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10月10日综合媒体消息

【明慧网2000年10月11日】2000年10月10日综合媒体消息

大纪元时报:江泽民,人民已经不再信任你
法新社:又一位法轮功成员在狱中被殴打致死
法新社:控告中国主席的两名法轮功成员被拘押
世界日报:法轮功学员告江泽民被拘逾月赴北京递诉状一去不返
中央社:北京披露十一镇压法轮功过程纪实
BBC世界新闻编辑室:中国加紧镇压法轮功
时代:一个和平的抗议被警察镇压
国际先驱论坛报:北京对信仰的恐惧
SPOKANE.NET:令人鼓舞的功法
扬子晚报:丹江口出现奇观乌云现河面水柱冲上天



大纪元时报:江泽民,人民已经不再信任你
华声

中共中央第十五届委员会五中全会在京西宾馆闭门举行,一个特别重要的内容至今外界未被允许深入采访报导,那就是,众多高层的与会者群起反对江泽民。

江泽民流年不利。政治上,贪污腐化的干部人数逐年加大,越反越多,终令人民怀疑其反腐败的诚意,加上他的大树特树个人权威,光是阅兵一事,就花费人民血汗成千上万圆,人怨沸腾;人事上,江泽民的心腹曾庆红为江排除异己,心狠手毒,为众人所恐惧,为抵制江泽民,因而一致扶持胡锦涛为未来接班人;经济上,江泽民在本次会上发出的“让有脑者先富起来”的叫嚣,使饱受盘剥的人民更加心惊胆颤,不知下一步自己将如何更加贫困地奉养那些踩着自己先富起来的既得利益者们;宗教上,逮捕了成百的教会人物,致使教宗封圣以示抗议;统治上,杀法轮功儆百,实行泛政治化独裁,遭到海内外众口一辞的不断谴责,国内法轮功人士此起彼伏的和平请愿终年不断;外交上,只要达到加入世贸组织的目的,撒谎,收买,无所不用其极,导致国际社会普遍的不信任;江泽民已经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他今年外出,所到之处,被抗议的人群包围,可谓丢尽了老脸厚皮。南斯拉夫独裁者米洛舍维奇戏剧性地垮台,不能不为江泽民提供了心惊肉跳的借鉴,为人做了亏心事,老江说不准哪一天出门就能碰上鬼。

据可靠消息,本次在京西宾馆召开的五中全会上,江泽民最受攻击的是中国的法轮功问题。本来一个法轮功,大不了就是炼习的人多一点儿,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江泽民整个把法轮功当做了自身仕途的阶梯,打一个,压八方,乘机大搞个人吹捧,出风头,造成天安门关闭,群众不断聚集请愿,有损颜面。本可因势利导的社会基础,硬是给推翻成了江泽民恐怖的来源,实为愚蠢之至。关键不在法轮功不断来找江泽民说明问题,而在整个中央再也没法同群众直接对话,信访办变成了鬼子岗楼,土匪穿上了警察制服,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谁不明白?不把法轮功事件理出个头绪,中央没有好日子过了,党内谁也批评不了江泽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江泽民可用各种镇压威胁政坛上的对手,同理,别人可以把江泽民弄得个倒栽葱,于是群起的反攻就理所当然。

中共的会议通常是以发展经济为对外的招牌,实质上往往是权力斗争的角逐和白热化的场所,尤其是未来的2002年人事变化,牵动着世界的注目和中共内部的各种势力的拼死纷争。一般来说,中共内部系统的操作,比较完整地保留了宫廷政治的原始面貌,皇上定则定也,根本没有任何公共认同的程序可言。江泽民的可悲之处在于,徒有天之骄子的野心,奈何缺乏纵横捭阖的本事,大权在握,却竭尽小人当道之能事。

今天的中央电视台关于法轮功“投靠国外势力”,“性质变了”的宣布,只是江泽民对党内反对公开还击的一种方式而已,以为这样吆喝别人就无法批判他。借给法轮功升级,继续压制党内的不同呼声。已经宣布为敌人的法轮功,整也整了,杀也杀了,关也关了,说到底不也就是江泽民的敌人吗,性质还能变成什么呢?今天宣布不就是再次借此打压中共内部的反对者,扼制中共五中全会的正常调子?回顾文革历史,哪一次党内激烈的争权夺利斗争,不是以群众遭殃为表象,以涂炭生灵为结局?

江泽民如今的日子不好过。法轮功的人反对他,是因为他敌视法轮功的原则“真善忍”;党内的有识之士反对他,是他背叛了党的基本原则,进而葬送了党;政治家反对他,是因为他玩弄小人政客手腕,两面三刀;主张正义的人反对他,是因为他权欲熏心,胸中毫无方略却自以为可与毛、邓同列而盛名传世;热爱中华的侨胞反对他,是耻于该小人败坏国家声誉;我等反对他,是看不惯癞哈蟆批上皇帝的新衣。

江泽民的好景长不了了。全中国从百姓到政府高层,人们已经不再信任他,从默默忍耐到了忍无可忍。江泽民,与人民为敌就是与自己为敌,失去人民的信任,你以为自己还能把着权柄逞凶几时呢?

(2000年10月10日)



法新社:又一位法轮功成员在狱中被殴打致死【北京】
2000年10月10日--(法新社)

亲属和法轮功方面星期二指控说,中国东北的一个劳改所的看守人员有安排地将被禁法轮功精神团体的一名成员殴打致死。

黑龙江省大庆市的一位法轮功成员告诉法新社说,王彬(音译),44岁,在拒绝写退出法轮功信仰的悔过书之后,遭到严重殴打。
她说,大庆市东风劳改所监狱看守命令其他囚犯殴打王和另外两名法轮功追随者,因为他们拒绝在退出信仰保证书上签字。
她(未透露姓名)说,王所遭受到的殴打是如此之严重以至于他最后被送到地方医院,于10月6日在这个医院里死亡。

在王的大庆家中的亲戚们证实王已经死亡,但是除告知王的妻子已经数日未归家之外,拒绝对此案件发表意见。
这位法轮功追随者说,在征询律师的意见之后,王的家属正在要求50万元的赔偿,但是拒绝将此案件与王妻的失踪联系起来。
她说,东风劳改所在“改造”法轮功成员上已经有突出的成绩,受到中国领导人的表扬。

香港人权与民运信息中心在早些时候说,今夏,中国专为法轮功坚定者建立了两个劳改所,进一步显示出政府对这个精神团体的忧虑。
自从中央政府于1999年7月将法轮功定为“非法组织”和“邪教”而加以取缔以来,王是已证实的第53名死于警察关押中的法轮功成员。

追随导师李洪志先生的佛家教义的法轮功团体的成员们相信死亡人数远远不止这些。
中共政府已经称这个团体为自1989年天安门民主示威之后对它的“一党统治”的最大威胁。



法新社:控告中国主席的两名法轮功成员被拘押

【香港】2000年10月9日--(法新社)

一位法轮功发言人星期一说,两名法轮功成员据称在试图控告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和另外两个大陆高级官员迫害法轮功精神团体之后,在北京被拘留。

据报导,一位43岁的香港商人朱鸥明(音译),以及37岁的北京市民王杰(音译)在向北京最高人民法院投寄了起诉状,要求起诉江泽民后,上个月初被逮捕。

法轮功发言人惠叶翰(音译)说,在信中他们还要求起诉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曾庆红,和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

在星期一的新闻发布会上,法轮功团体呼吁香港政府保护朱安全获释。

根据惠所说,朱和王是9月7日在北京的一位朋友家中被捕的,警察攀墙而入。

据称,两人被拘押在北京房山公安局。

中国政府认为法轮功--结合武术、佛教和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道德教义的功法(译者注:此处为作者误解。正确的说法之一是“法轮功是以佛家为基点的包含佛道思想在内的上乘修炼法门”)--是自1989年学生抗议以来对它的统治的最大威胁。

去年7月,政府在谴责法轮功企图颠覆国家之后取缔了此团体。

根据香港人权与民运信息中心说,自此,约450名成员被判刑最高达18年,超过600人被送入精神病院,10000人被投入劳改所,另外20000人被拘押在临时拘留中心。

但是,在97年香港回归后保证香港自治权的“一国两制”的政策下,法轮功在香港未受到干预。

自法轮功被禁以来,香港法轮功成员在驻香港的中央政府联络办公室外进行了炼功活动。



世界日报:法轮功学员告江泽民被拘逾月赴北京递诉状一去不返
2000年10月11日

【本报香港讯】香港法轮功学员朱柯明日前与一名大陆学员联名向北京人民检察院,控告大陆国家主席江泽民取缔法轮功,旋遭公安拘禁,至今已超过一个月,音讯杳然。

在香港法轮功组织的要求下,港府保安局表示,局内协助在外香港居民小组已开始了解此事,并会向大陆有关部门反映。

被捕港人朱柯明,八月底与另一名黄姓大陆人士连署一份起诉状,寄往北京人民检察院,控告江泽民与其他大陆领导人,无理取缔法轮功,以及迫害法轮功学员,十天后两人在北京朋友家里被公安拘捕,朱柯明家人表示,至今没有他们的消息。



中央社:北京披露十一镇压法轮功过程纪实

坦承法轮功成员依旧突破万难进入天安门广场抗议

[中央社台北九日电]中共官方新华社在‘十一国庆’后,今天首次以文章披露‘十一’当天镇压法轮功全部过程。文章坦承,即使经过中共警方层层封锁,法轮功成员依旧突破万难,进入天安门广场表达对中共的抗议。

文章说,十月一日当天清晨,就有法轮功成员在中共升旗仪式中,展开抗议活动,但立刻被中共警方制止。不过,上午八点多,仍然有法轮功成员进入天安门广场游览的群众中,散发宣传品、拉横幅、喊口号,中共公安直到九点多,才将当场的法轮功成员带离现场,并立刻清理法轮功的宣传品。四十多分钟后,中共警方才重新控管天安门广场秩序。

报导坦承,即使中共对法轮功采取强力镇压,法轮功炼习者到党政机关和新闻单位聚集示威,群众超过三百人以上的次数,还是高达七十八次。

其中包括了今年二月四日,法轮功成员到天安门广场的‘除夕千禧弘法’活动,与四月十三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即将表决美国提出的谴责中共议案时,一百多名法轮功炼习者,突然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聚会,引起各界瞩目。此外,还有四月二十五日法轮功围聚中南海一周年,与进入五月以来,北京等地发生了上百名法轮功炼习者聚集事件。

文章不忘旧调重谈,指控法轮功是外国反华势力的工具。



BBC世界新闻编辑室:中国加紧镇压法轮功
2000年10月10日,星期二

中国发起了新一轮对被禁法轮功精神运动的破坏性打击。

全部主要官办报纸都刊登了一个社论,指责该组织是企图推翻共产主义体系的反动政治势力。

BBC驻北京通讯记者说,这是自中国政府一年多前禁止法轮功并发起大规模镇压运动以来的最猛烈的攻击之一。

我们的通讯记者说,许多观察家相信当局正准备加紧对该组织的镇压,并对更多的领导者进行审判。最近一次的攻击发生在法轮功追随者国庆节期间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大规模抗议的一周后。



时代:一个和平的抗议被警察镇压
撰稿:约翰.绍柏尔 2000年10月7日 星期六
驻中国记者 北京

要镇压一名法轮功支持者需要动用多少个警察?

两天前我在天安门广场上通过亲眼目睹一个镇压片段做了个估计--大概需要10至20个警察。

这是中国的国庆假日周,广场上每日从早晨到天黑都挤满了数千游客。我们象许多北京人和外地游客一样,到广场看一看为庆祝国庆精心制作的花展盆景。

五米之外,喊声突然响起。在庆祝建国的大海报前面,一组法轮功成员正试图进行抗议--随之而来的是不可避免的命运。

警察,士兵和便衣警察从四周跑来。一名男子被抱住并扭倒在地。一个公安坐在他身上,两名抗议者努力展开横幅,于是士兵与这两名抗议者之间的强夺和护卫战爆发了。横幅上书写的、代表着他们要传达的信息的中国字没能展开。

惊呆了的游客们目睹着六名抗议者被迅速塞进布置在广场对面的数十辆小巴中的一辆,开走了。整个事件只延续了不超过90秒钟。就在我设法拍下两张照片时,警察和士兵将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在了好奇的人群里,检查谁在用照相机。

在这广阔,拥有44公顷面积的广场上,大多数人都在满足地凝视着纪念碑,拍照留念,注视着挂在广阔的紫禁城入口处的毛的肖像。多数人都是这样,但不是全部。

这一周的每一天,都有数百警察,军队和便衣公安在广场上巡逻。他们的目标就是法轮功成员,成员们利用假日的拥挤的人群为掩护以取得在遭到猛扑,通常是被殴打和拖走之前,刚好足够的时间来发起一场小型抗议,

上星期日,尽管当局作了最充份的准备,还是有数百名法轮功抗议者在天安门广场发起了抗议并遭到逮捕。



国际先驱论坛报:北京对信仰的恐惧

巴黎《国际先驱论坛报》11日发表评论文章说,中国强烈攻击教皇10月1日对120名中国和外国传教士封圣使人们回想起文化革命时期。这显示北京所担心的是任何国家不能控制的信仰。这也显示领导人对于宣传机器的控制已经削弱。

该报记者鲍岭(Philip Bowring)撰写的评论说,这种对于信仰的恐惧已经反映在处理法轮功问题上,面临宣传机器的攻击和对法轮功弟子的逮捕,法轮功运动的广泛性和韧性超过了两年前的想像。尽管法轮功创始人现在已经是美国居民,但法轮功从根源到实际作法都具有中国的特点。

但天主教圣徒却完全可以被描写成为邪恶的外国传教士及其中国上当者。仇外情绪是反对西方宗教的现成武器。


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访问纽约期间,法轮功弟子9月8日在华尔道夫酒店前炼功抗议。



SPOKANE.NET:令人鼓舞的功法----中国静坐功法受到青睐,促成地区大会

尼娜.考威尔--专业撰稿人 2000年10月7日

周末,一群群人们聚集在斯伯肯和考德阿兰等公园炼习法轮功。这种高级的中国传统气功炼习的目的是通过动功和打坐提高身心健康。

法轮功柔和的炼功方式类似瑜伽或太极,其中包括保持一定姿势不动,例如双臂在头顶抱成圆形保持几分钟。这些炼习意在增强身体的气,或称生命能量。

朱恩·卡瑞在六月份的精神-身体-心灵健康博览会上发现了法轮功。这位斯伯肯的居民说:“我印象极深,这是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你正在尽你可能做最好的人。”

当地人对这种炼习的兴趣促成了下周末在冈扎嘎大学举行首届西北内陆法轮功心得交流大会。估计来自华盛顿、蒙大拿、艾达荷及怀俄明州的人们将会参加这次会议。

法轮功,亦被炼功者称为法轮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于1992年在中国创立。中国政府禁止了此功法,镇压已导致越来越多的人们被逮捕、被殴打和死亡。

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及联系人海舍·孟说:“当地人对法轮大法的兴趣始于1999年7月中国的严酷镇压之后。”她收到大约50个要了解法轮功的人的电话,但是这种兴趣很快退减,只有少量的人仍然定期见面。

孟出生于中国,在1996年回家探亲期间得闻法轮大法。一个朋友给了她一本李洪志老师写的书。

孟说:“我一夜读完,一些在圣经中找不到答案的问题在李老师的书中得到了解决。”

虽然法轮大法有精神修持的内容,但是孟说这不是宗教。她说一些对炼功感兴趣的人是为寻找治病方法。她说,如要从中受益,修炼者要注重修真、善、忍。

虽然很多修炼者,包括孟本人都说得到了健身之效,但是孟说“法轮大法不是为了祛病健身。”

她以前有糖尿病,脊椎骨痛和压迫神经导致的麻木。现在她说她无任何病痛。

她说:“以前人们称我药罐子,现在我从不用吃一粒药,也不再去看医生。我感觉非常好。”

法轮大法也改变了她的行为。她说:“以前我经常发脾气,我现在一定要注意我的一言一行一念。”

“法轮大法背后有真正强大的精神保健之功效。”

卡瑞也说对生活有了新的认识。她把不顺心的事当作对她的品德的检验,不再为诸如别人抢车道等小事而生气。

她说:“我用全新的方式看待这些事。我把它们看作提高我心性的方式。这使我用全新的眼光看待生活。”

“每天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和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卡瑞承认,可能不是所有人都接受法轮大法。许多人从炼功点了解了情况后不再回来。甚至她的丈夫也不修炼法轮大法。

她说:“我尊重他的选择。”

法轮大法的主要因特网站--www.falundafa.org--说这种功法在全世界吸引了数千万人。因为对成员没有注册登记,确切统计是不可能的。但是世界范围的兴趣还在增加,孟也充满信心地认为中国终有一日不再迫害法轮大法学员。

孟补充道:“我们不是要每个人都来炼。我们只是希望人们了解(法轮大法的)真相。”

“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修炼者走出来。这次中国(江泽民)政府注定失败。”



扬子晚报:丹江口出现奇观乌云现河面水柱冲上天
2000年10月10日

武汉讯近日,丹江口水库出现奇异景观:从水面升起粗大的水柱,直冲低沉的乌云。

当天下午4时40分,丹江口水库一带下起了短时大雨。雨后,一块乌云离水面越来越近,在离河面约200多米时,人们发现一根黑色水柱从水面升起,直冲云层。这根粗大的水柱直径约18米,喷射高度40余米。15分钟后,随着乌云向西漂移,这根水柱逐渐倾斜,向下缩短。在快要收缩到水面时,水声又猛起,水面再次喷射出一根大水柱,随着水柱和河面的夹角越来越小,河水渐渐恢复平静。目击者说,除那处2亩左右的水面外,其余水面风平浪静。丹江口市气象局的专家认为,这是一起罕见的自然现象,可能与大气压的影响有关。

    http://www.yangtse.com/2000/10/10/DailyNews4.asp#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