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德大法 归正身心

更新: 2022年08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八月三日】一九九九年初我幸运的走入大法修炼。我原来脾气不好,修炼以后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法理要求修自己,做一个真正的好人,脾气也变好了。

金戒指

修炼以前,我曾经捡到一个金戒指,隐约感到是我们小区一个阿姨丢的。一次遇到阿姨,我问她:“你怎么不戴戒指啊?”她说弄丢了。我就问她金戒指是什么样子的。她描述了一下,果然和我捡到的一模一样。但是当时我并没有把金戒指还给她。我心里想:反正又不是我偷的,是你自己弄丢的。后来我把这枚金戒指连同其它金项链等首饰,拿到金店打成了其它金首饰。

得法修炼以后,我认识到自己的行为是不道德的,是损人利己的,不符合真善忍。但是碍于面子,我不好意思当面把钱给阿姨。一位好友同修和我一起想了个办法。她和阿姨是邻居,我把超过这个金戒指市场价格的现金放到一个信封里。借着中午做饭的机会,她假装到阿姨家借姜,敲开了阿姨的门。她说:“阿姨,你们家门缝里怎么塞着一封信啊?”阿姨打开了信封,里面有我给阿姨写的道歉信,我在信中说明了给阿姨钱的缘由,落款署名是“大法弟子”。阿姨当场就念出了声,她对那位同修好友说:“啊呀,幸亏被你及时看见了,否则这信封被别人拿去了,这钱我就捞不着了,法轮功真好啊!”阿姨非常高兴,还拿着信到炼功点上赞扬法轮功学员,并表示感谢。

还旧债

修炼以前,我做生意时,曾经和一位老阿姨去广州進货。当时我向阿姨借了450元钱。半夜在旅馆里我醒来,看到阿姨还没有睡觉,翻来翻去在找什么东西。我问:“阿姨,您怎么还不睡?”阿姨说:“我的账对不上了。”我说:“我借了您450元钱还没有还呢。”她说:“你还了,我记得清清楚楚的,你还了。”我愣了一下,一个自私的念头占据了我的心灵:“她忘记了,那不正好让我眯了这钱吗?”于是我没再说什么。

得法修炼以后,我回想起自己这桩陈年往事,心中惭愧。于是拿了双倍的钱900块钱,同时又买了100多块的礼品去阿姨家赔礼道歉。到了老阿姨家,才知道老阿姨已经去世了。阿姨的老伴和儿子接待了我。他们听了我的叙述,非常感动:“当今社会象你们法轮功学员这样的好人真的不多了,法轮功真的能够让人做好人啊!”

恶性葡萄胎自动排出

修炼前,我生孩子坐月子不注意,落下很多病,其中老寒腿的毛病折磨我很久:我右脚三个脚趾头麻木,头不能招风,北方冬天风一吹头,就好象万把钢针扎一样,非常疼。腿肚子有寒气,即便是赤日炎炎的夏天,因为腿寒睡不着觉,半夜就醒了,很痛苦。

修炼后,我身体的各种毛病不知不觉就好了,老寒腿的毛病不翼而飞。

特别是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一日,我被北京三间房派出所警察绑架,当天晚上出现大出血,被送到北京市朝阳民航医院。检查说是非正常胎儿,听不到胎心。一月二十五日我又被送到北京市朝阳医院,查出患恶性葡萄胎。医生说必须立即手术,否则有生命危险,而且后续手术三、四次,化疗三、四次,住院至少一个月。如果不立即治疗,要么大出血而死,要么葡萄胎恶性增生疼死,要么发展为绒毛癌而死。

因为我是法轮功修炼人,知道炼功人没有病,这是从根本上消业、清理身体,所以会有类似病的状态出现。我虽然这样了,但一点也不疼,跟没事一样。这要是一般不修炼的人,是会疼的满地打滚的。再者,警察还想在我手术后,对我和丈夫(同修)一起非法判刑。我拒绝强制手术,没做任何治疗,没吃一片药。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八日凌晨,在我大出血并绝食绝水抗争七天后,派出所和办事处的人把我送回父母家监视居住。妈妈刚见到我吓一跳,因我瘦的皮包骨,是两边有人搀扶我進门的。

这个葡萄胎平时在小腹中收缩,用手摸小腹部位有个拳头大的硬块。二零零一年四月三日,葡萄胎自然足月排出,还有奶水涨了一周后才慢慢自然消退。我一身轻,红光满面,皮肤是白里透红。小区里的人都在谈论此事,有人说这才是真正的法轮功。因在此之前,居委会主任在小区散布我得了癌症不治疗,要死了。

连医生都感到难以置信。“610”主任也觉的很神奇,他说他是从部队转到地方的,他特意咨询了他的一位在一家医院当院长的战友,院长说,恶性葡萄胎如果不治疗根本不可能自己排出来。

后来我还生下了健康聪明的孩子。大法的神奇超常,令很多人啧啧称奇。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