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难中惊醒、归正与赎罪

Twitter EMail 转发 打印
【明慧网二零二四年七月四日】震撼、震惊、惊醒,是师尊《法难》与《惊醒》两篇新经文带给我最直接、最深刻的感悟。

震撼的是,当媒体项目遭遇巨大魔难的紧急时刻,师尊从天而降,挡下了魔难。震惊的是,师尊首次明确用“法难”一词来指称当前我们遇到的迫害与压力,更震惊与惭愧的是,这场法难竟是由于我们大法弟子们没做好、长期心性有漏而招来的迫害干扰,还连带影响师尊与神韵艺术团遭受迫害。

惊醒的是,师尊在经文里指正的种种修炼有漏与不足,竟都是过去几年来对我们不断耳提面命的法理,如“不攻击个人,不树立敌人”;“你可以骂我,但是哪,我不骂你,对谁都是善良的。”(《各地讲法十五》〈大纪元新唐人媒体法会讲法〉)但我们身为弟子,却始终没听话、没做到、没修好,最终给师尊与神韵招来迫害与麻烦,如此岂不愧对“大法弟子”称号、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

一、师尊的承受与慈悲

师尊两篇新经文,不但在明慧网发表,还通过几大媒体向世人传播。我悟到,师尊不但以创世主之尊亲自现身世间承担这场巨难与迫害,保住媒体与大法弟子,更重要的是,师尊要保住大批未来还可以被媒体收救的有缘众生。换言之,师尊的新经文,是用神体为弟子们、为媒体、为众生赎罪,换取众生的未来生机。

此外,师尊用神体挡住这场巨业黑浪之际,不但对弟子们谆谆教诲、指正劝善,没有抛下任何一位弟子,师尊还同时向世人细细讲清大法弟子反迫害的真相,讲清神韵救人的真相,以此启迪世人的良心善念,劝导他们明辨真相是非,避免遭到邪恶利用而助恶为虐,造下罪业。

师尊这一切,是旷古未见的洪大慈悲,是对弟子们最慈善的言教身教,告诉我们什么是“能做到对谁都慈悲,对谁都有爱心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惊醒》);同时师尊也通过对媒体、对弟子的公开指正与归正,亲自向世人展现大法的纯正纯善与光明磊落,只要我们遵照法理归正自己、补过赎罪,这一切将是又一次对邪恶迫害的“将计就计”、“化险为夷”。

师尊的浩荡洪恩,我们永生永世都无以为报。

二、法难如何起?

从两篇新经文中,我个人体悟到这次的法难起源来自三个主因:

一、众生业力与大法弟子业力。
二、学员没做好。
三、学员对众生的慈悲心不够、善念不够。

首先是业力。师尊在《法难》中说:“其实我知道我们在救人的同时,还有百分之十五的业力没有消完。这是救众生二十多年来留下的,这很巨大,我知道。”

为什么会有这百分之十五的业力?此为天机,这里不敢妄揣。

其次是学员没做好。

师父说:“每个大法弟子,不只是媒体,都要想想我们是在做大法修炼人该做的了吗?回想起来我都感到后怕,很多人长时间放松自己的修炼,做事又与常人一样,这是大法弟子的状态吗?”(《惊醒》)

面对这场法难,每一位把自己当作学员或者大法弟子的,都应该向内找,归正修炼状态。从我自己在媒体多年来的亲身经历来反思向内找,我发现有几个疏漏应是我们媒体环境中长期存在的,也抑制着我们整体修出更高的慈悲与善念,这一点稍后再详述:

1)慈悲与善念不够,偏离神的状态

过去几年来,师尊对大媒体、自媒体多次开示相关法理,警醒我们不要介入常人政治,不要攻击哪个党派或人物,所有众生都要力所能及的救度。但这次法难为何还是发生了?这说明我们整体并没有真的依照师尊法理去做去修,反而是“听一套、做一套”,从而被邪恶有借口钻空子,招来巨大罪业与法难。如果我们不能无条件的遵照法理行事,是真的信师信法吗?是真的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吗?

進一步向内找,为什么我们不能信师信法的照着法理去做呢?是为了点击量和名利的考量吗?是出自对特定党派的人情或怨恨吗?还是心底深处把自己的世间得失看得比大法整体的得失、众生的得失还重要呢?我们修了这么多年,生命特质是为他还是为私?我们生命有多少比率進入新宇宙、多少比率还迷失在旧宇宙?这些都是值得我们深深挖根的。

没有慈悲,就不能成神;没有善,就不能收救众生,甚至还可能因为人心而被魔利用,反过来毁了众生,干扰了大法救度。

2)不拘小节,小步不正大步摔

我们媒体里有很多同修都很有能力,也有洪大抱负,发愿将救人项目大步流星的推進,救度更多众生。但稍有遗憾的是,往往我们到了具体执行的环节,就容易浮现“不拘小节”或者“想打快拳”的习气,因此,就容易为了方便自己做事或者急于求成,从而选择不够正、或者有风险的路子或做法。

也许我们这不正的一小步,世人未必会发现,但在满天神佛的眼里,却是昭昭可见,对虎视眈眈的旧势力来说更是一个个把柄。从而,旧势力会利用修炼人“不拘小节”的心态,一步步的用名利情,诱惑我们踏出更多不正的小步子,最后当我们高兴的要迈出流星大步时,旧势力便集中所有空子、猛然发动巨浪攻击,让我们重摔倒地。

深入向内找,为什么“不正”的念头能在我们的场中出现?是否因为我们整体的场当中已经有所偏移、有所不纯、有所不正了,所以才会让这些大大小小的不正之念找到栖息之地?我们知道,一个百分之百纯正的空间场,任何黑邪生命都不敢闯入,一闯入就被解体。

再换个角度讲,我们这种“不拘小节”、“不符常人规矩”的冒险或投机作风,是否也是一种对众生不够慈悲的体现?只有每一步都走正,才能让众生信服、让众神服气。我的一层体悟是,“走正”也是慈悲的体现。

3)行为上不愿符合常人这层的道理

我们都知道要“正念正行”,但有时我们会嘴上满是正念,但行为上或做法上却不愿符合常人一层的道理与法规去行事,也不太顾众生能否接受,从而经常造成事情推進不顺、最后黄了;同时也因为无法让众生理解接受,体现不出大法弟子的慈悲。

在浅层次向内找,会发现有时是怕麻烦;有时是不想改变自己、只想改变别人;有时是不让别人说的心等等。甚至,当有同修来跟我们指正、交流时,我们却可能反过来辩解或指责对方说“你正念不够”、“你有怕心”、“别被常人条条框框局限”等等。

但如果再深层向内找会发现,我们往往带着人心来理解法,老想用超常的正念与师尊的加持,来搪塞我们在低层人类空间不愿去做的劳动与奔波,或者掩盖我们不愿改变自己、固守自己的安逸心。

正念绝非义愤填膺的激情,亦非满腔热血的冲动,真正的正念是在宇宙从上到下、层层境界都能贯穿、层层法理都能圆容的智慧与慈悲。

4)神神叨叨,超常变异常

我们是修炼人,不但敬天信神,做事也往往会有神迹。但我们要谨记,媒体报导是写给常人看的,是要救度众生的,所以新闻报导与节目内容不宜讲的太高,否则容易被常人误解、怀疑進而孤立,不但远离了众生,也体现不出修炼人对众生的慈悲、善念与爱心。

比如我们有些新闻报导讲到中国天灾或者天有异象时,有时会不自觉的讲得神神叨叨、玄来玄去,感觉象在写神怪小说,不是几分证据讲几分话的新闻报导,结果导致观众与读者在留言区或社交媒体上批评我们不客观、不理性。

向内找会发现,可能因为有的同修因为长期生活在学员圈里头,很少接触常人社会或者根本不接触,只会用“同修交流”的语言与思维来做社会新闻。

或者,我们因为媒体做久了,又少于接触常人,从而养成“自说自话”的习性,在媒体上说自己想说的话,忘了考虑世人能不能理解,结果变成“想超常、却异常”,不但让媒体报导变得不可信,甚至可能因此得罪常人、远离众生也不自知。

师父说:“但是项目的本身和你们做事的方式要能叫世人理解。被人理解,不是被神理解。人就看表面的东西,人就只能够从表面理解问题,所以你们在表面的形式一定要符合常人社会的表现行为。”(《各地讲法九》〈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

对师尊的开示,我们必须严肃正视。

5)资深生傲慢,不愿专业化

我们在媒体干久了,有时难免会产生一种“资深心态”,但是如果我们长期没有在专业能力上提高,长期不愿改变和提升自己的话,那么所谓的“多年经历”反而容易变成干扰我们修炼提高、救人提高的“长年枷锁”。

向内找会发现,这种长期不愿提升技艺来救度更多众生的心态,其实正好暴露了我们慈悲心不足、安逸心重、不愿吃苦、不让人说、不愿改变自己只想改变别人等等的修炼短板,正是有待提高的修炼卡关。

换个角度想,如果我们高高在上、不愿为了救度众生而提升专业技艺,不愿学着用众生最能理解的规范与做法来救度他们,那又如何向世人证实大法的慈悲与智慧呢?

6)将修炼与专业对立

有少数同修把修炼跟技艺专业化分开看待,认为两者是“零和游戏”关系,亦即想重视修炼,就没时间提高媒体技能;想提高媒体技能就容易放松修炼,然后以此为理由,不愿提高专业能力。但这是似是而非的认知误区。

以神韵为借镜,神韵艺术家天天投入大量时间与精力锻炼舞蹈技艺、音乐技艺,但是却一样重视每天的学法炼功与实修心性,并无偏废。再看到媒体项目里,不少优秀的记者、编辑和主持人,也都是精進实修的修炼人。也许他们休息时间非常少,但都在不断提升修炼和技艺的境界。

个人体悟是,修炼跟专业化不但不对立,而且修炼境界越高,才越有慈悲心与洪愿来提高专业技艺,才越能为了众生得救而吃苦付出。

7)党文化污染

媒体里许多同修已经来到海外多年,但中共党文化的污染仍难免多少会影响修炼与证实法,影响我们慈悲心的体现,在媒体和自媒体项目里常见的体现包括:

第一,用粗糙或有风险的手法打快拳,为日后埋下被邪恶钻空子的风险。

第二,有时为了打出名号或博取点击量,有意无意的把话说大、夸大,但却没有足够的证据做支撑,不但有违传统媒体“几分证据说几分话”的专业规范,贬损着媒体信誉或自己的个人信誉,同时也传播了中共“假大空”的话语陋习。

第三,过度使用媒体话语权,忽视话语责。媒体是中共最重视的舆论宣传口和意识形态武器,所以中共动辄利用垄断的媒体话语权,恣意攻击、诋毁它的敌人与对手。然而我们有时也有类似情况,运用手上的话语权,在新闻报导或节目里批评、攻击看不惯的人事物(甚至包括西方国家政要),但却忽略了任何权力背后都有相应的责任,话语权背后同时有话语责,包括社会责任与法律责任,没有体现大法修炼者应有的慈悲和善念。

三、在走出法难中修好自己

一位同修与我交流,她日前打坐时所见:有个巨大的天体体系正在四分五裂、火光蔓延、摇摇欲坠,但师尊的手在底下托着这个天体。虽然同修所见未必是法上真相,可能只是一种点化,但这让我有个理解,师尊用神体的巨大承受,为媒体、弟子与众生挡下这次大劫,保住了庞大天体,但接下来需要弟子们实修归正自己、修补天体,才能兑现守护众生、守护新宇的使命。

因此,个人认为,首先我们要把心归正,信师信法。一如过去的“四·二五”或“七·二零”的大魔考,面对这次法难一样先坚守对师尊、对大法的正信,“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同时我们在法中重新检视自己、向内找,归正自己种种可能有所偏移的人心、执着与观念,特别是纯净我们的“善”,扩大我们的慈悲,先纯净自己的空间场,才能继而佛光普照,度己度人。

其次,我们要清楚,每一次魔难都是对修炼人的心性考验与境界检测,当媒体项目遇到如此巨大魔难,我们心是怎么摆的?

不管我们身处哪个证实法项目,我们静心自问:当初我来这项目的初衷是什么?我现在每天做事是否还抱持这个初衷?我是否还修炼如初?是否增生了其它隐蔽的人心、观念或执着?



后记:美国国会通过《法轮功保护法案》

近日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了《法轮功保护法案》,堪称是美国保护中国人权、制止中共反人类迫害的重大進步。但近日某些自媒体和媒体学员,在公开谈论怎么用这项法案来追究、惩罚迫害大法的中共官员,惩罚中共的海外大外宣等等。这些言论内容,带着明显的争斗心、报复心和沾沾自喜的欢喜心,个人认为有所不妥。

师尊说:“可能迫害中大家都在恨中共邪党,甚至有的人想一有机会要跟他们玩命。不值得。”“没有,我从来都没有说跟中共邪党斗,它不值得。”(《各地讲法十三》〈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打倒中共邪党不是修炼的目地,大法弟子修炼圆满才是修炼的最终目地。”(《精進要旨三》〈清理〉)

师尊早已开示,大法弟子不是以解体邪党为目地,修炼圆满与救度众生才是我们真正的使命。师尊两篇新经文,已经多次提点我们的慈悲不足、人心太重、混同常人,此刻我们务必谨记师尊的教导:“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精進要旨二》〈理性〉)

以上交流,仅是现在个人层次有限之体悟,若有不在法上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c)2024 明慧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