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疼肿消失了

更新: 2022年07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七月五日】前几天我吃饭时,突然觉的饭咽的费劲,嗓子好象有东西堵着,舌头的右边长满了小疙瘩,咽一口饭都很费劲,胃也不舒服。我的负面思维就来了:我怎么了?得了什么不好的病了?又一想,不对,我是修炼人,哪来的病?

我就向内找自己。五月份的母亲节,孩子给她父亲发微信说:“转告一下我妈节日快乐!”我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有点怨气:“还不直接给我打电话,也不说给我买点礼物,什么孩子啊!白养了。”这下就叫旧势力抓住我了,一连几天吃饭都费劲。我发正念铲除不让我吃饭的黑手烂鬼,在法中归正自己。

我想我怨孩子干什么?其实,之前孩子问我了:“买什么?”我说:“什么也不要。”可孩子真什么也没买时,我又怨上了。这不是装吗?表里不一,面子上过不去。我发正念解体怨恨心、面子心,这不是我要的。

再过一天,就是给同修送资料的时间了,可不能耽搁了。晚上十二点发正念,我一连发了一个多小时。背师父的法,能想起什么就背什么。快凌晨三点了,我有点困了,心想睡一会,起来炼功。睡梦中,我看见自己躺着,然后猛然一轱辘坐了起来,我也醒了。一看四点半了,我起来炼功。

我的嗓子、胃不疼了,没耽搁给同修送资料。同修说:“你怎么瘦了?”我说:“没事,我好了。”我和同修学完法,一起去讲真相,劝退了两个人。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看见以前一个姓谢的同事,端端正正的坐在我面前,然后我就醒了。外面下着雨,我觉的很冷。我的手、肩部、腿,凡是关节全疼,而且肿的厉害,尤其手和肩膀肿的更厉害,动一下象针扎的一样疼。

我想我的嗓子、胃刚好,怎么别的地方又开始疼了?一定是我有大漏了。回想刚才做的梦,姓“谢”的同事端端正正的做在我面前,那不是“松懈”吗?已经端端正正在我眼前了,是我这几天滋养了它。

前一段时间疫情严重,自己马上精進起来,随着疫情的缓解,我也不自觉的松懈了,有了安逸心,懒惰了。早上也不爱起来了,半夜十二点发正念困的起不来,起来了也是迷迷糊糊,没达到发正念的目地。我老是困,学法时坐那就能睡着。我自己也不想困,可就是控制不住。

这下我手、肩、腿的关节疼肿,它不让我炼功,我一下警醒了。我咬着牙起来,忍着疼炼功。第一天炼完功还疼,那疼的真是象骨头折了一样;第二天炼第一套功法,因为每个动作都是抻,但是不管怎么疼,我都抻。我心里想,疼的不是我。疼的是那个“疼”的东西,它不让我炼功,它怕疼。

我也在心里跟它沟通,我说,在另外空间你也是有生命的,你的生命也是为法来的。你干扰大法弟子炼功,那你就犯了罪了。我有执著、有漏,我有师父管,我会用大法归正自己,不允许你迫害

关节疼的更厉害了,我对“疼”说:“我的师父会让你去一个好的地方。”我就这么一想,疼好象消失了,我怎么抻也不疼了,抱轮也抱下来了。我把动功一口气炼完了,关节哪也不疼了,不肿了。疼肿消失了,舌头上的疙瘩也没了。

我想也许是我以前欠它们的,也许是我的执著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往下拽我,不让我修成。但是师父有的是办法,没让旧势力的阴谋得逞。我给师父敬香、磕头,我对师父说:“谢谢师父,弟子让您操心了。不管多难,我都要一修到底。”

我记的刚得法时,有一次做梦,我的前面是一条大河,大河的对面是高山。我说,你大河阻挡不了我,我师父有法船;你有高山,我师父有让我上天的梯子。

我就坚定一念:我有师父,有大法,谁也阻挡不了我。尽管我有执著有漏,我会在法中归正自己,我一点一点的修,直至圆满回家。

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