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6月武汉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142人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据明慧网报道的不完全统计,二零二二年一至六月,武汉至少达142人次的法轮功学员遭迫害,其中,4人被非法判刑;5人次被非法庭审;9人被非法拘留;至少39人次遭洗脑班迫害;2人遭非法扣发退休养老金,63人遭绑架,17人遭骚扰,3人被非法取保候审。

2022年1~6月武汉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人次统计
2022年1~6月武汉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人次统计

一、至少4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据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一至六月报道获悉,4名武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武汉市七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周秀华,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六日,被汉阳区法院非法判刑六年;江夏区涂葵金被非法判刑四年,杨家敏被非法判刑一年,印文燕被非法判刑一年缓刑一年。

二、至少9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拘留所、看守所

据明慧网报道的不完全统计,二零二二年一至六月,武汉9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拘留所、看守所。

陈俊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江夏区看守所;田化珍、张娇娥、李春连、邱婆婆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张慧琼、钱祖娟、周奕君, 被非法关押武汉市拘留所;

二零二二年四月十八日,宗明被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硚口区行政拘留所。

三、至少39人次法轮功学员遭洗脑班迫害

据明慧网报道的不完全统计,二零二二年一至六月,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新洲区刘集洗脑班、黄陂盘龙城洗脑班、江岸区石桥洗脑班、江汉区玉笋山江汉区洗脑班、武昌区白沙洲“关爱中心”(即洗脑班)等六个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39人次的武汉法轮功学员。

(1)武汉市硚口区唐越南老师、李明、江群娣,丁婆婆、林婆婆、邵婆婆、宗明、余婆婆等八名法轮功学员,二零二二年四月十八日上午被绑架,四月十九日早上,被警察绑架到位于武汉市硚口区竹叶海的“法制教育学习班”,即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迫害。目前,法轮功学员周爱琳,已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迫害近十个月。

(2)武汉法轮功学员叶小芬遭洗脑班迫害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叶小芬,今年一月份才从洗脑班出来,六月初,亲友们又联系不上叶小芬了。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日,叶小芬在江汉路水塔街附近的烧烤店给世人讲真相时,被水塔街派出所巡警绑架,并被劫持到蔡甸玉笋山洗脑班迫害了五十四天,于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四日才被放出来。

在洗脑班,叶小芬不配合邪恶,每天被罚站十四、五个小时,并被强迫听诬蔑大法的宣传。她不愿听,就把录音机摔坏了,恶徒气急败坏地把叶小芬打得头破血流、鼻青脸肿,最后送到蔡甸医院治疗。在医院,叶小芬一直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洗脑班人员又从医院将叶小芬拖回洗脑班。叶小芬的脑袋一直象针扎一样疼,晚上不能入眠。直到黄历新年前夕,因为要放假,洗脑班人员才把叶小芬送到她姐姐家(叶小芬是一人独居)。

二零二二年清明节前后,万松派出所(户口所在地)、杨园派出所(居住地)联合社区对叶小芬进行跟踪监控,限制她的自由出行,持续了十多天后,万松派出所两人上门,威胁叶小芬放弃修炼,否则再送去玉笋山洗脑班。

而近日,亲友已联系不上叶小芬了。

四、至少63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据明慧网报道的不完全统计,二零二二年一至六月,武汉63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1)二零二二年四月十八日上午,在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紧邻的武汉市硚口区汉水桥街营南社区的卫斌生鲜超市旁,武汉市硚口区公安分局汉水桥街派出所警察绑架了唐越南、李明、江群娣,丁婆婆、林婆婆、邵婆婆、宗明、余婆婆等八名法轮功学员。警察用事先准备的依维柯特警车,将八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武汉市硚口区公安分局汉水桥街派出所。这些女法轮功学员多是六、七十多岁的老人,其中邵婆婆己是八十多岁。四月十九日早上,警察又将这八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位于武汉市硚口区竹叶海的“法制教育学习班”,即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迫害。

(2)二零二二年五月七日早上,湖北省武汉市老年大法弟子齐芳云、刘运初(男)等七名老年大法弟子在街上被派出所警察绑架,刘运初(男)等三名大法弟子被送武汉市玉笋山洗脑班。这三名大法弟子都已八十多岁。

(3)二零二二年五月九日上午九点左右,在武汉市汉口中山公园后门附近万松园小区,当时被绑架有七位七旬左右的老人姓名都不清楚,其中有位家属被通知送衣服,回父母家取衣服时,发现家里很杂乱。

(4)五月十日上午八点左右,武汉市洪山区花山镇一学法小组被绑架六人。便衣在楼上电梯口蹲守,来的同修一出电梯就被单独带走,从大法弟子田春芳的家抄走了两台笔记本电脑、打印机、法像和大概几千元的真相币。

(5)二零二二年六月十六日中午十一时至十二时左右,武汉市江夏区纸坊派出所一伙警察开了一辆依维柯白色警车,来到武汉市江夏区法轮功学员陈俊家,绑架了陈俊、田化珍、张娇娥、李春连和邱婆婆五位法轮功学员,并非法抄了陈俊的家。

五、武汉参与迫害的人员遭恶报实例

(1)原湖北省武汉中共市委常委、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政法委书记黄关春遭恶报毙命

二零二二年三月十八日四时十二分,黄关春因病医治无效,在湖北武汉死亡,年六十三岁。

黄关春,一九五九年二月出生,男,汉族,二零零一年七月至二零零六年三月,黄关春任武汉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政法委书记近五年时间,他疯狂地指挥武汉政法委、公检法司、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恶警恶人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灭绝人性的迫害。据明慧网报道统计,黄关春任职四年八个月的时间,就有45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2)武汉市公安局硚口区分局局长遭恶报被查

据中国大陆多家媒体七月五日报道,湖北省武汉市公安局硚口区分局中共党委书记、局长张晓红严重违法,被立案审查调查,取消其享受的待遇,收缴其违纪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与近年其他落马的公安局长一样,张晓红也是当地迫害法轮功的重要责任人,其落马被查再一次应了那句古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张晓红,男,汉族,一九六一年四月出生,一九八五年六月入中共邪党,在二零一五年之前,就任武汉市公安局硚口区分局局长,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3)武汉洗脑班恶人周志英遭报应并殃及家人

武汉杨园洗脑班是武汉市政法委、六一零设立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周志英是武汉杨园洗脑班协助邪党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骨干人员,十几年来,不知残害多少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也多次给周志英讲真相,多次提醒她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天在看,你自己会遭报,还要殃及家人。她不听,狡辩,欺骗家人。

因周志英极力迫害法轮功学员,邪党人员指使她在北京和其它地方学习迫害法轮功的经验,回到武汉杨园洗脑班后,她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手不软。明慧网有揭露周志英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多个例子,这里仅举一例。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五日上午,武汉市黄陂法轮功学员彭望芹在青山区工人村一建筑工地讲真相,被青山三联社区主任刘桂华举报,劫持到青山派出所。二零零九年四月九日,黄陂“六一零”和青山派出所用出租车,把彭望芹绑架到武昌杨园洗脑班迫害。彭望芹绝食绝水反迫害。洗脑班余姓主任软硬兼施。二零零九年四月十日,恶人周志英带头对彭望芹灌食,又撬掉了她的一颗牙齿,上面有几颗牙齿也松动了。

二零二二年,周志英遭恶报了,得乳腺癌了,并殃及了家人。她父亲得肺癌,现在应城市人民医院医治,母亲也得乳腺癌了,一家三癌。

结语

善恶有报,如影随形。中共邪党虽然还在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但是大势已去,气数已尽。奉劝中共体制内那些仍在迫害法轮功弟子的人,赶快清醒,停止作恶,悔过自新,为自己留一条后路。莫作中共的陪葬品,毁了自己生命的永远。

附录:

1:绑架63人

一至三月,绑架:16人,张慧琼、钱祖娟、陶红学(男), 郑双英, 某建, 吳姓婆婆,冯婆婆,八十四岁,周玉英, 冯, 莫姓, 余世芳,周奕君二次, 梁义, 江代兰, 周奕君, 李秀梅。

四月,绑架:12人。硚口唐老师、李明、江群娣,丁婆、林婆、邵婆、宗明、余婆;武昌区龚华,东西湖区黄巧云,黄陂区刘申健,新洲区一学员。

五月,绑架:23人。蔡甸梁欣, 中山公园附近绑架七人, 洪山区田春芳等六人, 江汉区齐芳云、刘运初(男)等七人, 黄陂区李秀梅,武昌刘成柱。

六月,绑架:12人。黄陂区徐桂花(又名徐香玉), 武昌徐爱云(女),孙俊英,陈元枝、褚婆婆,江夏区:陈俊,田化珍、张娇娥、李春连、邱婆婆,江岸区聂云红,林凤珍。

2:洗脑班39人

一至三月,洗脑班:13人,周明利,钱祖娟、余世芳,梁义, 江代兰, 周爱琳,付少珍, 姜莉莉和李芬香, 叶小芬, 张利(音),李国华, 李平瑜。

四月,洗脑班:12人。周爱玲,唐老师、李明、江群娣,丁婆、林婆、邵婆、宗明、余婆。刘申健,新洲区一学员,朱光荣。

五月,洗脑班:8人。江汉区玉笋山江汉区洗脑班,杨家敏, 五月七日等三名大法弟子已被送武汉市玉笋山洗脑班。这三名大法弟子都已八十多岁。

洪山区:田春芳及其他两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白沙洲的一个什么“关爱中心”(即洗脑班)。

黄陂区洗脑班:李秀梅,家住湖北武汉黄陂区盘龙城刘店二八八厂小区,今年七十一岁。

六月,洗脑班:6人。武汉法轮功学员孙俊英于二零二二年六月二十五日晚被武汉市六一零人员从武汉市第一看守所直接绑架到洗脑班。

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还非法关押着周爱琳,江群娣,林婆婆,丁婆婆等人。

叶小芬被劫持到蔡甸玉笋山洗脑班迫害了五十四天。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