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9月30日综合媒体消息 【明慧网】

2000年9月30日综合媒体消息

【明慧网2000年9月30日】 法新社:又有两名法轮功成员在拘留中死亡
星期三,2000年9月27日

北京,9月27日(法新社)--又有两名法轮功精神运动的成员在拘留中死亡,官员和亲友们星期三说。亲友们将死亡归因于虐待。

根据香港人权与民运信息中心的消息,自从去年7月此团体被冠以邪教并加以禁止以来,这两宗死亡事件将法轮功成员的死亡人数增加到了52名(译者注:现死亡人数为56名)。

陶洪升,46岁,被关押于河北石家庄市的一个劳改营的数月后,于这个月下旬死亡。

另外一位死者是石蓓(音译),东部浙江省杭州市的一位49岁的女士,她于6月初被关押在杭州的一个精神病院,于9月10日死亡。

劳改营的一个干部韩华丰(音译)通过电话告诉法新社说,“陶进劳改营以前已经患了痢疾和浮肿,他拒绝就医而死亡。”(译者注:实际是狱方拒绝给陶洪生任何药物医疗)

根据香港信息中心的消息,陶因拒绝承认错误而遭到处罚,于7月被关入一个小牢房,进去之后才患上此病。

这个中心说,牢房中食品肮脏,有时发了霉,7月下旬,陶才开始腹泻和浮肿,并发现尿中有血。

直到9月13日看守才将陶送往就医,动用武力才将他留院。

陶的妻子,于封云(音译)通过电话告诉法新社说,“我丈夫认为他不需要就医,法轮功修炼足以使他恢复健康。”

陶曾在空军服役,之后进入国家安全部门,他认为法轮功治好了他的长年不愈的肾病。

他的妻子说,一入医院,医生们就诊断说陶已近死亡,允许他回家,他于9月20日死于家中。

他于去年12月在天安门广场抗议政府禁止法轮功,为此他被判三年劳动改造,这是一种行政处罚。

信息中心说,根据石蓓生活在加拿大的儿子所言,石自1995年就开始修炼法轮功,在被投入精神病院之前没有任何健康问题。

根据信息中心,医院的职员每日给她注射,使她的身体状况衰弱下来,而且不给她吃饱。

去年4月法轮功万人聚集中南海中央总部,领导阶层就此对法轮功的力量开始有所戒备。

3个月之后,当局禁止了法轮功,开始了宣传攻势,咒骂法轮功为“X教”。

根据人权组织说,中国将450名成员判刑投入监狱,将600名成员送入精神病院,10000人被投入劳改营,并且在临时拘留所关押了20000人。



悉尼晨报:法轮功的支持者向江泽民请愿

约翰·绍伯尔,通讯报记者 2000年9月28日

北京:澳大利亚法轮功追随者为阻止中国在国庆节之前(星期日)对法轮功追随者的镇压向江泽民请愿。

法轮功的支持者们担心当法轮功追随者聚集到天安门广场---中国传统的抗议中心时,中国对这个打坐和炼功的精神团体的镇压运动将要升级。

保安人员已行动起来,要求购买汽车、火车票的旅行者提交证明信证明不是法轮功成员,以此方式来阻止成千上万的法轮功支持者在为期一周的国庆节期间进入北京。

“在贵国及全世界,上百万的法轮功学员根本没有什么可以庆祝的,”澳大利亚法轮佛学会在给江泽民的公开信中说,“相反,他们仅仅因为要做好人及拒绝放弃他们的精神信仰而受到迫害。”追随者们说,自从去年七月中国政府宣布这项活动非法以来,已有大约五万名法轮功追随者被下狱或监禁,五十三名学员在拘禁中死亡。但是,根据上星期官方新华社的报导,政府说仅有151名‘法轮功罪犯’被送交法院审判。

这封信还说:“当得知中国驻悉尼领事馆竟敢将其恐吓运动延伸到了我们(澳大利亚)的海岸,大多数澳大利亚人都会感到不安。地方当局已受到要求禁止法轮功使用公园的压力;法轮功学员的财产被破坏,电话和电子邮件受阻,互联网遭破坏,并收到恐吓电话。”



亚特兰大国际报:朋友们营救法轮功成员尚未成功

萨依德·阿麦德--编采职员 2000年9月28日星期四

在杜晓华因携带被禁宗教资料(译者注:法轮功不是宗教,但《转法轮》一书解答了一切宗教中无法解答的疑问)进入中国而被软禁之后的三个星期里,这位亚特兰大工程师的朋友们和支持者们一直在不懈地努力争取使她返回美国,但是收效甚微。

杜,这位29岁的中国公民,在亚特兰大生活了5年,9月8日与丈夫到达福州机场,在海关官员发现他们携带有法轮功资料后,俩人被拘留。这对夫妻回中国的目的是探访丈夫病危中的父亲。

为了敦促政府释放她,亚特兰大的学员们已经在华盛顿DC的中国使馆前面进行过抗议,上周中国大使访问亚特兰大时,与大使有过碰面,并且向国会和人权组织送交了请愿书,要求他们对中国当局施加压力。

但是处理此案的中国政府未予同意,杜和她的丈夫肖恩·林仍然留在福州。

中国认为拥有数百万成员的法轮功运动威胁到它的稳定,已经对法轮功坚信者进行了残酷的镇压。根据香港人权与民运信息中心的报导,已有52人死于警察的监禁,包括这个月死亡的两个人。

追随者们坚持,这个精神修炼没有任何政治抱负。他们准备于10月1日中国国庆节时,在天安门广场抗议政府对法轮功的镇压。

杜的姐夫周洪(音译)说,自从杜和丈夫被拘留后,已经面临了三次讯问,机票和护照被没收。

巴尔第摩的软件工程师周说,“中国政府一直对美国国务院说他们第一天就被释放了,他们自由出入,但是,他们甚至不让她去北京续签签证,我担心他们不会让他们很快回来,这会影响到她在美国的工作。”

杜向公司请了两周的假,如果她由于过长缺席而被公司终止工作,她就会失去她在美国的工作许可,从而无法返回亚特兰大。

杜工作的公司,在诺尔克劳斯的电子公司说他们知道她的境况,但是否采取任何行动还要看公司法律部的决定。

同时,法轮功在亚特兰大的坚信者们继续着他们的行动,将杜所面临的恶劣境况向公众公开。

9月20日一群法轮功学员聚集在中国大使馆前,炼习打坐和慢节奏的动功,展示他们信仰的炼习部份和非暴力哲学。

在中国大使李肇星星期日访问亚特兰大时,另外一群人试图在机场和在顿务迪宴会上与他见面,但是被断然拒绝。

一位亚特兰大工程师李渊(音译)说,“我们为能使用他发表讲话的大厅而租了旅馆的三间房。当他看见我们时,他告诉观众说他必须采取特殊安全措施保护自己,因为法轮功学员计划要伤害他,然后钻进厨房的电梯出去了。”

BECKY YAO,一位在亚特兰大居住了40年的居民,钢琴教师,开始了写信运动,要求政府和议员们出面干涉对杜的拘留。

YAO说,“中国政府不会听我们的,所以我们希望通过外交途径帮助我们解决问题。”

国际特赦组织的国家调查工作主任迈克尔·奥瑞力说,中国政府对释放这对夫妇,不会有象对待美国公民那样大的压力。但是,他补充说,他非常相信国外的压力终会对这对夫妻的释放起到作用。

迈克尔·奥瑞力说:“中国政府摆出对国际压力无所谓的架式,但是他们也要综合考虑出现的问题。如果他们感到拘押某人的不利之处超过有利之处,他们就会退让。”



法新社:国际特赦敦促欧洲联盟对中国人权施压
2000年9月28日

伦敦,2000年9月28日--(法新社)星期三国际特赦敦促欧洲联盟领导人对中国施加更多的压力以改善其人权记录,称正在举行的双边对话没有取得任何进展。

国际特赦组织在致欧洲联盟成员国的一封公开信中说,“在过去的两年里,中国的人权状况已严重恶化”。此信是在星期四开始的北京与布鲁塞尔之间的新一轮人权对话开始之前发布的。

它补充说:“由欧洲联盟及其它国家与中国的人权对话没有取得任何实质的进展。”

国际特赦说,尽管欧洲联盟已许诺要监视中国的人权状况,但今年和去年都没有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提出任何针对中国的决议案,它为此感到失望。

信中继续说:“致力于对话不应排除其它的为改善人权而进行的单边或多边行动。”

“对话的价值只能用对违反人权的受害者的具体改善所用的时间来衡量。”

“在与中国的对话中没有取得这样的进展”。

国际特赦还批评对话缺乏透明度。它说,会谈秘密举行,参加会议者的范围狭小,并且没有公开报导会议的讨论情况,也没有设定达到欧盟目标的时间范围。

总部在伦敦的国际特赦敦促欧盟把会谈内容公开报导,包括中国对具体关注问题的答复,以及重新估价对话的重要性。



HERALD-MAIL:法轮大法

凯特.佝曼专职写作人 2000年9月15日

动作缓慢而优美,情绪祥和而平静。

法轮大法又名法轮功,是一种中国的冥想修炼方法。来自华盛顿D.C.的一组人最近来到海格斯镇演示并教授这一功法。

法轮功是由李洪志大师于1992年在中国创立的。整个系统有五套“修炼”功法,基于真、善、忍的原理。“修炼”是指思想,身体,和精神的升华。

其中四套功法是站立的,而第五套是静功,是盘腿坐炼的,如果可能以双盘为好。

家住马里兰州德国镇的王涛修炼法轮功三年多了,他与法轮功结缘是在密执根大学校园,当时他看到一份免费“新气功”讲座的传单。

气功是一种中国古老的修行方法,旨在贯通“气”在全身脉络中的流动。王描述“气”为一种宇宙的生命能量。

此次海格斯镇活动的组织者,马里兰州盖瑟斯堡的王培(音译)说,这个功法练习可提高人们身心的和谐及健康。

诺玛.亚当斯从佛吉尼亚州的阿灵顿开车到海格斯镇参加讲座。她是几年前去西雅图访问中国朋友时得知法轮功的。她在平时工作日自己炼功,但她喜欢集体炼功时的能量场。她在周末参加华盛顿D.C.国会山下草坪上四、五十人的法轮功集体炼功。

关于法轮功的评价是具有争议的。法轮功现在在中国被禁止,中国政府的官方报纸称其为“邪教组织”。美国国会于去年11月通过了决议敦促中国停止“迫害法轮功”。在本月早些时候的纽约联合国千年高峰会议之际,法轮功支持者们举行了反对中国(迫害)政策的抗议活动。

据来到海格斯镇的法轮功学员们说,法轮大法不是宗教,更不是邪教。住在盖瑟斯堡的王红说(法轮功)不收费用。

德国镇的麦克.康说“我们在任何时候都是自己给自己拿主意。”

来自马里兰州波托玛克的医学研究员胡宗志(音译)说:“我们从功法中受益。”(2000年9月29日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