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中共体制下这三种人的惊天罪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三年一月三日】有一种流传很广的说法,正常社会中“有三种人不能堕落:一是教师,二是医生,三是公检法司”。教师教书育人告诉下一代如何辨别是非、善恶,美丑;医生救死扶伤;公检法匡扶正义。这三种职业都需要信仰和操守,他们的败坏将会使社会大面积腐化。

我们这里谈谈江泽民掌权时的中共体制下的这三种人的德行。江××要取缔法轮功,有人说法轮功归正人心,修炼者人心向善,带动整体社会道德回升,利国利民。江××却说;经济搞上去了,道德自然会好,让人们不讲道德闷声发大财。我们看看那些发大财的人是怎么发起来的。道德是在回升吗?众所周知,那些发大财的人都是贪官,国库都贪空了。公检法,医院是靠杀人贩卖活体器官发的大财。每个发大财的人都包有情妇还不止一个。江××腐败治国,带头淫乱,上梁不正下梁歪,带动整体社会道德急速下滑,就连教书育人的教师也不例外,积极加入其中。让我们举几个实例说明:

一、为人师表的老师猥亵、强奸学生,成为禽兽教师

《解体党文化》中讲道:有的学生遭到强奸怀孕,有的被强奸并包为二奶,有的老师强奸未成把学生杀害了,有的甚至对非常年幼的小女孩下手。国内媒体二零零三年报道,重庆大足县一名小学教师,从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三年,先后对自己所教的10名未成年女学生实施强奸猥亵。甘肃陇西县一名体育老师以帮学生走后门上学为名,将该校12名初三女生强奸,其中两名学生被强奸后怀孕。

贵州省锦屏县河口乡中仰小学一名51岁的教师,在一年半时间里42次强奸12名女学生、35次猥亵16名女学生,仅有3人幸免于他的魔爪。

二零零四年六月,临夏县一小学教师在一年半时间内先后将三年级的9名女同学多次强奸和猥亵,其中次数最多者达数十次,而这些孩子最大的一名还不满15岁,其他均是9到10岁的女童。

湛江市下辖的雷州市南兴镇某小学校长林登平3个多月竟然作案7次,共强奸11名均是在校学生的未成年少女,受害者最小仅10岁……这样丧心病狂、触目惊心的恶行,在今天却已经屡见不鲜。

还记得在二零零七年六月四日据西部商报报导甘肃通渭县常河镇某中学老师成某从二零零一年秋入学至二零零五年三月,四年内强奸18名女生70多次,并同时对多名女生强奸,16名为幼女,民愤极大,被判死刑。

二零零四年当地一名中学教师李某,涉嫌使用安眠药和其它麻醉剂迷奸24名女生,被揭发后民众震怒,遭法院判处死刑。

我自己亲自看见的两个例子:九十年代初,一天我去兰医一院产科看望一名生小孩的朋友。她的邻床是一位15岁的小女孩。我很惊讶这么小的孩子为什么住在产科,朋友暗示不要问她,她是来引产的。可是她还是个天真的小女孩,还在玩着玩具呢。

另一件事情是在冬季的一个傍晚,我刚好也在兰医一院,看到一位中年妇女领着一个15~16岁左右的瘦弱的农村小女孩在就诊,说是肚子疼。后来听说她们去了几个科也查不出来什么病,最后医生叫她去放射科拍片子,结果显示是一个婴孩。当问这个小女孩时,她根本不知道怎么怀孕的,最后只能让她住进产房引产。当那小女孩的父亲赶到医院后,知道自己女儿是被人强奸怀孕的非常气愤,他不顾小女孩生产后疼痛,当即就把她接走了。

在当今中国的教育界,暴露出来的禽兽教师案件也只是冰山一角。

二、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成为活摘器官谋取暴力的杀人魔鬼

九十年代初,听说有医生偷器官现象。那时只是偷某一部分,但人还活着。我朋友的一位亲戚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女性,在某医院做了胆结石手术,术后到几所医院复查,发现左侧肝叶不见了。那时人们还不知道活摘器官的事,所以也就不了了之了。可现在众所周知,中国是最大的器官移植大国,器官又多,又好又健康,又可以很快找到,又是年轻人,而且时间不需要等太久。

在中国,是器官在等病人;在外国,是病人在等器官。中国的器官是从哪里来的呢?

二零零六年苏家屯事件曝光后,我也带着怀疑的心情为了证实真伪,所以打了很多的咨询电话。让我们听一听医生的说法:

北京301医院是给中央领导就诊和住院的地方,这个医院的移植大夫说;上面有规定,供体情况不能讲,是秘密,哪个医院讲了就取消手术资格,他们做的肝30岁以上的都不用;747空军乌鲁木齐医院肾移植科的女医生说;供体是本地的,医院找,他们开展十几年了,做了几百例了,中医院也做肾移植。

肝移植大夫张雪峰也说,他们开展十几年了,肝做的少,肾移植做的比较多,都是年青小伙子,身体很好,女的都没有;俄罗斯的很多人都来这里做,要来赶快来,价钱优惠。不用担心供体,只要跟法院联系,一批一批地来,都是这种身体比较好的。家属考虑的问题也是我们考虑的,如果做肝和肾的病人都有,那么这个供体就同时被取肝和肾。

吉林心脏病医院的移植大夫说;供体情况法律规定不能讲,一定是好的。

甘肃武威肿瘤医院,我问有没有法轮功供体,还在做移植吗?大夫说;这个问题太深入了,司机都知道,三元钱就拉来了,电话里不好说(意思是取器官的地方很近,三元钱的路程)。

新疆武警总队医院一位主任说;供体情况到时再说,不能早说。

昆明市眼科医院的医生说,我们做的角膜都是新鲜的。

宁夏武警总院的肾移植大夫说,肾是像手术一样的程序取的,不是枪毙的人。

北京佑安医院大夫说,供体器官都是捐献的,没有用犯人的,详细的不能提供。

兰大一院的一位退休主任在兰大二院换了肾。主刀医生岳主任说,肾是活人的,是一个24岁的小伙子的,非常健康,其它的就不要问了。他让病人保密。而换肾的病患只活了四年左右就离世了。

沈阳市第四人民医院肾移植科的护士说,我们专做肾移植,只要血型相同快的几天就能找到,都是从活人身上取的。

广西民族医院的泌尿科大夫说,他们以前用过法轮功供体,后来被垄断了不好找了。但他说,在广州中山大学第三医院,有提供器官供点,肾源肝源都很好找到。广州中山大学第三医院的大夫也说,能找到活体的法轮功,只要等一两周就能找到。

郑州大学附属一院移植中心王护士长说,能找到年轻的健康的法轮功的。

中国军队华中肾移植协作中心“解放军460医院”的肾移植中心彭主任说,他们用的供体是非正常死亡的。

上海瑞金医院移植中心的医生说,约等两周有供体,是年轻的,不管供体是干什么的,只要条件好就用。

上海交大附属一院肝移植中心戴大夫说,他们做了五百多了,要做(移植手术)赶快来,现在就有供体,是二十多岁的,最快的一周就能做。肝移植是20万。问他有法轮功的吗?他说行,来了再说。

青海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泌尿科大夫说,以前有给他们提供法轮功的,他们不敢要。

广州军区181医院肾移植大夫说,他们已经做了上千例移植手术,供体哪来的不能告诉。

山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肾移植大夫说,他们做了一百多例,供体都是18~30岁很健康的。问是些什么人,他们说电话里不能讲,怕你有录音。

山东省立医院移植中心大夫说,他们做了很多,都是年轻的质量好的。昨天做一个肝移植,打开一个是脂肪肝就不要了,再打开一个是好的就用了。他们说做一个肝移植要配几个供体备用,防止肝质量不好不能立即使用。移植中心的护士说,他们也做了很多肾移植,不是肾源缺而是很充足,肾是活体的肝也是活体的。大夫们有很多渠道,在中国各地找,但供体的情况是保密的不能说。问有没有法轮功的?她说只要病人来就有。

黑龙江密山看守所,一位男士说他们以前随便提供法轮功的,现在要还可以提供七八个男的四十岁以下的,但是要跟法庭联系,要抽血配型。

浙江第一附属医院肝移植科的一位大夫说;他们开展十几年了,做了几百例,活体、尸体都有,都是自愿捐献的,有一部分是法院的。

安徽省医大附属医院肝移植科的叶本钱医生说;等一周或十天可以找到供体。问能找到法轮功的吗?他肯定的说能找到。

陕西省人民医院的肾外科护士说;他们从二零零三年开展,做了一百多例。从陕西武警总院调来的罗永康做了很多,供体都是活体年轻的健康的。罗永康和他的科主任黄启福专门去找供体,找好一批,打电话来让科室准备好,他们一到马上开展。一般下午做,同时开展三四台。他还说,本来不能做移植的医院也在做。

西安医大附属二院肾移植科护士说,他们做了很多年,去年成立了移植中心。他们的传染病科也在做肝移植。从西京医院调来的张波主任专门找肾源,很有门道。在西安周边地区,如咸阳、渭南等地找,大夫亲自去选年轻的健康的给他们抽血化验。我问不让抽怎么办?他说供体没有政治权力(不能反抗),不告诉他们实情,他们也不知道抽血干什么。

福州军区总院泌尿外科陶护士长说,他们做了一千多例。肾源保证是最好的,根据病人情况配上型等很快,当天或几天就能找到。病人血抽上,供体两个半小时就有结果,大夫亲自去看。她也管这里,她也参与找肾源。空军广东458医院肝移植的大夫刘树人说,他们二零零二年开展做了40多例,他们有供体的指定点,也有二道贩子提供的。

湖南省医院多年前在谷歌上做了一个广告,免费移植肝、肾各20例。肝胆外科的医生周学力说,免费是为了创声誉。器官是很健康的,年龄也合适,供体有犯人也有不是犯人的。问他有没有法轮功供体,他没正面回答挂了电话。再打不接电话。后来医院改口说是亲属捐献移植。

湖南中南大学湘雅医院移植中心大夫说,开展五六年了,做了几百例,保证质量,肝源不能告诉。

兰大一院肝胆外科一位护士说,他们科一月内做了四个肝移植,三个患者几天就死了,一个很难活到一个月。问她哪来的肝,她说是四军大提供,只要找好病人,一个电话打去,他们拿着肝坐飞机四小时就来了。

云南肾脏病医院移植科医生说;他们都是晚上做,有时七八台同时做,因为供体是在晚上运来。去年一年就做了150多例。

在全中国,上述这样的例子太多了,不一一列举。

从一九九九年以来江氏集团视法轮功为仇敌,制造自焚假案煽动仇恨宣传,向全国医院下达了活摘器官的指使,全国主刀的“白衣天使”像被魔鬼控制充当江氏集团的杀人帮凶害人害己。他们已经杀人入魔了,不只是活摘法轮功了,其他人也难幸免,现在很多人失踪了,发现尸体空了。人在做,神在看,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等待他们的天理的报应。

三、警匪一家谋财害人

古时的人道德高尚,大唐盛世,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江××掌权以来,让全社会道德沦丧,闷声发大财。让小偷也胆子大起来,偷盗成风。就我亲身经历的几件事:买菜时自行车没锁转眼就不见了,买好菜付款钱包被偷,做了件新衣服夹在自行车后面在买菜时衣服就不见了。年轻的小伙子穿着西装戴着领带,大白天在我眼前翻包偷钱。我叫了一声你为什么翻我的包?他说你再叫我抽你,我吓得不敢吭气。

我认识一名兰州火车站的警察,告诉了他这件事。我说觉得小偷很可恨,但是警察真要打小偷时又觉得挺可怜的。那警察说,我们与小偷是一家人,不打小偷。他们偷来的东西要与我们分,只有他们私藏赃物才打他们。比如去北京的列车上,我们要给小偷排班,只要旅客报告说丢了东西,我们就知道是谁干的。警察这种谋财方式只是小儿科,大的那就是无辜杀人谋财了。

从一九九九年江××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以来,成了公检法的生财之道。不妨我们举几个例子:从上述所有的移植大夫都说,法律规定,供体情况不能讲是秘密,为什么是秘密呢?我们再听大夫是怎么讲的:陕西武警总院的移植大夫说,“从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五年每年都做一百多例肾移植,还做港澳台的患者。”他说:“供体毕竟是不能公开的事,因为是不合法的,是偷偷摸摸的。全国都这样。没家属的取了器官火化了事,有家属的先火化了给个骨灰盒,告诉家属是急病来不及通知,有的家属连骨灰盒都拿不上。”问他:“供体本人知道吗?”他说:“不知道,只告诉他们外面有流行病需要体检抽血,抽血时是法院带我们亲自去看供体。”我问:“不让抽怎么办?”他说:“不配合就打,几个武警压着强行抽血。”

他又说:“市中级法院,市法院专管此事,必须由法院决定,不通过法院直接给看守所,劳教所,监狱联系不行,现在部队,地方都在用钱买通法院,谁给钱多他就给谁供体,送礼从法院院长到刑庭,从上到下都要送到。”以前是一大批一大批提供,现在是大气候影响几个几个提供。我劝他不要做移植了,他说:“不做不行,医院会找我们说没有给医院创收。我们做移植要给医院提肾源费,医院再去给法院送礼。法院也会找我们说这有一批要不要,若不要下次就不给你们了。我们不能失去信用啊,就得做啊。”我讲了苏家屯事件曝光了,他说:“共产党啥干不出来?干我们这一行挣钱真危险,说不定哪天共产党翻脸不认人,就杀人灭口了。反正真有法轮功的。法院这样干了,自己知道也当不知道。全国都在这样做,如果是事情真翻了,找到我头上,全国多少医生都杀光了。”

乌鲁木齐友谊医院泌尿外科医生说,医院领导和法院关系搞好了肾源就多。

从以上这些例子看,江××的闷声发大财,不但道德没有提升,反而警匪成了一家,知法犯法,屠杀善良。

辽宁锦州公安局长王立军成立了一个“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做了很多活人的现场心理实验,还得了奖。王立军等发明了一部“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也叫“脑死亡机”,只为了活摘器官时将人进入脑死亡状态外别无它用。西北某军队医院的一位大夫亲自参加过王立军的现场活体实验。我问他:“王立军做实验的这些活体全是法轮功吗?”他说:“是的。”

江氏集团和共产党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煽动仇恨宣传,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启动国家机器,利用公检法司,军队,地方,医院一条龙合伙杀人,将中国人推向毁灭的边缘,这种地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必将大白于天下。神的慈悲还在给每个人机会,但时间不多了,希望曾经参与过迫害法轮功的人,真心向神忏悔,将功赎罪,揭露邪恶,远离中共,善待法轮功,才能躲过大劫才能有未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