疗,选择修炼法轮大法,走上了返本归真的路。

三、学法

听说我要修炼,妈妈很高兴,她跟我住在一个小区,每天晚上来陪我学法,督促我、鼓励我,与我在法上交流。我不断的学法,不断的明白法理。

学到师父讲的法:“朝闻道,夕可死。当然倒不是说:我今天早上听到法了,晚上我就死了。不是这个意思。是说呢我早上听了道了,听了法了,晚上死了我都真的不害怕。”[1]

师父的话让我感觉到死亡并没有那么可怕,也没有生死的概念了。

师父说:“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2]。

于是我跪在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跟师父发愿说:师父,我把生死都放下,坚定的一修到底,我活一天就修一天……

我每天基本不出门,一天到晚除了炼功就是学法,抓紧一切时间,把自己溶入法中。我不仅通读《转法轮》,还系统的学习师父的所有大法书籍,包括后期经文。妈妈把她看过的《明慧周刊》都拿过来,我一本接一本的看,同修的交流体会极大的鼓舞着我。连吃饭都是妈妈送过来。以前经常拿着手机看,可学法后竟然把手机都忘在一边了。我心无杂念,整天都沉浸在大法中。

每当有疑惑或解不开的心结时,拿起书一翻,那一页正是针对自己的讲法。或一看《明慧周刊》,刚好有类似的交流文章,立刻驱散了我心中的迷雾。比如我有一颗不自信的疑心,怀疑自己造业太多,不配做师父的弟子,不相信师父会管我。

一天看到同修交流中摘有师父的一段法:“如果你把你那不相信和疑问都当作自己的思想,那你就大错特错了。那是你在常人中后天形成的观念,是你自己把它当作自己了,可是它却不是你。”[3]

看到这段法我一下子豁然开朗了。哦,这些疑心原来不是我自己啊!于是我把这段法背了下来,所有的困惑顿时烟消云散了。

四、神奇

当我把自己关在家中,全身心投入到修炼中时,不仅体悟到了法轮大法的殊胜和玄奥,神迹也开始不断的展现。比如:

很长一段时间,只要一学法就止不住的泪流满面,眼睛却一点也不红肿。可修炼前,每次怄气,只要一哭眼睛就必然肿的像桃子。妈妈说,这是明白的一面在为得法而激动!

走進修炼,盘腿是我要过的一大关,开始时单盘都困难。为了炼盘腿,经常痛的腿抽筋,盘完腿之后晚上睡觉都会痛醒了,半年后我能双盘半个小时。过程中明显感到:每当心性提高或双盘学法很入心时,盘一个小时也不觉的痛。可只要稍有放松,盘半个小时都疼的龇牙咧嘴。这样反复多次,感悟师尊在用这种形式督促我要迎头赶上,于是,时刻警醒自己不能懈怠!

炼功时身上的能量流很强,叠扣小腹时感觉小腹处的法轮在转,真实而美妙。记得一次晨炼后,我躺在床上,似睡非睡中看到好大好大的法轮从我的脚向头部旋转,整个身体都被法轮包围着,最后偌大的法轮悬在我的眼前,正想着别把我叫醒,我还想多看一会儿,惊奇地睁大双眼一看,瞬间什么都没有了。后来知道是师父在给我调理身体呢!

更神奇的是:有时早上到了炼功时间,还想躺着懒一会,可只要我一偷懒,每次广播器里的炼功音乐就自动响了起来,于是迅速起床炼功,心中告诫自己再也不能偷懒了。

还有一次我在梦中打坐,看见师父的功身围成一圈,师父的功身旋转着,我的身体就缓缓上升,升到空中后我被托着倒转过来,头朝下,然后又翻过去回到地面。醒来后我兴奋极了,高兴的像个孩子似的。

每次见到妈妈时,都迫不及待的把这些神奇告诉她,不停的说着:我感受到了,师父管我了!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和喜悦。妈妈说:这是师父在鼓励你呢!这些神奇的显现更加坚定了我修炼的决心。

总之,冥冥之中总有一股力量在推着我往前走,感到师父时时都在我身边,看护着我!

五、考验

有时想到自己怎么没消业呢?师父看到我有上進的心,便在梦中多次考验我:一次在睡梦中,我口吐白沫,看起来很吓人,身边的人都要我去医院,我想自己是炼功人,是在消业呢!

还有一次梦到自己全身都长满了瘤子,我想我是修炼人,没有病,有师父管,我这样一想,身上的瘤子就自动往下掉,真是师父说的好坏出自一念呀!

有一天晚上我正睡觉,一个四个脚的怪物向我扑来,把我整个人掐的快要窒息,我立即大声喊着:师父救我!师父救我!对着怪物大叫道:我要灭掉你!并不停的摆着手说:你快走吧!在我的正念否定下,它离我而去了!

由于自己信师信法,时刻融入法中,因此每次梦中考验都能轻松过关。

六、巨变

修炼前我不仅任性,而且脾气暴躁,真是一点就着、一说就炸,从来不顾及别人的感受。稍有不顺心的事就容易大发雷霆,有一次发脾气还把一桌饭菜都掀了,碗筷摔了一地。尤其是对妈妈的怨气很重,觉得妈妈偏心,对弟弟妹妹好,怨妈妈当初受迫害被劳教关押,致使自己被迫辍学等等,还经常顶撞妈妈,时常气的妈妈直流泪。在单位里一不注意就跟领导杠上了,搞的领导很难堪。加上自己婚姻不幸,心情总是烦躁不安。当时确诊乳腺癌时医生就说过,凡是得乳腺癌的女人,脾气都不好。

随着不断的学法,我的心性提高的很快。修炼后,我每天总是乐呵呵的,自然而然的不想发脾气了。我想:是我在不断的同化大法中,师父拿掉了我的魔性,本性的一面开始复苏了。身边的人也都说我象变了一个人似的。

五个月后,我身上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可尽管如此,不修炼的弟弟依然不放心,坚持要我去医院复查,护士拿着新的检查结果,瞪大眼睛诧异的看着我说:“把你先前的诊断书拿给我看看!”我说没带,她一脸的疑惑和不解,带我去找主任医生。

那个主任医生是个熟人,把我拉到一边问道:“切下来的东西真的是你身上的吗?”我说:“就是我身上的啊!”主任医生简直不敢相信,觉得不可思议,他说现在照出来的结果显示,身上什么都没有啊!还问我用了什么秘方。遗憾的是由于自己得法只有几个月,没有讲过真相,怕自己讲不好,加上一旁的医生、护士和病人都在等着找他。因此,我只是说我在炼气功。主任医生说:“怎么可能呢,那是你运气好,气功要能治好病,还要我们医院干什么?”我心里想着:他说的跟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那个西医大夫说的一样呀!

直到回家后,我才反应过来:我身上的肿瘤消失了!我的癌症好了!那一刻,感恩的泪水夺眶而出,止不住的往下流……我深知我的命是师父给的。凭着我这急躁的脾气,如果走常人的医院之路,恐怕早已是痛不欲生。

弟弟得知我完全康复的消息,一个七尺男儿竟然激动的嚎啕大哭,感慨万千的说:法轮大法能把我姐这样的人变好,而且癌症也不翼而飞了,真是佛恩浩荡啊!知情的人都无不感叹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我深知自己能遇师尊救度,真是太幸运了,唯有精進才能报师恩!我也开始学着讲真相救人了。有一天我骑电动车外出,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一个问路的老婆婆,带着一个小孙子,得知她要去的地方有点远,而且晚上也没有公交车,我决定把她和小孙子送过去,路上老婆婆感叹的说:现在好人不多了啊!我说:是的,我是炼法轮功的。我还告诉她我去年得了乳腺癌炼功炼好了,叫她要记住“法轮大法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欧洲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 * * * * * *

法轮大法神奇殊胜,法力遍布洪微。本文所讲的事例,仅仅是大法威力在世俗层面的一个小小体现。大法能给人类带来世间的福祉,而大法的神奇和殊胜更是为了让人返本归真。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