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走出来了

美墨边境城市拉雷多洪法体会


【明慧网2000年10月18日】背景:十月八日,位于美墨边境的中等城市拉雷多市因寒流到来而阴冷下雨,整个城市非常安静,街上没有行人、车辆也少,而在拉雷多社区大学的一间舞蹈教室里的法轮大法洪法班却生气勃勃、充满了温暖平和,四十余人参加了这次洪法班,人们都沉浸在这个“美丽的艺术中”,忘却了寒冷………

* * * * *

我得法已有五年多了。在这期间,我虽然不间断地学法炼功,但对洪法,却总不敢进行,母亲一再遗憾地表示,她因语言隔阂而无法向白人洪法、再三催促我应向同事洪法。但我总是裹足不前,心怕做不好,故而一直延宕着。

一天,接到了圣安东尼奥功友的电话,说要到我执教的拉雷多城来洪法,请我帮忙准备及安排一切。我硬着头皮答应了,但内心却一直忐忑不安,我不知道如何开口向系主任及校方借场地,如何安排宣传事宜,更担心是否能做好。

当我壮着胆子、脸红脖子粗的从系办公室到教学组一一解释说明大法好处,出乎我意料之外,系上及校方不但都非常支持与鼓励,而且主动提出帮忙。校方的传媒部门为我设计海报、张贴海报、发送电子邮件给全校教职员,更进一步的为我刊登报纸以及通知电视台前来采访………,我几乎是不需要做任何事了。

拉雷多地处美墨边境,常年气温燥热,难得下雨,一般气温都在90华氏以上,居民以墨裔居多。十月八日是洪法日早上,拉雷多突然下起雨来了,而且气温骤降至40华氏。这时,我的心也像气温一样降到谷底。因为此地居民一旦碰到了下雨天,通常是足不出户的,更别提是下雨天加寒流入侵了。不过母亲坚定的说:“洪法的事,我们只管尽力去做,至于有多少成效、就看师父的安排了。”不错!我应该认清,我现在是做大法的事,而不是常人的事,一切最好放下执著、随其自然。

我们和从圣安东尼奥前来帮忙的功友赶紧先布置会场、贴海报,装设电视及录影机,排椅子………叁点半,洪法的时间到了,只来了三个人,望着外面不断的雨滴,再看看偌大的舞蹈教室空荡荡的,我的心紧揪着,还故做轻松状地向来人解说功法的大概。渐渐地,人越来越多,啊!椅子不够坐了,好,再搬!再搬!眼看贮藏室内的椅子都搬光了,这才勉强得让大伙都有位子坐了。此时,电视台的记者,也背着他那笨重的摄影机进来了。我的心被感动得颤抖,内心在呐喊着:这是大法的力量啊!

接着,圣安东尼奥的功友们与我一面向大家介绍大法,一面回答大家提出的问题,问答完毕,就是教功。我们将五套功法反复地教给他们,并发给大家一些有关的资料。洪法班结束后,大家纷纷上来谢谢我们把这么好的功法带到拉雷多。他们临走前都一一留下姓名及电话,希望下次若再有洪法班,千万要通知他们。此时,我的心就像刚才的教室一样,满满的、暖暖的,大法的威力真是无穷,一点也不假。以后在拉雷多这个城,在这个大学中,洪法就是我的使命,我一定会尽全力去做。我好高兴,我终于走出来了。


第二天上班时,校方告诉我说:由于昨日的洪法班相当的成功,许多参加的人已经向校方反应,希望能够继续学习大法;也有些人看了当晚的新闻报导,非常有兴趣想要学习等等,总之,学校希望我能正式开一堂课,已满足大众。可是,难题来了,既然是正式的一堂课,学校就必需支付我薪水,也必需要收取学生的学费,怎么办呢?经过交涉后,学校同意不支付我薪水,但还是要向学生索取学费,因为学校有已定的政策,可这对我来说、还是行不通的。本来,我想到校外另租场地成立炼功点,可是这所大学是全城的生活重心,实在没有比这里更好的地方了。校方明白了我的心意,也了解到大法不收费的原则,于是另辟管道,让我以洪法班方式定期在校内举办活动。每周二、四中午休息时间 开一个班让学校中的教职员及学生参加。每周一、叁下午五点半,再开一班好让社会各界人士在下班后参加。而且学校愿意长期免费提供场地及其它所需设备。此时,我差点禁不住要大喊:大法的威力真是无穷的。

现在,我已经走出来了,各位功友,如果你发现你周围有像我这种对洪法怯懦的学员,请帮他一把,促使他也能走出来,让我们一齐为洪法而努力。

最后,要谢谢圣安东尼奥的功友,着实的帮了我一把,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